|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肥腸粉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肥腸粉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7-15 18:13  字數:2388

門外的食客們紛紛猜測起來,好在沒等多久就聽到了周佳如天籟般的請大家進店用餐的聲音。

是的,每到用餐時刻周佳的聲音都會變成天籟,而到了晚上變成天籟的自然就成了申敏了。

「呼啦」一行十四個人直接湧入店裡各自找了位置坐下的坐下,站著的站著,就等著周佳過來點餐了。

「今天吃什麼,聞著真香。」說話的是陳維,他也是凌晨就趕來開始維持秩序到現在了,自然是飢腸轆轆了。

「早餐是肥腸粉,有辣和不辣兩種。」袁州回道。

「這東西好,夠飽。」陳維立刻歡喜的點頭。

「肥腸粉?腥不腥?」作為一個非川籍妹子殷雅,雖然在川讀了四年書加生活了一段時間,但有些東西她還是不能吃的,比如兔頭這些。

而肥腸她平時也吃的很少,無他覺得味道不怎麼樣很腥氣,並且外面的飯店不管怎麼做都有種腥味。

「不腥,你可以試試清湯的,很鮮。」袁州認真道。

「那好給我一碗清湯的。」殷雅點頭,直接點道。

「是我先進來的,我還沒點。」邊上的烏海幽幽的打斷兩人的對話,直接強勢插進來說道。

「周佳給烏海點餐。」袁州看都沒看烏海,直接叫周佳。

「好的,烏先生今天早餐是肥腸粉有清湯和紅湯你吃哪個?」周佳偷笑一聲,立刻上前專業的問道。

「紅湯,當然是紅湯,肥腸粉吃清湯的都是異端。」烏海驕傲的說道。

「哦?看來烏海你對我的清湯有什麼意見?」殷雅還沒說話,邊上的姜嫦曦立刻笑眯眯的伸手搭在烏海的肩膀上。

「沒有。」烏海很有野獸直覺的果斷搖頭。

「哎呀,不知道烏海你對處男這個詞怎麼看?」姜嫦曦沖烏海眨了眨眼,一臉清純無辜的說道。

「姜姐你高興就好。」烏海認慫那叫一個乾脆果斷。

「哈哈哈哈,活該。」邊上的凌宏立刻幸災樂禍。

「哼,算你識相,不然我有一百種鑒定處男的方式,可以和你說說。」姜嫦曦沖烏海調侃一笑,然後收回了自己纖細白皙的手掌。

「對了袁老闆,就是那個床技感興趣嗎?我也有很多寶貴經驗可以傳授呢。」姜嫦曦一手捂臉故作害羞的沖著袁州笑道。

「請稍等,餐點馬上就來。」袁州匆匆對殷雅丟下這句話,立刻轉身回廚房去了。

「要是回答了姜嫦曦的話誰知道後面有什麼陰謀等著自己呢。」袁州很是機智的為自己的戰略性撤退找了個理由。

接著袁州開始準備肥腸粉的時候就聽周佳報出一道道的點餐單,紅湯清湯都有。

一般熬夜了的殷雅、姜嫦曦和漫漫等女士都點的清湯,而男士都基本是紅湯。

袁州聽過耳然後記住了多少碗清湯和紅湯,直接開始準備了起來。

首先這肥腸粉的第一步就是打碗碟,袁州一字排著在流理台上十四隻三兩大碗。

每一隻大小相同的大碗都是玉白色的瓷底,碗邊繪著清淡的荷花紋,袁州直接一手拿調料碗,一手拿勺子開始準備作料。

第一個添加的就是雞粉,袁州用的雞粉不是雞精而是熬制的濃雞湯加入小河蝦碾製成的曾鮮粉,不過這個粉袁州只在紅湯里加了小半勺。

「唰唰唰」袁州一手換盒子,一手不同的舞動潔白的井鹽少許直接撒入每個碗里,接著轉動碾磨瓶現磨胡椒也飄進了十四個大碗里。

新制剛剛放涼的紅油辣子,切的細細脆脆的芽菜沫,還有些蔗糖水全部依次加入大碗。

接著就是色澤飽滿的秋油每個碗里添了一些,當然這些調料袁州每個碗放的都不一樣,都是根據個人的口味濃淡來放的。

十四碗肥腸粉袁州昨晚就已經炖上了湯底,剩下的剛剛已經完成,最後就剩下切肥腸和燙熟紅薯粉,這樣做起來自然快得很。

袁州把用溫水泡開的紅薯粉直接下到剛剛煮滾的湯底里汆燙,汆燙用的是細網竹篾,漏斗樣式的。

大長筷子那麼一夾就是大半漏斗,紅薯粉直接全部浸入湯底,這時候有小小的一片白雲一般的豬肺浮了起來。

這豬肺袁州灌水洗凈了許多遍,最後從昨晚一直小火熬制到今天縮小變成了猶如白雲一般的潔白細軟的樣子。

期間還有豬骨的骨髓油脂被煮出,冒著白白的蒸汽,雖然聞不到味道湯水看起來也只是泛著清淡的白,但也能感覺到很香,讓人忍不住流口水。

最奇怪的是同時汆燙這麼多紅薯粉那湯底還是那樣清亮亮的樣子,一點也沒有外面小店那樣浮出的白沫。

大約一分六秒後,袁州按照個人軟硬不同的口感開始往大碗里盛肥腸粉。

「嘩嘩嘩。」只見袁州右手拎起竹篾的長把輕輕一抖那湯汁瞬間就不滴了,配合著左手沖湯的同時直接把紅薯粉倒入碗里。

是的,袁州是一手倒粉進碗一手用勺舀湯沖勻剛剛碗里放的作料,這樣沖勻作料的同時也能保證剛剛進碗的紅薯粉能充分的沾到作料保證每一根的口感和味道。

特別是紅油湯碗的時候,袁州左手的熱湯往裡倒,那紅亮亮的油帶著白色焦香的芝麻浮起,這時候晶亮略帶灰色的紅薯粉加入進來,那油亮的紅油直接裹住進碗的粉絲,配合的恰到好處,視覺效果勾人之極,讓人人不咽口水。

每一碗袁州都是這麼做的,包括清湯的肥腸粉。

紅薯粉剛剛倒入碗中,袁州立刻撈起湯鍋里煮過然後鹵制的肥腸開始切了起來。

「咄咄咄」刀和案板發出輕微的接觸聲音,不一會肥腸就被切成了大小相同的小塊。

切的時候袁州全程沒有用手碰到肥腸,一個是為了乾淨不沾染味道,二一個則是這非常還滾燙著根本不能用手拿。

「唰」切完後,袁州刀尖一挑,案板上的肥腸就乖乖的落入湯碗里,激起一陣小小的波浪,但湯汁沒有灑出一滴。

這就是出刀重,落地輕,所以不會灑出湯汁。

每一碗肥腸的數量都是一樣的,每一碗紅薯粉的數量也是一樣的,從開始做到做好,也就只有袁州能把一道簡單的肥腸粉做的猶如藝術一般既美觀又嚴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