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被狗追的男人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被狗追的男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6-21 15:18  字數:2415

「反正小袁是我看中的川菜接班人。」張焱撂下這句話就打開門走了。

想必是趕著回去辦理那鄉廚大賽的事情。

「這老傢伙還是一樣固執,小袁連我這會長都不願意,哪裡會願意做你這個川菜協會的會長。」周世傑搖頭道。

而另一邊的張焱自然不知道周世傑的感慨,走到樓下剛一上車,張焱就直接對司機開口道:「回協會。」

「好的,會長。」司機應聲,然後平穩的駛出離廚師協會。

就在張焱回去處理鄉廚大賽事情的時候,袁州那裡也接到了一個越洋電話。

「楚梟?」袁州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名字,納悶了一下還是接起了電話。

「你好,袁州。」袁州開口道。

「你好,我是楚梟。」楚梟也幾乎是同時開口。

這麼一說兩人都停頓了一下,然後袁州才開口:「什麼事。」

「看你舉辦了個活動。」楚梟道。

「嗯。」袁州點頭。

「捨得參加活動了?要不要來法國參加一個品鑒會。」楚梟道。

「不去,太遠,走不開。」袁州立刻拒絕。

「開店和見識同樣重要,考慮一下。」楚梟道。

「最近沒有出國的打算。」袁州還是拒絕。

「這個品鑒會參加的都是米其林三星的廚師,是一個內部的品鑒會。」楚梟道。

「謝謝,不用了。」袁州先是道謝,然後再次拒絕。

「好吧,再見。」楚梟說完乾脆的掛斷了電話。

這次掛電話的速度還超過了袁州。

「這傢伙專門練了掛電話的速度不成。」袁州瞪著手機,一臉無語。

只是沒多久,那邊就傳來了麵湯兇悍的叫喚聲。

「嗚汪,汪汪汪汪。」麵湯後腿綳直,站著地面上沖著烏海不停的叫喚。

「烏海又被麵湯追了?」袁州起身,打開隔板朝外面走去。

門外烏海正被麵湯追著跑,一人一狗就在袁州小店門前的街道上來來回回的跑著。

麵湯就始終一如既往的追著烏海的腳後跟,也不咬他,就不停的叫喚,要是烏海停下麵湯就開始齜牙,一副凶得不得了的樣子。

烏海跑到袁州小店面前,到頭了後又吭哧吭哧跑回自己的滑梯下,一人一狗就這麼跑著。

是的,是又,最近這一段時間以來,麵湯天天追著烏海跑,每次一到飯點就開始,一天得追兩次才會罷休。

因為飯點這麼追,有幾天烏海都錯過了第一的位置,後來烏海發現規律了,麵湯每天都會追兩次,然後就無視他。

所以,烏海現在是會固定在吃飯前下樓被麵湯追兩次,這樣就不會在他排隊的時候打擾他了。

這不,又開始了一輪的人狗大戰了。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過來,我就打狗了。」烏海指著麵湯,氣憤道。

「汪汪汪汪。」回應烏海的是麵湯更加兇猛的叫聲。

開玩笑別不把我泰迪當回事,想當年老子的祖先可是獵犬,麵湯的狗臉上露出人性化的蔑視。

「我告訴你,我不打你,不是我打不過你,是看著米飯的面子上,為了不讓你在你老婆面前丟臉,知道不。」烏海邊跑邊回頭指著趴在一旁的米飯,對著麵湯說道。

「你咬不過麵湯。」袁州站在門口,淡淡的道。

「袁州你來的正好,麵湯瘋了。」烏海立刻跑回袁州面前。

「麵湯沒瘋,讓你作死。」袁州言簡意賅的說道。

「汪汪汪汪汪汪汪。」烏海還沒來得及回答,麵湯再次追來。

「卧槽,麵湯你是不是瘋了,我真的會打狗的。」烏海無奈,再次跑遠。

烏海和麵湯的戰爭圍觀的可不止袁州和米飯,還有街邊的商店和路過的行人。

「這是怎麼了?」這是第一次看見的人這麼問道。

「還能有什麼事情,烏海這傢伙吃了袁老闆的烤全羊還帶走了骨頭。」有熱心的店家立刻開始解釋起來。

「這袁老闆店裡不是不能打包嗎?」行人奇怪的問道。

「打包當然是不能打包的,但這吃完的骨頭也沒規定不能帶走,這不烏海就帶走了。」熱心店家道。

「帶走羊骨頭和麵湯有什麼關係。」行人指著被麵湯圍追堵截的烏海,更加不明白了。

「這麵湯該不是真的犯狂犬病了吧,這可是流浪狗。」行人一邊猜測,一般往後退了一步。

「胡說八道,人麵湯聰明著呢。」熱心店家沒好氣的說道。

這次不等行人發問,熱心店家就直接開口:「還不是烏海拿著羊骨頭去逗麵湯,然後就被麵湯追了,這都追了好多天了,麵湯從來不咬人的,估計就是嚇嚇烏海。」

「嚇人?現在的狗智商都這麼高了?」行人有點懷疑人生。

「別的狗不知道有沒有這麼高,但麵湯肯定是有的,都成精了。」熱心店家嘟囔了一句,然後繼續看戲去了。

「那還好,袁老闆面前的就沒普通的。」行人放下了心,也開始看戲起來。

因為又到烏海再次作死的時候了。

「怎麼樣,氣不氣?你就是追著我,也吃不到我的羊脊骨,就不給你吃。」烏海開始拿著羊脊骨逗麵湯。

麵湯的回應是更大聲更兇惡的一連串汪汪汪汪。

是的,烏海手上出現了一根洗乾淨,潔白如玉的完整羊脊骨。

要說這羊脊骨的來歷就是那天袁州端午請客烏海最後啃的那根,聽說袁州要喂麵湯,烏海毫不猶豫的就把骨頭帶走了。

並且理由還很充分,說是要炖湯。

「炖湯需要清淡點,別加顏料了。」當時袁州還語重心長的對烏海說了句這個。

炖沒炖湯袁州不知道,他就知道第二天烏海跑去還在啃骨頭的麵湯面前炫耀他的這根羊脊骨,然後就開始了被天天追的日子。

也不知道麵湯是不是發現了他啃的羊骨頭裡沒有的脊骨就是烏海手上那根。

是以,每天麵湯追烏海的前半段烏海指著麵湯各種威逼利誘,後半段就是烏海的花式作死。

這樣的程序快一個月以來一直都沒變。

「烏海這傢伙就是太無聊了。」袁州搖頭,然後進門準備食材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