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手工餐具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手工餐具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6-18 00:33  字數:2491

袁州認真的看著一頁頁的評論,然後又仔細翻開了一下測評網現在的各種功能。

「他們還真的做的很好。」袁州臉色和緩,露出微笑。

袁州越看心裡越加讚歎,這個提議是姜嫦曦、凌宏、烏海他們說的,計劃也是他們做的,實施的是俞矗,而他還真的只是發揮了一個招牌的作用。

「看來我也得努力。」袁州放下手機,心裡做了一個決定,然後拿起菜刀坐在廚房裡開始雕刻起來。

只是現在袁州練習雕刻的食材早就換成了非食材,都是一些木頭、竹子石塊之類的。

「還好這是神跡菜刀,否則還真不敢這樣作。」袁州輕輕的摸著菜刀,心裡感慨。

可不是要是其他菜刀被這麼用早就卷刃豁口了,但這神跡菜刀只要每天磨上兩遍就依然鋒利如新。

袁州沉浸在雕刻中不可自拔,等到該睡覺的時候,他的身邊已經堆了一大堆的餐盤器皿了。

明天他就準備,把餐廳的餐具換成他雕刻的,相信所有食客都是一驚。

說起來,袁州也真夠絕的,不僅連食材要自己過手,現在連餐具都要自己造了。

一晚上的時間,袁州感覺他的雕刻技藝再次提升了一些,心滿意足的洗漱睡覺去了。

等到早晨,殷雅依舊沒有早餐時間過來,想來是在睡懶覺,但早餐結束後,袁州還是分神想了想會不會是感冒嚴重了這樣的可能。

最後經過他自學了一年半營養學以及養殖學來看,這個可能不大,有了這樣的想法後,袁州炖上雙白湯後就開始認真的雕刻起來。

「師公你這頓的是什麼啊?」程瓔好奇的問道。

程瓔還是第一次看見袁州結束營業後還開著爐灶的。

「雙白湯。」袁州擺弄著雕刻材料,頭都沒抬。

「雙白湯是什麼?」程瓔仔細想了想她知道的湯的種類,表示一無所知。

「治感冒的。」袁州道。

「師公您感冒了?」程瓔緊張兮兮的開始在袁州面前轉圈,不停的觀察袁州有哪裡不同。

「不是我。」袁州抬頭,看著在眼前晃來晃去好似兔子一般的程瓔無奈了。

「那就好,要是我爸知道您感冒了,還不得打死我。」程瓔拍了拍胸脯,鬆了口氣。

「不會,感冒是自然的身體現象。」袁州鄭重道。

「知道啦,但我爸才不會這麼想。」程瓔吐了吐舌頭,小聲吐槽。

袁州沒多說,拿起刀開始準備練習。

「等等,師公我好像從來沒見過您吃飯,您什麼時候吃飯?」程瓔突然好奇的問道。

程瓔家老爸自己就是廚師,她是知道廚師好多都是餓著肚子工作的,但一般也就兩個時間點吃,一是午餐前吃了早午餐做事,二是餐點時間過了後再吃,但她卻一次沒見過袁州吃飯。

「有時候早,有時候晚,沒碰到正常。」袁州淡淡道。

「您小心胃疼。」程瓔小心翼翼的說道。

「不會的。」袁州篤定道。

袁州這麼說是有自信的,因為他的吃飯時間向來不固定,只要是餓了就吃,當然前提得工作時間結束後才吃。

但就是這樣他現在的胃依然堅挺,甚至比以前還好了。

看袁州這麼肯定,程瓔也沒再多說,就是心裡暗暗下定決定要開始監督袁州吃飯。

「我這麼可愛,天天在師公面前監督他吃飯應該不會被打死吧。」程瓔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臉,心裡有些不確定。

就在程瓔胡思亂想,袁州認真雕刻的時候,鍋里的雙白湯微微冒出了一絲香氣。

「好香。」程瓔皺了皺鼻子,使勁聞了聞然後感慨道:「師公就是師公就是做個葯膳都沒有藥味,只有香味,我都想嘗嘗了。」

然而程瓔的讚歎袁州是聽不見了,因為他正聚精會神的雕刻著。

早上的時間一向讓人覺得特別短,這不袁州才雕刻了一個半小時,也就是九點半的時候,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由遠及近。

聽到這個聲音,正準備換個器材雕刻的袁州瞬間停下了手,抬頭看去。

那個由遠及近的高跟鞋聲音的主人就是殷雅。

可能是休息的緣故,殷雅今天穿的比昨天更加休閑仙氣了許多。

一身腰間系帶純白繡花的及膝的無袖連衣裙,腳上一雙白色高跟涼鞋,長長的頭髮紮起一個馬尾,發尾卷卷的,少了平時的職業感,顯得清麗俏皮了許多。

殷雅走動的時候發尾微微擺動,裙子的邊緣輕輕的翻起漂亮的花朵。

「哇,今天雅姐姐好漂亮。」程瓔第一個上前誇讚道。

「謝謝。」殷雅看了眼袁州,然後伸手捋了捋耳邊的頭髮。

「湯好了。」袁州起身,直接道。

「嗯。」殷雅點頭。

「原來師公熬的雙白湯是給雅姐姐喝的?雅姐姐你感冒了?」程瓔看著臉色紅潤的殷雅,有些納悶。

「沒有。」殷雅咬了咬後槽牙,心裡一陣無奈。

「我懂了。」程瓔恍然大悟,然後立刻轉身對袁州道:「師公,我先回去吃午飯了,下午再來。」

程瓔說完還衝著袁州向殷雅的方向眨眼努嘴,但袁州正好低頭擺正雕刻材料沒看見。

「今天這麼早?」袁州聞言這才抬頭。

「對啊,今天早點。」程瓔說完,立刻揮手立刻,腳步飛快。

「這丫頭。」袁州嘆氣,然後看著人蹦蹦跳跳的走遠。

「可能今天她家吃飯早。」殷雅道。

「或許吧,進來喝湯。」袁州說著側身讓殷雅進門。

袁州小店的大門向來不大,一個人通過是綽綽有餘的,兩人卻是只能擠著過了。

雖然袁州和殷雅不是並排,但因為袁州站在門口,雖然側著身,但殷雅進門的時候兩人還是擦到了。

殷雅光裸白嫩的手臂擦到了袁州結實的小臂,袁州還沒想到別的直接就再往後退了退,倒是殷雅臉上升起一道粉色,抿著嘴走進了小店。

「你先坐,我給你盛。」袁州說著直接打開隔板走進了廚房。

殷雅臉上有些紅,就在她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陣急急忙忙好似著火一般的腳步聲急速的衝進小店。

「圓規,你背著我做什麼好吃的了?都說試驗品這種東西,我來就好,人家殷雅可是個女孩子。」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聞到隱約蔥香味道的烏海。

卧槽,這狗,這狗鼻子……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