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色素對人體的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色素對人體的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6-15 16:28  字數:2481

因為殷雅並沒有說什麼時候來帶袁州去攝影師那裡,但確定的是明天肯定會去。

是以,袁州送完殷雅後沒再留著店內,而是直接上樓去了。

樓上袁州的床上依次排開放著五個半透明的長方形絲綢布袋邊上還有略小一點的盒子,想來是配飾,床下則是對應著鞋盒,這是下午時分漢服店送來的制好的漢服。

而袁州還沒時間拆開看過,包裝都還完好無損的。

「既然明天就要拍照,那我得先選好拍照的衣服,總不能五件都拍,那樣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袁州摸著額頭,臉上帶著一點高興的神色,輕聲自言自語道。

絲綢布袋略略有些透明,看不清裡面衣服的花紋,但顏色還是能分辨一些的。

「這個顏色還真鮮艷,還好我皮膚白,應該能壓得住。」袁州伸手就拿起透出紅色的絲綢布袋。

「我先看看著配飾是什麼。」袁州放下布袋,轉而打開邊上的小盒子。

「啪」這盒子都做的很精緻,上面繪著漢服店的標誌一個錦鯉游弋在一朵蓮花下面,一打開裡面整整齊齊的擺著好幾樣配飾。

一條疊放整齊的絛帶,邊上是綉著荷花紋的紅色荷包,上面的荷花顏色深深淺淺的配著正紅色的荷包底色,很是漂亮。

因為知道袁州不喜歡戴帽冠之類的頭部裝飾品,所以裡面並沒有這些。

「都是紅色。」袁州放下盒子,開始打開絲綢布袋。

這一打開立刻被一片紅色晃花了眼,絲綢布袋是玉白色的,和裡面深紅色的衣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還好中衣是白色的。」袁州看著裡面露出的白色中衣放下了心。

穿漢服,哪怕是禮服,袁州也是很有心得的,是以他開始穿戴了起來。

哪怕是試穿,袁州也認認真真的從中衣開始穿的,作為一個資深的強迫症,袁州穿一件漢服的時間很久,大約十五分鐘才穿好一整套,包括鞋子。

袁州自己的房間是有個全身鏡的,袁州看著鏡子里那個穿著深紅色,腰飾整齊,衣領袖口一絲不苟的人,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看是好看,但這好像是婚服?這麼紅。」袁州對於漢服不說很了解,但基本的常識還是有的。

這衣服的式樣明顯是改良的明制婚服,穿這個去拍怕是不合適。

「不過婚服有了,現在只差個新娘了。」袁州撫了撫袖子,喃喃自語道。

因為這套不合適,袁州又脫了下來,換上了另一套黑色的漢服,想著黑色應該莊重一些。

萬萬沒想到,這黑色的居然還是婚服,沒錯因為袁州強調的喜慶場合,漢服店直接給袁州做了兩套婚服。

當然,兩套的顏色和花紋、配飾都不同,但也不能掩蓋它們都是婚服的事實。

袁州脫下接著拿第三套衣服,這次的配飾盒子要比前兩個大些,一打開一條皮質革帶就呈現在袁州的眼前。

「看來這套衣服是圓領袍。」說著,袁州立刻打開了邊上的絲綢布袋。

果然,裡面是一套天藍色帶銀色暗紋的圓領袍,下擺以及衣領部位都是荷花紋。

圓領袍的穿著比起前面的兩套婚服簡單的多,是以袁州花了十分鐘就穿好了。

鏡子面前的袁州穿著黑色皂靴,天藍色圓領袍,腰間黑色皮革,金色裝飾的革帶系著勁瘦的腰身,整個人看起來精神百倍,很有一股子帥氣的感覺。

「無論怎麼看,我都還是很帥的。」袁州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很是滿意。

「這套待定,看看下一套。」袁州心滿意足的開始試下一套。

這次一打開,裡面是一套中規中矩的朱子深衣,寬袍大袖的非常莊重。

袁州眉頭微皺,看了鏡子半響,還是脫了下來繼續試穿下一套。

最後的一套漢服袁州一打開就有些愣了,因為這是一套上黑下紅的玄端。

「額,我的表達能力可能很有問題。」袁州深深的反省了一下,然後才試穿了起來。

沒辦法,由不得袁州不懷疑,這五套漢服,三套都是婚服,這玄端雖說不是只能做婚服,但在現在來說用它來做婚服的更多,是以袁州才會懷疑自己的表達能力。

最後穿完玄端的袁州還是沒能決定好穿哪套衣服,但酒館的時間卻結束了,他站在二樓窗口看著申敏離去,然後拉上窗帘繼續折騰。

一直折騰到午夜十二點半,袁州才放下手裡的衣服,開始洗漱準備睡覺,畢竟明天還要開店的。

這一晚上向來睡覺安穩的袁州再次做了個噩夢,夢裡因為他的厚此薄彼衣櫃里的衣服全部都活了過來,追殺了他一整夜。

因為這個噩夢,早上跑步的時候,袁州都是曠的,整個人都有點呆。

還好,早餐時間和午餐時間殷雅都沒來,袁州想著應該是下來會來,就打發了程瓔先行回去。

等到下午兩點殷雅到的時候,店裡就只有袁州一個人。

「怎麼樣,準備好了嗎。」殷雅進門就問道。

當然,進門前殷雅摸出鏡子照臉上有沒有睫毛這種小事就不用特意交代了。

「準備好了。」袁州點頭。

「你就穿這個,不用換衣服?」殷雅貼心的問道。

袁州穿的衣服是他有了店花荷花後,第一次定製的漢服,那漢服保管的很好,樣子並不舊,但能看出不是新的。

「不用。」袁州摸了摸袖口的荷花道。

「我聽說你最近新做了好幾套漢服的。」殷雅納悶道。

「咳,那是以後穿的。」想到那三套婚服的新衣服,袁州難得有些不自在。

「那行,我今天開車帶你去。」殷雅點頭,然後道。

「麻煩了。」袁州鄭重的道謝。

「不用客氣,你不是說要請我吃飯作為回報的嘛。」殷雅俏皮的笑了笑。

「會請的。」袁州點頭,認真的說道。

「那吃飯前不如你先請我吃個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就那裡的那個。」殷雅笑著指著街對面那賣彩色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的攤位。

「食用色素食用過多的話,有可能引起人體的腸胃過敏、斑點、還有可能誘發癌症,紅色紅曲紅還有可能誘發麻痹血管運動樞等這些危害。」袁州看殷雅越來越黑的臉色,連忙停住了口。

但袁州停住後,殷雅的臉色仍然不好看,袁州只能開口安慰道:「不用擔心,我做的沒有這些。」

這句話是重點,記下來,要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