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膽小壯的鬼故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膽小壯的鬼故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6-10 00:02  字數:2454

衣服往下凹下去,小胖子的兩隻胖胖的手有力的舉著自己的衣服,等到不晃蕩了才慢慢的、平穩的放下手。

小胖子把手放平到肚子的位置,正好和小奶貓的眼睛對上了。

小奶貓是花色的,身上黑白的花紋,側卧在衣服里,露出的小肚子上的毛卻是白色的,四隻貓爪確實油亮亮的黑色,琥珀色的貓瞳睜大,好奇的看著小胖子。

那樣子可愛的不得了,小胖子下意識的就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小貓怎麼樣,我就說能接住你的。」

「喵~」像是回應一般,小奶貓也輕輕叫喚了一聲。

只是這次的聲音里不是恐懼不安,而是甜甜的好似撒嬌一般。

「好了,那我先放你下來,別怕。」小胖子說著蹲下身,把自己乾淨的純白T恤放到髒兮兮的地上,方便小奶貓自己走下來。

走下來的小奶貓就蹲坐在地上也不動,歪著毛茸茸的貓頭看著小胖子。

而小胖子則在手忙腳亂的穿衣服,想來是怕小奶貓跑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袁州鬆了口氣,嘴角露出了一個小小的笑容,然後抬腳走了。

不過,這次袁州沒往小胖子在的後巷去,而是走了桃溪路的正街。

總要給一人一貓留點空間才好。

袁州從正街上走過,打招呼的人就多了,幾乎都會和袁州說一兩句話,問候一聲。

是以,等到程瓔停穩車從車庫出來,來到桃溪路的時候,袁州才剛剛走到自己的門口。

而袁州小店在桃溪路的中間段,桃溪路一共才只有百多米的長度,可想而知這短短的一路袁州走了多久。

這也是袁州喜歡從後巷回自己家的原因。

等到中午時分,周世傑果然還是沒排到第一個,就連第二的位置都被自己的兒子周希佔據了。

是以,等他進門的時候他對袁州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他想打死這便宜兒子,誰要誰帶走。

這時候周希自然要哄哄自己老爸,但在坐位置的時候卻堅決要坐烏海邊上,周世傑自然又氣的半死,不住的說兒子白養了。

「不白養,老爸放心我會給您養老的,而且烏門檐太有錢了用不著我來的。」周希道。

「呵呵,感情還是人家不需要,才輪到我的是吧。」周世傑認真的思考著,現在把兒子回爐重造的可能性有多高。

「不是,養老是我的責任。」周希正氣凜然的看著烏海說道。

顯然他是想得到烏海的誇獎,然而烏海只是專註的看著袁州手上的菜,等吃。

「這種破孩子真是我親生的?」周世傑開始懷疑。

然後兩人就又進入了日常的比對是否親生的階段。

午餐時間就在這樣歡快的氣氛中結束了,因為程瓔早上沒回去,袁州讓她下午必須回去。

所以等到午餐時間一結束,程瓔就和周佳一起離開了小店。

等人一走,袁州坐在廚師椅上思考了起來。

「既然是西南三省的鄉廚活動,那我這策劃案就不夠用了,再做一份三省策劃案。」袁州說做就做,拿出紙筆又開始寫寫畫畫起來。

「我第一次做的策劃案就不錯,想來我還是有坐這個的天賦的。」袁州這樣想著,下筆的速度更快了。

然而袁州是不知道哪怕他就是只說個想法或者寫個標題,周世傑都會誇他想的好,或者是標題直達本身,很有思想。

是以,袁州這策劃案到底做的好不好就只有鍾麗麗知道了,畢竟袁州是曾經在凌晨舉行水果評鑒大會的男人。

有事情做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不一會就到了晚餐的時間,晚餐時間照例熱鬧非凡。

有一點比較奇怪的就是烏海、凌宏、姜嫦曦吃完了都沒走,都在店外等著。

直到最後一批食客進門,他們三人才跟著進來。

「膽小壯鬼故事準備好沒有,我可是特意來聽的。」凌宏嬉皮笑臉的說道。

「都說叫我大膽了,當然準備好了。」膽小壯也就是自稱大膽的那個精壯漢子,先是不滿的嘀咕,接著才肯定的拍了拍胸脯點頭。

「大膽先點菜,一會開始說。」姜嫦曦非常溫和的說道。

「嗯。」烏海摸著小鬍子複議。

「好,佳佳我點餐。」大膽點頭道。

周佳快步過去給大膽點餐去了,姜嫦曦就把目光放到了袁州的身上,清純的臉上露出笑容道:「袁老闆我們一會要講鬼故事了,你會不會害怕嗎,需不需要安慰?」

說完,姜嫦曦露出一個你知道安慰是什麼意思的眼神。

「不用,我不怕鬼。」袁州肯定的說道。

說起來確實是的,袁州是不怕鬼的,甚至他希望能見鬼,這樣也許就能看見爸媽了。

「好吧。」姜嫦曦見袁州臉色不對,也沒再調侃,聳了聳肩就站著準備聽故事了。

而這時候大膽也正好點完餐。

「咳咳,是這樣的昨晚上我下班晚,一個人在家,但老是感覺有人好像在盯著我看。」膽小壯也沒說開始,直接就說了起來。

「直到我到家了還有這種感覺,感覺有人在窗外看我,當時心裡有點毛毛的,我就給我朋友發消息說感覺有人在窗外看我。」

「我朋友就直接回我說讓我給他拍個窗戶的照片,讓他看看,然後我就拍了。」

膽小壯語氣自然,並且帶著疑惑就好像真的說的是昨晚的事情,讓店裡一下子安靜起來。

「等我發給他後,那小子又沒回我了,直到我戳了他三遍他才重新回我,就是我沒看懂。」膽小壯聳肩道。

「回的什麼?」有食客下意識的發問。

「他就回了兩個字。」膽小壯道。

「那兩個字?」這次是凌宏問的。

「快跑!他回的讓我快跑,現在我很不安全,立刻跑。」膽小壯道。

「那我當然就說我在家裡很安全,不會有事,但他還是發過來好幾行字讓我快跑。」膽小壯道。

「當時我沒看懂,就問他什麼意思,這次他回的更快。」說到這裡的時候膽小壯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開口。

「他說我窗戶上的影子不是在窗外,而是在屋裡照上去的。」膽小壯說這話的時候很是驚悚。

店裡瞬間安靜了下來,食客紛紛感覺一股涼意爬上脊背,就連袁州都感覺一股涼氣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