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眼睜睜的看著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眼睜睜的看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19 02:46  字數:2511

袁州這話一說,文飛智立刻停下嘴裡的科普道:「來來來,小思咱們快嘗嘗。」

「好的,爺爺。」文思乖巧的點頭應聲。

而邊上的劉植則一臉僵硬的看著,嘴唇蠕動半天沒說出什麼話。

倒是剩下的三人歡快的舉起筷子就開吃了。

「你從龍尾吃起。」眼看文思一筷子就要夾上那顆寶珠,文飛智立刻阻止道。

「爺爺。」文思嘟嘴不滿道。

「這麼好看,慢慢吃上來。」文飛智瞪眼。

文思只能放棄那顆漂亮的寶珠,去夾龍尾。

不過就是這樣,文思的速度也不如他爺爺快,是的,文飛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的夾了一塊龍尾進碗里。

說著捨不得吃,但文飛智下筷子的速度可不慢,畢竟這香味聞著太勾人了,一說開吃,文飛智也就不管其他了。

兩條龍都是金黃色的,但被文飛智一夾斷就露出裡面白生生又嫩嫩的樣子來。

「這是豆腐啊?」文飛智略有些驚奇。

「對對對,這可是袁大哥用豆腐做的呢,就是用早上劉阿姨做好的那個豆腐,超級厲害的。」文思連連點頭,一臉崇拜的說道。

「袁師傅這刀工果然登峰造極。」文飛智筷子上的豆腐顫顫巍巍的,但卻沒有碎。

「廚藝基礎。」袁州淡淡的說道。

這話一說,邊上的劉植好像椅子上有釘子般,扭來扭去。

不他吸引注意力的方式,沒人理會就是,就連文飛智現在都把自己放到食客的位置上而不是主人身份上了。

「不愧是袁師傅。」文飛智誇了一句,然後一筷子塞嘴裡吃了起來,胃口大開,胃口大好。

金黃的龍尾外殼是焦焦脆脆的,顯然這豆腐被裹上了一層薄薄的粉漿炸過,一入口一股焦香脆脆的口感立刻就充斥口中。

因為知道是豆腐,文飛智也不咀嚼,就那麼一抿,嘴裡焦脆金黃的外殼發出「嚓嚓」聲直接碎裂,露出裡面白嫩嫩的豆腐來。

文飛智沒停,一口抿下,嫩豆腐直接化渣,還有一股股清甜的湯汁滲出,恰到好處的中和的油炸的油膩感。

「吸溜吸溜」因為豆腐太嫩,直接在嘴裡化開就被文飛智咽下了。

「酸甜口的,真是開胃又解膩。」文飛智回味著嘴裡的味道,很是滿足。

「小思你吃慢點,這豆腐就是和你爺爺我這樣的老人家。」文飛智剛感慨完就看見文思夾走了一大塊龍身,立刻出聲道。

「爺爺,我還小要長身體。」文思一口塞進嘴裡咽下後,認真的說道。

「這丫頭,一點不尊老。」文飛智無奈,只能把目光投向袁州:「袁師傅您長做想來是吃膩了的,不如讓我這可憐的老頭多吃一口?」

文飛智這麼說的時候,他自己的手上是沒停的,他就希望袁州停下夾菜的手。

「歡迎文師傅你下次光臨本店品嘗。」袁州淡然的回話,不過他的手也沒停繼續吃著。

這下文飛智也噎住了,只能加快手上的動作,爭取多吃一點,畢竟這兩天龍可不大,他一個老人家不手腳麻利一點說不定都吃不了兩口。

就像文飛智說的這兩條龍是是真的不大,何況還有三人毫不相讓的你一口我一口的,是以沒多久桌上就只剩下了兩個空空如也的仿古青釉盤。

吃得那叫一個香。

吃得那叫一個津津有味。

而邊上的劉植則目瞪狗呆,簡直不敢相信這三人就這麼吃完了,就讓他在一旁看著,眼睜睜的看著。

「文大師您……」劉植忍不住開口。

「哦,劉先生怎麼了?」文飛智下意識轉頭看去,等看到劉植臉色鐵青後又反應過來自己是主人家就再次開口道:「是這樣的,這美食是袁師傅個人所做,你們都是客人,我也不好多說。」

飛指大師不虧是場面人,說話有理有據。

劉植瞬間無語,聞著空氣里殘留的香味更加無法忍耐,立刻起身咬牙道:「文大師我先告辭了。」

說完,也不等文飛智回答,大跨步走出了正廳,徑直向著院門走去。

「我TM是傻了才在那麼看著別人吃東西。」劉植臉色又青又紅,心裡懊惱。

其實劉植倒不是覺得袁州理所應當的該請他吃,而是覺得既然你都做了那麼多份,並且你還是客人,那準備他的那一份就是應該的,他是沒想到袁州真能直接就無視他。

在劉植看來他無視袁州是應該的,因為袁州不過是個廚子,而他被無視就不應該的,他村裡的人,一定比袁州村裡的人,更淳樸。

劉植一向是只站在自己這邊思考的,是以他是帶著滿肚子的氣憤離開的。

「唉。」文飛智看著劉植離去的背影輕嘆了一聲。

只是還不等袁州和文思說什麼,他立刻又神采奕奕充滿期待的看著袁州開口了。

「袁師傅不知道下次陶藝做好後能否賞光再次觀看。」文飛智道。

「多些文師傅邀請。」袁州並沒有拒絕。

「太好了,我才是要謝謝袁師傅你的手藝,我現在可是又有了好多的靈感。」文飛智指著空盤子說道。

袁州笑了笑沒說話,其實就沖著文飛智維護的態度,再來一次學習見識陶藝也是好的。

「袁大哥你下次什麼時候來?」文思立刻雙眼亮晶晶的看著袁州,一臉期待的問道。

「等你爺爺邀請。」袁州道。

「爺爺,你什麼時候才能再燒好陶土,我可以幫忙?」小吃貨文思這是為了吃的要獻身陶藝了。

要知道文思是最不喜歡擺弄陶藝的,就像一般的小孩子家裡做的什麼都不喜歡做的那一行,就像富二代總覺得家庭束縛了自己不愛錢一般。

「你個小丫頭。」文飛智沒好氣的瞪了自己孫女一眼,沒說話。

「嗞啦」袁州起身,看了看時間然後道:「時間不早了,晚上還要開店,文師傅我就先走了。」

「好,開店是大事,那就慢走。」文飛智也立刻起身準備送人。

袁州向來是說走就走的,見文飛智點頭就立刻轉身往大門走去,而文飛智和文思兩爺孫一路相送。

「謝謝。」袁州走到門口回頭道。

「不客氣,還得謝謝袁師傅你。」文飛智笑眯眯的撫著短須。

「袁大哥早點來。」文思雙眼咕嚕嚕的一轉,然後期待的說道。

「下次見。」袁州頷首,然後抬腳出了大門。

不遠處,程技師的車已經停在那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