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三人份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三人份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18 16:08  字數:2453

「袁師傅和小思回來了,這裡請。」文飛智連忙把人往第一張長桌上引去。

「爺爺爺爺,就放這裡吧。」文思端著托盤小心的放下道。

「好,袁師傅我孫女沒給你添亂吧。」文飛智一看文思歡快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沒有。」袁州搖頭。

「那就好。」文飛智笑眯眯的點頭。

而邊上的文思則為了自己爺爺的不相信吐了吐舌頭,還做了鬼臉,很是活潑開心的樣子。

「踏踏」劉植也跟著文飛智走了過來。

「請坐。」袁州先是對著文飛智和文思道。

「能吃到袁師傅在我家廚房做的菜,說出去那真是不知道多少人得羨慕死。」文飛智邊坐下,邊一臉自豪的說道。

而劉植則施施然的坐下,一臉的不置可否。

「我一會坐,我來幫忙。」文思看袁州掀開托盤上的蓋子,立刻道。

「好,謝謝。」袁州低頭道謝,然後端出兩個盤子。

「不客氣,我也要吃的呀。」文思很是歡快的幫忙擺碗筷。

做飯的時候,文思就已經知道袁州是準備了她的份的,因為她直接問了的。

吃貨就是這麼執著。

「好香。」文飛智抽動鼻子。

是的,自從兩人進來開始,正廳就開始瀰漫出一股香味,這菜香味很是勾人,讓人忍不住分泌口水,而在袁州掀開蓋子端出盤子後,這香味更加濃郁了。

袁州認認真真的擺著盤子,而文思則利落的擺好了三幅碗筷,沒錯就是三幅。

文思給袁州擺了一副,自己爺爺一副,然後就是自己面前擺了一副,然後做乖乖巧巧的坐下了。

「確實挺香的。」劉植不著痕迹的咽了咽口水,然後點頭。

「文師傅,雙龍戲珠請品嘗。」袁州招呼道。

袁州這一招呼,文飛智立刻就看向了面前的兩個盤子。

「漂亮!」文飛智看了第一眼面前的菜品,立刻讚歎道。

沒錯,面前的菜真的太漂亮了。

兩個仿古的青釉平盤被擺放在一起,凹凸嵌合在一起,順著龍紋的地方赫然有兩條真龍在飛舞。

這兩條真龍呈現金黃的顏色,身上鱗片清晰可見,還閃耀著漂亮的金黃色光芒。

在兩個盤子銜接的地方有個白玉生暈的寶珠,裝在兩個盤子里的龍頭都張大龍口沖著寶珠咬去。

最關鍵的是這兩個龍頭張口的角度以及眼神中的情緒都是完全不同的。

而青釉盤上本身的龍紋花紋則完美的成為了這金龍的倒影。

袁州擺放的位置巧妙的讓盤子本身的紋路成了菜品金龍的倒影,上面澆著湯汁,整個龍看起來浮光掠影的,而青釉盤上龍影在湯汁的作用下若隱若現。

這就好像龍在深海里的水波當中追逐著寶珠,然後稍稍露出盤子的龍頭則是探出了水面,沖著緩慢升空的寶珠而去。

要知道,袁州用青釉盤作為深海碧波的基底,刻畫了一副兩條龍由深海嬉戲追逐寶珠出深海的畫面。

「好一副雙龍戲珠,真是傳神。」文飛智讚歎道。

「本就是雙龍戲珠的盤子,做一個雙龍戲珠是基本。」劉植皺眉,對文飛智的評價不以為然。

「謝謝。」袁州沖著文飛智點頭接下誇獎。

「沒想到袁師傅會這樣補全這個盤子,這真是相輔相成,相輔相成啊。」文飛智摸著下顎的短須,一臉的讚歎。

「我想這養的擺盤隨便哪個廚師都能做到。」劉植再次道。

「但絕不會有袁師傅這樣完美。」文飛智轉頭道。

而劉植只是瞥了眼盤子,然後道:「是文師傅您的陶藝更加完美。」

「不,是袁師傅補全了我盤子的留白。」文飛智搖了搖頭,然後認真的說道。

可不是,因為袁州把盤子的每一個方面都利用了個徹底,再也沒有更適合這個盤子的菜品了。

這次劉植沉默了,沒說話。

而文飛智就直接陶醉在袁州擺盤的美學之中。

「美,沒想到有人能如此契合這個盤子,真是漂亮。」文飛智連連讚歎。

美食、美器從來都是相輔相成的,美食需要美器的襯托,而美器自然也需要能夠比肩的美食兩盛裝。

「爺爺,我能吃了嗎?」邊上文思突然出聲打斷了文飛智的感慨讚歎。

文思畢竟年紀小,她當然覺得好看,但身為一個吃貨這香味實在太勾人,她忍不住了。

「你這丫頭真是沒有一點欣賞的眼光。」文飛智沒好氣的瞪了文思一眼。

「食物就是用來享用的。」袁州倒是很自然的說道。

「對對對。」文思在一旁連連點頭,拿著筷子就等開吃了。

「給我等等,我得拍下留念。」文飛智立刻制止文思蠢蠢欲動的筷子。

「爺爺放心,這照片我早就拍過了,什麼角度的都有一會給您。」文思立刻舉手說道。

「算你個小丫頭還有點用。」文飛智立刻滿足的笑了。

「那當然。」文思小小聲的嘀咕。

「來來來,我們開吃,嘗嘗這雙龍戲珠。」文飛智只當沒聽見,興緻勃勃的舉起筷子準備開吃。

「還差副碗筷。」只是開吃的事情再次被打斷,這次是剛剛開始一直沉默的劉植突然出聲了。

文飛智頓了頓,雙目環視桌面,發現還真的就只有三幅碗筷,就劉植面前的桌子是空的。

「小思?」文飛智看向文思。

文思隱蔽的吐了吐舌頭沒說話,倒是一旁的袁州雲淡風輕的開口了。

「不好意思,我想你一個視覺藝術的想來應該是對這吃的俗物不感興趣,所以就沒準備你的份。」袁州對著皺眉的劉植,語氣平淡的說道。

劉植先是一愣,然後反應過來這是他前面對袁州說的你一個廚子懂什麼的話,連句式和大部分字都一樣。

就只有其中的主語不同,這明顯就是故意的。

「咳咳咳。」文飛智咳嗽了一聲,拿起筷子認真而小聲的開始和自己孫女講陶藝,顯然是不準備管這事。

「你!」劉植臉色僵硬了,看著袁州。

「兩位請慢用,菜冷了就不好吃了。」袁州淡然的轉回目光,沖著文飛智和文思道。

袁州是小氣的人嗎?

當然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