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透心涼、心飛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透心涼、心飛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16 16:15  字數:2412

袁州雙眼炯炯有神的看著殷雅,臉上一派淡然,好似這是應該的。

然而殷雅卻有些無語,看著邊上偷笑的凌宏和眼神揶揄的姜嫦曦,殷雅決定再問一次:「袁老闆就沒有其他想說的?」

殷雅的聲音這次不嬌氣了,而是帶這些咬牙重音的味道。

然而袁州看了看殷雅,心裡仔細的思考了一番後鄭重的開口:「好吃、好看是一個廚師廚藝的基本要求。」

說完這話袁州的還看了看程技師,這意思是讓程技師記錄下來,認真的記住並身體力行。

「唰唰」程技師很是上道的掏出小本子就開始記錄。

「哦,袁老闆你真是一個好廚師。」殷雅怔愣了一會,綳著俏臉面無表情的誇獎道。

「謝謝誇獎。」袁州口罩下的嘴角牽起,露出一個笑容然後回到廚房繼續做菜去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凌宏捂著嘴吭哧吭哧的偷笑,聲音很小。

殷雅假裝沒聽見,把注意力挪回了面前的冰粉上。

「這冰粉看起來真不錯。」殷雅誇讚了一句,然後拿起勺子攪動了一下準備開吃。

隨著殷雅的攪動,琉璃碗里的冰粉和紅糖更加充分的混合了起來,晶晶亮亮的冰粉上掛著絲絲紅色的糖漿,看起來漂亮極了。

「啊嗚」殷雅一口吞下勺子里的冰粉。

瞬間一股幽幽的涼氣沖入喉嚨,讓剛剛在外面沾染的熱氣一下子消了下去。

冰粉滑滑的在嘴裡滾了一圈,上面沾染的紅糖一遇到溫熱的口腔也散發出甜味來。

因為是涼的所以甜味吃起來也有種冷冷的感覺,配合冰粉涼涼、QQ的口感很是合適。

「唔,好吃。」殷雅眼睛亮亮的看著碗里的冰粉,再次舀起一塊吃了起來。

這次殷雅舀起的湯汁比較多,是以她直接喝了口糖水。

涼涼的帶著紅糖味道和冰粉本身清爽味道的糖水一下子湧入喉嚨,讓人在夏天裡多了絲涼意,但卻不冰冷,而是恰好合適的感覺。

因為這冰粉糖水的口感只涼而不冰。

「吸溜。」殷雅喝完了棕紅色的糖水這才吃下冰粉。

還是一樣涼涼的、滑滑的,又帶著點嚼勁,咀嚼的時候不光有紅糖細膩的甜味還有冰粉的草木清香味道。

「好舒服。」殷雅一口氣喝完了琉璃碗里最後的糖水,然後眯著眼睛感慨。

「夏天就是應該吃冰粉,舒服。」這時候凌宏也吃完了冰粉。

「心裡一下子就涼快下來了,感覺不比西瓜汁差而且還便宜一些。」趙英俊也暢快的說道。

是的紅糖冰粉四十八一碗,而西瓜汁八十八一杯,確實便宜許多。

「這麼說你今天不喝西瓜汁了?那幫我點一杯吧。」烏海的耳力在聽吃的方面不比袁州差。

「烏不要臉我服了。」趙英俊瞬間無語。

「謝謝。」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期待的看著趙英俊。

趙英俊扶額完全不知道怎麼說,比臉皮吧這店裡就沒人是烏海的對手,比有錢這店裡也沒幾個人比得過。

而不巧的是趙英俊兩樣都比不過烏海,只能認命的招來周佳點了一杯西瓜汁,當然,是烏海付錢。

新品紅糖冰粉很受食客的歡迎,一個是價格原因,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就是它比西瓜汁多多了。

是以,外面排隊的食客幾乎是一進門第一句話就是:「給我來一碗紅糖冰粉。」

中午的午餐時間就在袁州忙忙碌碌中結束了,袁州一一目送走食客,這才輕輕呼出一口氣,放鬆了下來。

這時候店裡只剩下程技師和袁州兩人,程技師看著袁州突然出聲道:「師傅,我最近新學了按摩肩膀的技能,我幫你按按。」

程技師一臉期待的看著袁州的肩膀。

「不用。」袁州搖頭。

「但是師傅你太累的,我按摩很舒服的,我老婆已經試過了。」程技師一臉肯定的說道。

袁州看了看程技師蒲扇般的大手,又看了看自己單薄的肩膀,難得沉默了。

「師傅享受徒弟的服務是應該的。」程技師繼續勸說。

「叮鈴鈴、叮鈴鈴。」

而袁州沒說話,正在這個時候一陣刺耳的鈴聲響起。

「我接個電話。」袁州拉開抽屜,拿起手機也沒看名字,直接接了起來。

「你好,請問是袁州袁老闆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溫厚的男音。

「我是,請問有什麼事情。」袁州板著臉,一副正在認真接電話的樣子。

「我是文飛智,上次袁師傅你的拜師宴上見過的。」電話那頭是文飛智。

文飛智是那個外號飛指大師的陶藝大師,他所做的陶器格外受廚師的歡迎。

袁州拿下手機,看了看屏幕上的名字,果然上面顯示著文飛智三個大字。

「您好,飛指大師。」袁州禮貌的招呼。

「袁師傅別客氣,直接叫我老文就行了。」文飛智年約五十的樣子,說話很是溫和,笑眯眯的說道。

「文師傅的陶藝做好了?」袁州並沒有直接叫老文而是折中了一下。

是的,袁州想起上次約好說等文飛智的陶藝做好,會叫他去看看的事情,就直接出聲問了。

「是的,袁師傅現在有時間過來嗎?」文飛智應承道。

「好,麻煩文師傅了。」袁州客氣道。

「客氣什麼,希望袁師傅到時候給些意見才好。」文飛智在電話那頭認真的說道。

「好。」袁州一口應下。

說起品鑒這些陶藝,袁州雖然不會做,但在系統各種極品餐具的轟炸下品鑒欣賞還是沒問題的。

「好的,那一小時後見。」文飛智約好時間。

「一小時後見。」袁州肯定道。

說完兩人同時掛斷了電話。

「師傅,我送你過去。」程技師也不提按摩的事了,立刻上前道。

「好,等我十分鐘。」袁州點頭,然後轉身上樓洗漱去了。

每一個餐點時間結束都洗漱一番是袁州一直以來的習慣,這自然是為了保持乾淨整潔。

說十分鐘就是十分鐘,袁州在整十分鐘的時候正好打開隔板走出廚房。

兩人沿著桃溪路向著程技師停車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