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烏海慚愧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烏海慚愧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12 15:30  字數:2446

周世傑對於袁州會問這個問題並不意外,想了想詳細的回答:「我一共有五個徒弟,其中有一個已經不是廚師了。」

「剩下四個都完成了我的出師考驗,其中最久的一個用了十年,最快的一個只用了兩年。」周世傑道:「我的出師考驗,對於所有學生都一樣。」

十年和兩年,同一個考驗卻有五倍的差距,袁州豎著耳朵聽周世傑說關鍵點。

「什麼時候能認為可以了,就是做一桌你最拿手的東西,我吃完後滿意,也就出師了。」周世傑道。

這的確是個方法,袁州若有所思。

「出師任務千萬要注意不能太難,比如說小袁你要求你徒弟必須要有你七分實力,那是估計,老程他這輩子都出不了師了。」周世傑提醒。

袁州點頭,記在心裡。

「好了,我今晚還要回魔都的總部,先走了。」周世傑道別。

都很忙的,今天袁州覺得自己收穫頗大,除了入手一隻徒弟之外,還結識了陶藝大師文飛智。

外面稱呼其為飛指大師,其燒制的器皿,是目前最受廚師界歡迎的。

中華美食講究色香味形意五點俱全,然後發展起來,又在後面加了兩點「器和養」,而器就是指稱裝菜肴的碟盤。

袁州已經和文飛智大師說好了,下次開爐之時,邀請他去看看。

雖說系統配的碗碟都很合適,但萬一有更合適的呢?

「圓規圓規圓規……」

遠處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人未到,聲先到,唯一有這本事的是,是拜師禮全程消失的烏海。

本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的醬油黨,瞧見烏海跑過來,也暫時的停住腳步。

畢竟有烏海在,就有樂事可以看。

「什麼事。」袁州警惕的看著烏海。

烏海很鄭重的給袁州鞠躬道歉:「之前我的一副畫作,正在創作之中,所以沒能參加拜師大會。」

「真的對不起了,畢竟作為袁州小店雖鐵杆的食客,這種事情我應該到的,所以真的是很抱歉。」

不開玩笑的說,烏海這話說的真是情深意切,就連旁邊看熱鬧的食客都被感動了。

紛紛說,烏海雖然有時候不要臉了一點,但在關鍵時候,還是有情有義的。

袁州心中危險的感覺更甚,總有刁民想害朕。

「是這樣的,袁老闆我給你包了一個大紅包請你務必收下。」烏海從口袋裡面拿出一個紅包,遞到袁州手中。

大紅包?袁州摸了摸根本就沒有鼓起的紅包,這最多也就幾百塊。

烏海解釋:「裡面是一張卡,有張儲蓄卡,卡里有三千軟妹幣,紅包里還有小紙條,寫的是密碼。」

紅包裡面裝銀行卡,這操作真的是……

看到這一幕的食客,對烏海大有改觀。

「不要猶豫了,袁老闆請你務必收下,否則我會寢食難安的。」烏海道。

難不成烏海真的愧疚了?袁州遲疑的看著手上的紅包。

突然,袁州想到了一件極其關鍵的事情,烏海怎麼可能有愧疚這種情緒?!

「收了我就上你當了。」袁州不由分說,把紅包塞回了烏海的手裡。

「我收了你紅包,就肯定要請你吃頓飯,這是規矩。」袁州直勾勾的盯著烏海:「烏不要臉,你想騙我一頓飯!」

「可惡!我差點就成功了。」烏海見被戳破了,也不掩飾了,開始強行的塞紅包:「給我拿著,快拿著我的紅包。」

開玩笑,烏海怎麼可能跟得上袁州風騷的走位,烏海塞包,袁州躲開,烏海塞包,袁州躲開……

這就是烏海的計劃,當烏海在樓上,看見如此熱鬧的拜師禮,就準備下樓湊湊熱鬧,但就在丟下畫筆後,烏海突然想到一個騙吃騙喝的辦法。

是的,之所以紅包裡面裝銀行卡,而不是現金的原因,就是因為銀行卡薄,硬塞的時候更方便。

「袁州我給你說,我烏海也是有頭有臉有身份證的人,給出去的東西,是肯定不會再收回的,你要是不要,我就把這銀行卡折掉。」烏海雙手握著卡,這一用力,紅包里的儲蓄卡就兩半截了。

袁州冷笑:「折掉就折掉。」絲毫不為所動。

「圓規你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勤儉節約的人了,這可是三大三千塊。」烏海大喊。

「你是不是傻?銀行卡壞了,還可以補卡,錢又沒丟。」袁州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著烏海。

「……」烏海傻眼了,這真的是敗筆,早知道就不用卡代替了。

在場食客:「???」

這個彎道太快了,前一秒還在說烏海有情有義,現在就變成這樣。

天上正巧飛過了一群麻雀,好像在在嘰嘰喳喳的叫「傻瓜,傻瓜」,竟然會有人相信烏海。

袁州不再理會烏海,轉身回店,同時打電話給連木匠、楊樹心以及計乙等人。

詢問詢問,他們出師標準是什麼。

其中連木匠的是最難的,要求做出一件比他做得還好的傢具,正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

最簡單的要數楊樹心,出師任務,是在每年的冰城青年雕刻大賽上,獲得第一名,就可以出師。

總結一番,袁州認真的計劃了一番,大致的想到一個出師任務。

而烏海計劃失敗了,就只能打道回府,換了一身衣服,在街上買了兩斤水果。

來到了骨科醫院,烏海是來看烏琳的,沒有錯烏琳住院了,鄭家偉放下了所有工作,守在醫院。

打車來到醫院。

「你怎麼一點都沒有繼承,你哥我的聰明才智,這麼笨,腳受傷了都不知道。」

烏海推開醫院病房門,所說的第一句話,沒錯乘烏琳在病床上躺著的時候,在被打死和打殘的邊緣,瘋狂的試探。

「你是想,死一次看看。」烏琳雙眼一眯,煞氣外泄,烏海瞬間消停了。

「琳琳你不要發火,來吃口水果。」鄭家偉撥了橘子,一瓣瓣喂到烏琳嘴邊。

「本來就是,明明執行任務的時候,腿骨折了,還不知道。」烏海嘟囔。

要說烏琳是真的強,回來前的一天執行了任務,腿實際上線性骨折了,但一點也沒發現,回來還把他拉去了畫展,並且還好好「愛護」了一頓。

是今早,才被發現,烏琳才反應過來,原來腳受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