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出師標準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出師標準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11 14:41  字數:2448

目錄,這個筆記本似乎是目錄。

有些呆住的程技師,下意識的繼續往後翻,沒有例外,後面的也全部都是目錄序號。

同時,程技師也似乎明白了,之前袁州所說的,「具體東西,結束後再給你」是什麼意思了。

就是字面意思!

程技師翻到最後,川菜小細節攻略記錄12270-13010

上萬頁,即使得到了袁州筆記,非常開心的程技師,看到這數字,也忍不住頭皮發麻。

「那個周會長,你算數好點,這本目錄,一共能有多少本書?」張焱瞠目結舌的詢問。

周世傑可是得過初中心算第一名的存在,是以心算了一會,給出了一個並沒有自信的答案:「按照這個索引,然後一本十萬字來算,可能也許大概有四十多本?」

之前就說了,注意力放在這邊的可不止是兩位會長,在此大多數的人,都在袁州送給程技師的「信物」上。

離得近的看得清楚,離得遠的,紛紛詢問,這下子都清楚,小夥伴們炸開了……不對是老夥伴們炸開了。

「袁老闆成為川菜的代表是有原因的,這四百多萬字的筆記,簡直是天方夜譚。」

「認真態度,已經是科學考研等級了,本來覺得我年輕時候已經夠勤奮了,人和人之間,真的是不能比的。」

「原來是看見袁總廚給了這麼薄一本書,我還在心裡還想,沒有我的筆記厚,肯定是有些保留,但現在四十多本書,嗯……看我都要看好久。」

在場的廚師,也算是功成名就的人,大多數都辛苦當過學徒,甚至於還被師傅打過手心的。

有這種經歷的,肯定也非常辛苦,但這種辛苦是不同的,袁州這種記錄,甚至於對於火焰溫度和一味佐料的研究,這完全能夠稱得上偏執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熊孩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了,大聲嚷嚷:「並不是這樣的,我有研究過,一頁大概是500到六百字,同時一本普通規格的書,應當有250到300頁左右。」

小聲音還挺大,讓不少人注意到了,熊孩子繼續說。

「我只取最小值,每頁500字,一本書250頁,按照最後結尾的一萬三千零十頁,一共大概是52.04本書,至少有六百五十多萬字。」

這樣算出來,比周世傑心算,還要多出一大截,直觀的數據,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

許多老一輩的廚師,對於袁州的固定印象,也大改變了,不僅是極有天賦的廚師,還是極其踏實的。

「袁總廚不愧是袁總廚,這種認真程度讓人嘆為觀止。」魏賀目光中流露出敬佩的情緒。

楚梟嘴角掛笑,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最近他在法國是非常強勢的,在舉辦的法餐料理大賽上,打敗了所有人,也不知道在比賽上幹了什麼事情。

讓比賽第二名到第六名,產生了嚴重心理陰影。

再然後,楚梟在法國被禁了,凡是舉辦法餐比賽,有超過五個法國人蔘賽,楚梟不能參加。

「楚梟你什麼時候也收個徒弟?」凌宏也不知道是不是閑著沒事,戳了一下楚梟。

「呵呵。」楚梟一冷笑。

凌宏來氣,直接道:「會說人話不?不會說找烏海學學。」

如果說旁人是眼睛長在頭頂上,那麼楚梟就是眼睛長在頭頂上,還戴著墨鏡,壓根就不理凌宏了。

說起來,凌宏環視周圍,沒看見平時最活躍的烏海。

「不知道又幹什麼去了。」

凌宏自言自語,他突然想一個嚴肅的問題,程技師是袁州徒弟,那麼肯定比袁州矮一輩。

那麼對於周世傑來說,袁州是晚輩,但之前程技師和周世傑可是一輩的人,這關係是不是有點亂。

凌宏捋了半天,沒捋清楚,最終想了想,應該是各叫各的。

話分兩頭,袁州上了二樓之後,長長舒了一口氣。

「差點沒穩住。」袁州拍了拍自己帥氣的臉龐。

即使袁州已經見過許多大場面了,但今天傳統的拜師禮,還是差點沒穩住,雖說穩住別浪保證能贏,但今天桃溪路來的一眾大佬,完全能夠匹敵任何頒獎儀式。

最關鍵的是,收了徒弟,有一股很強烈的責任感,袁州掏出手機,上面有一條姜女王發來的訊息。

今天穩不住,明天你帥逼的名氣就不保了。

是的,在袁州心跳最快的時候,收到了姜女王的這條訊息。

一下子,袁州就穩住了,畢竟袁老闆可是一個場面人。

「系統我現在收徒成功了,出師條件是什麼。」袁州問。

完成任務條件還是要問清楚,系統立刻現字:「系統不是師傅,宿主才是師傅。」

袁州一愣,道:「你的意思說,出師的標準,是由我自己判定?」

系統很乾脆的回答:「是的。」

這完全出乎袁州的預料了,畢竟如此豐厚的獎勵,他已經做好了,出師標準非常難的了。

其實想想也是,收徒弟的人,是袁州本身,如果出師標準都是系統制訂的話,那算什麼?

畢竟,袁州家的系統,和其他小妖精是不一樣的。

「那麼你的意思是,我現在馬上下樓,告訴招妹,他出師了,我就可以完成任務,領取獎勵了?」袁州一想想就激動。

「是的。」

「好,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袁州道。

系統現字:「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韓愈的《師說》宿主了解一下。」

「我讀書的時候還背過這篇課文,不用了解。」袁州直接拒絕。

開始換衣服,下面還有很多來賓等著,袁州樂呵呵的捯飭完,下樓。

有種強迫症了,下樓的瞬間,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平靜無波。

「小袁來了,來我們討論一個問題。」周世傑見袁州換完衣服,打招呼。

「什麼問題?」袁州問。

「剛剛看你給的目錄,發現你對於所有川菜,都會很細緻的嘗試,以及反覆烹飪。」周世傑問:「那麼每道菜都會這樣無比精確的做嗎?」

周世傑這個問題,是代表了旁邊許多廚師一起問的,雖然每道菜都有研究,但每個食客都這樣做,太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