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第一次西點嘗試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第一次西點嘗試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05 19:25  字數:2484

「做蛋糕?還是玫瑰蛋糕?」漫漫聲音里的好奇簡直要隔著電話溢出來。

可不是好奇,玫瑰這個東西代表的意義太不一樣了,特別是現在還時興過二月十四號的情人節。

君不見那天花店的玫瑰甭管是什麼品種的,都價格非凡的貴,身價十倍的貴。

是以,漫漫拿著電話的手都激動的用了兩個,還特意把音量按到最大,就怕聽不清袁州下面說的話。

「嗯,會做嗎。」袁州對於漫漫的疑問並沒有解答的意思,而是再次問道。

「當然會,別說玫瑰蛋糕了,就是什麼花的蛋糕我也能做啊。」漫漫立刻道。

「你在店裡嗎。」袁州道。

「在在在,一直在,就在老店裡。」漫漫連連說道。

沒辦法,她實在是太好奇了,這玫瑰蛋糕是怎麼回事,在群里沒聽人說,有妹紙把袁老闆拿下了啊。

難不成,是偷偷摸摸動手?漫漫想得也真多。

「我一會過來。」袁州乾脆道。

「好的,不過袁老闆你這玫瑰蛋糕是做了送人嗎?」漫漫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袁州應聲。

「送誰?」漫漫很是興奮,壓了壓聲音才再次開口。

袁州沉默了半響,然後聲音平淡的開口了:「玫瑰鮮花中富含多種維生素、葡萄糖、果糖、檸檬酸、蘋果酸、三萜類化合物等數百種有益於人體健康的物質。」

「以及其味甘微苦、性微溫,歸肝、脾、胃經芳香行散具有舒肝解郁,和血調經的功效主治胸膈滿悶,胃脘、脅肋、**脹痛,月經不調,赤白帶下,泄瀉痢疾,跌打損傷,風痹,癰腫。」

「並且在《本草綱目拾遺》說:「玫瑰純露氣香而味淡,能和血平肝,養胃寬胸散郁。」

「其中在《金氏葯帖》中它還有治肝氣胃氣的作用,而在《綱目拾遺》中也記載玫瑰能和血平肝,養胃,寬胸,散郁。」

「所以這蛋糕是用來送人的,解郁。」最後袁州總結性的說道。

漫漫:「???」

說完這一系列的話,袁州還沒什麼,也不覺得口乾什麼的,倒是電話那頭的漫漫已經頭暈眼花,眼冒金星了。

「不是袁老闆,我就問了問送誰,真的不是來上課的。」漫漫有氣無力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而袁州則莫名有些爽快,可能是常常被系統這樣科普的原因。

「原來這樣科普一下別人這麼爽。」袁州不動聲色的在心裡暗道。

面上,袁州還是一臉淡然的道:「多了解,沒壞處。」

「我不問了,袁老闆你過來學吧,我這裡玫瑰乾花、鮮花都有,還有玫瑰膏、玫瑰純露這些都備著的。」漫漫有氣無力的說了材料,然後就準備掛斷電話。

「好,謝謝。」袁州道完謝就掛電話,倒是比漫漫掛的還快。

「嗯,下次可以試試科普別人。」袁州看了看手機,暗暗想道。

和漫漫約好了時間,袁州就直接過去了,畢竟他剛剛已經洗漱完了。

而漫漫那邊則是打電話通知下午要來學習的學員今天不用過來了,畢竟她今天需要教袁州做蛋糕。

漫漫是知道袁州不會做蛋糕的,應該還沒有基礎,所以就挪出了一下午的時間準備用來教學。

但是顯然漫漫低估了袁州的學習能力和融會貫通的能力。

袁州到店後只用了半個小時就做出了比漫漫示範過的蛋糕,並且味道更好一些。

「你走吧,袁老闆我現在知道為什麼你做菜那麼好吃了。」漫漫趴在桌子上,一臉的生無可戀。

「謝謝。」袁州站在漂亮的玫瑰型蛋糕面前,認真的道謝。

「別,我就做了個示範你就自己做出了蛋糕,還做的比我好吃。」漫漫幽怨的看著袁州,那幽怨的程度堪比烏海沒吃到美食的樣子。

袁州看出漫漫被打擊了,想了想然後誠懇的說道:「其實我只是會做蛋糕胚,只有奶油是第一次接觸。」

聽完袁州的話,漫漫更加生無可戀不想說話了,只因為袁州面前的那個蛋糕太漂亮,根本不像是第一次接觸的人做的。

袁州面前的蛋糕是個玫瑰形狀的,一片片堆疊的粉色花瓣,每一個花瓣上都有著漂亮的紋路,那些紋路都是切成小片的白色玫瑰花瓣,和粉色的的玫瑰花融為一體,就好像是精心培育的雙色玫瑰。

並且那大小是剛剛一口的樣子,一口吃下一朵這樣美麗的花朵,想必什麼心情都有了。

「袁老闆你走吧,要是所有人都像你這樣,我這個烘焙學習作坊就不用開了。」漫漫站起身一臉誠懇的說道。

袁州點頭,然後走出門,到了門口後回道:「不會的,他們沒我學習快。」

「幸好沒有。」漫漫慶幸的揮了揮手,然後看著袁州走遠。

等到看不見袁州的人後,漫漫才突然驚叫一聲:「忘記問這蛋糕到底送給誰的了。」

「算了,我還是不要知道了。」漫漫想起袁州恐怖的學習速度,然後默默的放下了手機。

畢竟她不想再被打擊一次,不論是被科普還是學習方面都不想。

而回到店裡的袁州倒是沒有這個顧慮,並且還對自己的學習不滿意:「這蛋糕還真不像是那麼簡單,居然看了一遍還失敗過一次。」

這失敗的那次袁州指的是蛋糕做到中間的時候,有一朵花瓣畫歪了那次。

雖然袁州繼續做了一朵歪著生長的玫瑰花,漫漫也沒看出來,但袁州還是對自己的失誤不滿。

是的,袁州就是這樣一個哪怕中間失誤也要失誤著做完。

做完之後,才修改,沒有錯,這也是為什麼某個強迫症食客,說看見袁州做東西特別舒服,原因就在這。

另一邊,等烏海趕回桃溪路,天已經要黑了,開始排隊好一會了,見此情況一個箭步跑上去排隊準備領號了。

看人數,他是第三批才能吃了,烏海雖說不要臉,搶吃的,但對於排隊這些規則,還是遵守的,畢竟他也得排隊委員會副會長之一。

「少見,烏獸竟然不是第一批。」有食客調侃。

「中午誰來了,烤全羊怎麼樣?」烏海聽不到什麼調侃,心裡只有烤全羊。

周圍食客聞言,也被甭管中午在不在,看沒看見,都很配合的,形容烤全羊的味道,想像力那叫一個豐富。

烏海流口水了,這不是形容詞,是真的流口水了,雙眼都放出了奇異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