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專訪進行(為盟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專訪進行(為盟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05 01:40  字數:2398

下午的時候,袁州少見的沒有練個什麼,而是泡了一壺茶,就在店裡安安靜靜的坐著,好像在等什麼人。

大概十幾分鐘後,也就是在剛好三點半的時間,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跑了過來,後面還跟著一個年輕妹紙。

「對不起袁老師,高架上出了車禍,來晚了,對不起對不起。」

中年男子跑到袁州跟前,氣都沒有喘勻,就連忙開口道歉。

「三點半時間剛好,沒有遲到。」袁州這話也是安慰,被人叫老師,還是有點不習慣。

「多謝袁老師體諒。」中年男子話說完,就開始準備了,錄音筆、收音器以及其他小東西,而身後跟著的年輕妹紙,拿著個筆記本,應該是準備記錄。

是的,來人就是《廚藝傑》今天來採訪的記者和助手。

先前袁州答應了做個專訪,就已經夠讓他們雜誌社喜出望外了,是以時間自然以袁州為主,並且還派來了雜誌社的金牌記者——汪科一

「在開始前,袁老師您需一會我們採訪要提的大致問題嗎?」中年男子汪科一問。

在採訪大牌的時候,以免問到不能問的問題,事先是先要說好的,明顯現在袁州也是這樣的大牌。

「和廚藝相關的問題,都可以。」袁州想了想回答。

「那我們開始。」汪科一瞬間進入狀態,而他的助理妹紙,也聚精會神起來。

「現在提到川菜,我們就想到了袁老闆,沒錯就是網路和現實中,人氣和評價都很高的廚師小店。」汪科一先進行了一個總結性的歸納。

很明顯,在採訪之前汪科一是做了功課的,不像之前某個來拜師的,連店名叫什麼都不知道,並且還很一本正經的詢問,除了叫袁州小店,還有什麼其他名字。

「袁老闆如果資料沒有寫錯的話,您今年二十六對不對。」汪科一邊問邊舉著錄音筆。

「沒錯。」袁州點頭。

「我想想我二十六歲的時候,才轉正成為雜誌社正式員工一年,而袁老師您二十六歲,就已經成為了川菜領域的代表人物,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比人和豬的差距都要大。」汪科一說了一個不形象的比喻。

「那麼您認為,你有沒有捷徑?」汪科一提問。

「我認為努力就是捷徑。」袁州想了想回答。

汪科一點頭接話:「看來袁老師也是認同,努力不一定成功,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這個觀點。」

「不,我認為只要努力就絕對能成功,如果不能,是努力不夠。」袁州道:「就好像,有很多技巧很難掌握,練習十次不行,我就練習百次,總能夠成功。」

系統所帶給袁州的不止是食材,或者是菜品的掌握,還讓袁州明白了,廚藝的道路,真相就是要努力,才能向前邁步。

「那有沒有例子?」坐在汪科一身後的助理突然插話了。

汪科一動作也快,瞬間就把錄音筆摁暫停,瞪了助理一眼,訓斥:「採訪的時候你插什麼話。」

專訪多數是記者單獨訪問,但若很正式的話,就會跟一個助理,其主要工作就是記錄細節。

比如,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採訪者是什麼表情,或者是做了什麼動作等等這些。

作為參考信息,雖說大多數時候用不上,但無論如何,這助理妹紙也不該接這個話。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袁老師。」助理妹紙連忙道歉。

她之所以會突然這樣問,一來是本身原因,二來就是她聽袁州這樣說,感覺不是隨便說說。

「也沒事,例子的話,我記得我最開始學冰雕的時候。」袁州開始講述,要知道他也是上過好幾次電視的人,是以一點也不慌。

有新聞,汪科一眼睛一亮,迅速又把錄音筆打開,舉了起來,問:「袁老闆還會冰雕?」

「有些菜品需要冰雕裝盤。」袁州解釋了一句,然後道:「冰雕和其他雕盤完全不同,所以我從下刃技巧都不會,到現在精通,雕刻出了雲龍九現,練習不止百次。」

「等等,是號稱最難冰雕技藝的雲龍九現?」汪科一再次問道。

袁州平靜的道:「的的確確是非常難,差點失敗,能完成也得佔據了當天狀態的原因,最近一龍融合到了整體。」

差點失敗,也就是說,還是成功了,更何況還把最後一龍化作整體。

汪科一不由道:「這已經不是精通了吧,應該是大師水準了。」

冰雕大師,袁州也的確擔得上這個稱呼,畢竟他險勝了楊樹心,只不過袁州對於自身要求是極高。

「那麼能否問一句,冰雕作品還在嗎?」汪科一問。

「在顏老的私人博物館裡。」袁州道。

國內的大收藏家很多,但有私人博物館的人還真的屈指可數,又有私人博物館,又稱呼為顏老的,汪科一已經知道是誰了。

「一定要找個機會去看看,傳說中的雲龍九現。」汪科一繼續自己的採訪:「有資料顯示袁老闆的食材是歐美那邊的頂尖美食供應商,請問這裡面有什麼故事嗎?」

「太細的袁老師不用說,畢竟我們不是商業雜誌。」汪科一又補充了一句。

袁州很認真想了一番,然後回答:「我和供應商兄弟是一見如故,雖然他各方面都比我差點,但也是難得的優秀了。」

系統現字:「江南風景秀,最憶在。」

袁州也注意到了系統,好像是一句詩,不過為什麼不全?

先不管這麼多,袁州回神繼續接受採訪。

汪科一道:「袁老師那我問個私人問題,現在袁老師也是成功人士了,但依舊是單身,那麼是否袁老師擇偶要求很高。」

袁州一本正經:「我現在心中只有廚藝。」

真的是一本正經。

汪科一聞言不由感嘆,真的是偏執狂才能成功,無論是之前,說明不夠努力,或者是現在心無旁騖的練習廚藝,都無一不顯示出,袁州就是一個偏執狂。

汪科一的採訪問題,都是拿捏的恰到好處的。

簡單來說就是有趣,但沒有爆點,也難怪《廚藝傑》只是二線雜誌,當然這種採訪讓袁州很舒服。

一天的採訪結束,袁州送走汪科一和助理妹紙,準備晚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