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烤全羊之繁瑣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烤全羊之繁瑣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03 14:51  字數:2421

「我殺過雞鴨魚,甚至於之前連豬我也幫忙殺過,所以在料理的時候,能有一種縱觀大局的感覺,我有點形容不出,反正就是更得心應手。」

袁州頓了頓解釋:「所以我覺得,至少要自己動手料理活羊幾次,才能更清楚每一塊肉、每個骨頭,在什麼地方。」

為了能夠做出更好的烤全羊,還有一句話,袁州在心裡沒說,畢竟詐馬宴是失傳之菜。

系統現字:「雖然你才是中級廚師,也才只會一個完整的川菜,但你的確能稱為好廚師了。」

袁州道:「其實你夸人,可以把前面的形容詞去掉。」

系統現字:「系統所說的是事實。」

「你這樣夸人會被打死的。」袁州內心毫無波動,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光是操作,烤羊肉的器具,都讓袁州研究了好幾分鐘,也不弄一個說明書,如果不是他自己聰明機智,不知道要耽擱多少時間。

「和傳統四肢固定烤肉架的方式,完全不同。」袁州將地下室的所有東西,都熟悉了一遍。

將整羊肉切成了三分,這先烤了一份,系統提供了三種柴火,袁州打算分別試試,看看用哪種柴火更好吃。

「以後再抽到詐馬宴的碎片,倒都可以在這裡料理了,但如果是烤全牛,這地方還得不夠吧。」

袁州之所以突然話這麼多,是想轉移轉移注意力,從工程量來說,三個人來打理羊肉是比較合適的,但袁州只有一個人。

是以,絕大多數時候,他都是忙上忙下。

羊肉需要一點酸讓肉質更緊緻,但實際上,羊肉不提倡和醋一起食用,兩者是性質不同的食物,同食容易改變食物性質。

是以,古人就想了另外一個辦法,用果酸,這樣也就是說為什麼第一遍腌,袁州加了一點山楂,將其塗抹得恰到好處。

「無論看過多少精妙的食譜,但每一次看見,這樣一道菜,還是忍不住感嘆……是不是聰明的人,都去研究怎麼吃了。」

腌制半小時,袁州取出羊肉,開始冷熏。

熏是華夏常用的一個烹飪手段,袁州做熏肉的時候就用過,但冷熏還是第一次使用。

簡單來說0~30℃定為冷熏,30~50℃為溫熏,50~80℃為熱熏,80℃以上的稱為烘熏。

上面是島國的分發,在國內其實並沒有如此繁瑣,最多就是冷熏和烘熏之別。

之所以在烤全羊的時候,用這個技巧,自然不是炫技,高溫會破壞羊肉的

「呼,幸好經常鍛煉,否則這道料理可就麻煩了。」袁州敲了敲自己老腰,一步步的完成。

「一個人,要完成一隻烤全羊太累了,所以就一個月做一隻,並且這個量……要湊齊十個人才能開吃。」

回到一樓,袁州偷摸摸的改了個菜單,並且還打電話邀請了周世傑與張焱兩位會長。

袁州一直覺得知恩圖報是個好品質,這是一個很普通的事情,但或許是太多白眼狼了,讓這詞變成了褒義詞。

如果沒有兩位會長,在外面為袁州小店遮風避雨,小店也絕對不會現在這樣安寧,是以他決定邀請兩位會長來吃傳說中的詐馬宴。

相信,就算是很見過世面的兩位會長,也肯定會大吃一驚。

翌日,清晨。

年紀大了瞌睡就少,周世傑很早就起來了,吃完早飯,已經開始審核鍾麗麗送來的審核表了。

在整個聯會中,周世傑都是來得最早的,也是這個舉動,讓許多工作人員倍感煎熬,你說老大都來這麼早,你一個員工,還不來早點?

「申請舉辦市級廚師比賽,叫什麼袁州廚神大賽,駁回駁回。」周世傑皺眉。

私自舉辦活動不報備是不合法的,而廚師聯會自然就負責審核,隨著袁州成為川菜的代表,已經有很多鑽空子的人,想蹭名氣。

「以後這種沒有詢問過小袁意見的申請,一律打回。」周世傑給手下的人說。

剛說著袁州,袁州的電話就打來了。

「請我吃東西。」

「又研究出什麼新菜式了。」

「是失傳菜式,什麼失傳菜式?」

一聽失傳兩個字,周世傑的興趣就高漲,特別是當聽到是詐馬宴的時候,整個人的興奮態度,不亞於中了五百萬。

要知道,相比三香放海,前者只是一本小眾古籍記載,但詐馬宴可是號稱華夏十大宴席料理之一。

「好好好,中午我一定來,一定來。」

掛斷電話後,周世傑很激動,在辦公室中走來走去,本來是約好的中午,但是他現在就已經等不下去了。

收拾收拾,就準備現在殺去袁州小店,毫無疑問的是,現在袁州小店,還是早飯時間。

今早的食客格外多,原因就不多說了,看見袁州緊閉的大門打開,那真的就跟看見親人一樣。

「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幸好袁老闆今天沒有放鴿子,昨天我沒吃早飯,感覺做什麼都不順心。」

「叮咚,好心情從袁老闆的早飯開始。」

「袁老闆今天的早飯是什麼。」

「白粥和素涼麵。」袁州道。

早上一般來說,袁州小店供應的,都是一種食物,今天有兩種就比較稀奇了。

涼麵也有葷素之分,在外面加豆芽、黃瓜、海帶絲抑或是胡蘿卜絲的,是素涼麵。

之前,袁州做過的雞絲涼麵,就是葷涼麵,還有豬絲涼麵,他沒做過。

袁州一直覺得,葷涼麵可以單吃,但素涼麵一定要配上稀飯,這就是信仰。

「一碗稀飯一碗涼麵。」小夥伴立刻點菜。

袁州點頭,這涼麵都是他早上起來現拌的,一筷子氽燙好的豆芽,再加生的黃瓜絲、紅蘿卜絲,倒入黃橙橙的涼麵,最後灑上鹽醋白糖,和姜蒜水。

醬油要加生抽,油要選花椒油,最後胡椒粉和澆上紅油入味,這些都是基礎的,涼麵就是調味簡單。

唯一有些不一樣的,袁州還會加兩滴芥末油提味。

一味調料的多少,都是要精確把握,姜蒜水不能多,否則搶味,

末了一刀將花生仁拍碎,刀尖一挑,翹起一撮花生碎撒在涼麵最面上。

色香味俱全的涼麵,再加上粘稠白粥,這個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