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不上道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不上道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5-02 04:06  字數:2414

「我認為三顧茅廬的關鍵人物是劉備,我看的時候就在想,如果第三次武侯仍舊不答應,劉備是否會再來。」程技師道。

袁州不動聲色的抿了一口茶,道:「我認為,只要有價值,更直白的說,能夠對自身有幫助,無論拜訪幾次都沒問題。」

「袁師傅說得有道理,是我忘了這個故事的核心,在學習的路上,的確應該有這樣的精神。」程技師立刻放下茶杯,鄭重的道。

然後呢?袁州看著程技師,的確應該有這樣的精神,所以還有呢?

「袁師傅是我說的不對?」

注意到袁州目光乎定乎飄,程技師小心翼翼的詢問。

「沒有。」袁州喝口茶,話鋒一轉,又問:「封神演義喜歡看嗎?」

「封神演義我看得不多,但也知道一點。」程技師道。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引來了周文王。」袁州拋出一個話題。

程技師道:「這個我知道,姜太公本身有才,所以有才華的人,無論年齡都是很吃香的。」

「我……」袁州深吸一口氣:「太公有才毫無疑問,但有才也需要讓人知道,如果不是他主動的用直鉤釣魚,吸引了文王注意,文王也沒辦法注意到,所以主動很重要。」

主動兩字,袁州咬得特別重。

「謝謝袁師傅的教誨,我知道了。」程技師認真的道。

知道個球,真的太不上道了,袁州表示已經不想說話了,專心喝茶。

見袁州沒開口了,程技師也不敢主動挑起話題,默默低頭喝茶,不過心中了悄悄鬆了一口氣。

程技師表示,和袁師傅聊天,壓力真的太大了,袁師傅古典文化造詣很高。

看來了,程技師心中想到。

喝茶結束,將茶具收拾好,研墨,袁州要寫兩筆毛筆字。

至於寫什麼……一會就知道了。

另一邊,畢恭畢敬喝完茶的程技師,也離開了,畢竟他擔任了總廚,還是有事要乾的。

「走了。」程技師叫上門口的小學徒。

剛才他們在裡面喝茶喝了多久,小學徒就在外面站了多久。

小學徒跟著程技師後面,有一句話,他想講,但又不敢。

最後憋了很久,實在憋不住了,才開口道:「那個程技師,您也是成名的廚師了,袁老闆雖然廚藝很好,但你也不用,這樣畢恭畢敬的吧,還幫忙拖地打雜。」

「袁老闆答應教東西了還好,關鍵是袁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答應,程總廚你的付出和收穫不成正比!」小學徒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畢竟這已經不是小學徒第一次陪著程技師來袁州小店了,這次還親眼目睹了,城管哥把騙子乞丐抬走。

小學徒看到的是,無論什麼情況,程技師態度都如此,沒有例外。

「如果付出與收穫,成正比的話,那叫交易,和拜師一點關係都沒有。」

程技師看了小學徒一眼,繼續道:「你覺得現在有人傻?」

「你覺得好處大於付出,才付出,真覺得只有你聰明?」

程技師的反問,讓小學徒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過你有一點是說對了的,的確不成正比,我所做的,比起我從袁師傅那裡學到的東西,不值一提。」程技師道。

程技師道:「袁師傅雖然沒有答應收我為徒,但他的所有技巧,在做菜的時候,都是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我從中學到了非常多東西。」

小學徒聞言,似乎想到了什麼事,猛然道:「難不成程總廚之前的……」

「沒有錯,我之前開放的新招牌菜,就是從袁師傅這裡學到的技巧。」程技師道:「那麼你現在告訴我,我這個態度有沒有問題?」

小學徒連忙搖頭,車已經開到了街頭,兩人上車。

話分兩頭,袁州已經開始了藝術創作——

明天改造店鋪,請假一天。

這幾筆字,絕對會引起震動,袁州收筆,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字是越寫越好了。

是的,袁州要請假了,當然這次請假還真的是為了改造店面。

先前獎勵的詐馬宴碎片——烤全羊,條件不足,所謂的條件不足就是沒有烤肉的地方,場地不夠,不過之前系統就告訴袁州,可以開始改建了。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準備怎麼擴建?要做烤全羊,地方不會小,難不成你是準備往上再蓋一層?」袁州問系統。

系統現字:「宿主請勿擔心,系統自有安排。」

「行吧,你有安排就有安排。」袁州準備晚上關店之後,就將這幅大作貼在門上。

晚飯時間到了,又是熱熱鬧鬧的晚飯時間,就好像某位經常來小店的作家所說的那樣。

在萬千燈火中,袁州小店這一盞,屬於不起眼的,即使沒有這盞燈,太陽依舊照常升起,地球照樣轉。

但真的,幸好有這一個地方。

晚餐時間平穩結束,小酒館開業,

今晚難得,那位承擔責任的方恆也來了,和以前一樣提了一袋子下酒菜,看見好久不見的酒友,那叫一個親切。

「方恆家裡的事情處理完了?」其中一個酒友問。

「算是基本穩定下來了,所以我這就偷偷閑,出來喝一杯。」方恆笑呵呵的道。

「還真別說,你不來,都沒有人買下酒菜了。」

「是啊是啊,沒有你的下酒菜,喝酒都沒有以前香了。」

「你這話就有點假了,昨天喝酒,喝了不夠的,不是你?」

「喂喂你這樣拆台就沒意思了。」

方恆聽聞這個熟悉的吵吵鬧鬧哈哈一笑,道:「甭管怎麼樣,今天的下酒菜我是帶來了。」

風風火火的喝起來……

酒店的營業時間也結束了,有人叫了代駕,有人叫人來接,袁州注意到,反正都能安全回家。

到了十二點半,袁州確定街道上沒有人了,他就偷偷的拿著之前寫好的毛筆大作,和雙面膠,來到門口。

「哐啷……」

突然一聲巨響,嚇得袁州一個激靈,難道是烏不要臉下來了?這種情況,要是被烏海看到了,那就很麻煩了。

袁州下意識的,往對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