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風吹褲衩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風吹褲衩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30 00:33  字數:2373

凌老爺子的消息凌宏並沒有告訴大家,只是說了賈大爺生前在做的事情。

因為這個,大家又在早餐結束後再次去了賈大爺的墳地。

自然的,袁州再次做了一大桌的好菜端到墳前,這次大家在賈大爺的墳前一起吃了點。

就好像在店裡的時候一樣。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的天氣就熱了起來,最明顯的就是怕熱的食客們已經開始穿起短袖而女食客們則是長短裙的穿了起來。

倒是袁州還是一樣的漢服,只是布料變成的輕薄透氣的亞麻,不過還是長袖的。

只是現在做菜的時候會露出兩個肌肉線條分明的手臂。

因為袁州只要是在店裡就是長袖長褲,這讓最最怕熱的程技師很是好奇。

這不,趁著午餐時間結束,程技師沒離開,站在原地規規矩矩又好氣的開口了。

「袁師傅,您不熱嗎?」程技師看著袁州包裹到脖子的漢服,好奇的問道。

「心靜自然涼。」袁州很是自然的回道。

「這話不是以前老是用來騙小孩子的嘛。」程技師嘟囔道。

「不,是真的。」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店裡不熱。」袁州看了看還想說話的程技師,淡淡的說道。

「這倒是,咱們店裡一點不熱,特別涼快,關鍵這涼快不感覺是空調吹的,天然的。」程技師摸著胖肚子,憨厚的說道。

「嗯,自然循環製冷。」袁州點頭。

「這科技要是給外面的空間也來一個就好了,那就不用流汗了。」程技師看了看外面的艷陽,心有餘悸的說道。

袁州看了程技師一眼沒說話。

「袁師傅見笑了,主要我太胖就怕熱。」程技師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

「嗯。」袁州點頭,沒多說。

要說起來,最近袁州的穿衣也很怪異,只是沒人知道罷了。

袁州現在的日常漢服是衣裳,也就是上衣下裳,下裳是個一片布的裙子的樣式。

按理說裡面應該穿一條長褲,以防止突發情況,但袁州在裡面穿的是一條大褲衩。

「這樣既方便又舒服還涼快。」袁州心裡暗暗想道。

作為一個廚師,袁州覺得他必須要保證自己不出汗或者少出汗,這樣才能認真的做出最好的菜品,哪怕是在雕刻的時候,是的,這都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廚藝。

所以,袁州一點不覺得風吹褲衩那啥涼的打開了廚房的隔板,準備坐到外面準備雕刻。

袁州走路自然洒脫,任誰都看不出嚴謹認真的袁州下面根本么穿褲子。

「袁師傅真是厲害,居然能穿的這麼嚴實的出去外面練習雕刻。」程技師感到了深深的佩服和羞愧。

羞愧自己的怕熱,眼看袁州認真的坐下,程技師立刻在心裡下定決心決定認真的學習袁州。

「踏踏踏」程技師兩步走到門外,決定站在袁州的邊上看著袁州雕刻,也顧不上午飯後正炙熱的陽光了。

「今天不回去?」袁州擺弄著雕刻用具,頭都沒回的問道。

「不會去,我要流下看袁師傅您雕刻。」程技師堅毅的點頭,認真的說道。

「好,那今天開始雕豆腐。」袁州點頭,然後端了盆清水出來。

「謝謝袁師傅。」程技師一臉感動。

可不是應該感動,程技師做菜是很厲害的,但他對於其他的關於雕刻方面是不行的。

而自從上次他看過一次豆腐雕刻,並且就只和袁州說過一次,但現在袁州說要雕,那自然給他看的。

袁州沒說話,拿出外面買的兩塊嫩豆腐,一塊大約成年男子手掌大小。

豆腐上下兩層都有老皮,而從兩邊看就能看見白生生的嫩豆腐。

這豆腐就擺在竹子案板上,看起來顫巍巍的,看樣子是很嫩的南豆腐。

另一邊還有胡蘿卜、白蘿卜以及心靈美蘿卜,還有一些適合雕刻用的蔬菜,以及一塊二十厘米大小的冰塊,正冒著絲絲涼氣。

是的,現在的袁州早就不止買蘿卜來雕刻了,這些食材在時間比較長的下午都會擺出來。

從軟到硬或者從硬到軟的鍛煉自己的刀工,這就是袁州的目的。

就在袁州認真觀察豆腐,而程技師也聚精會神的盯著豆腐看的時候,一陣大喇叭音響突然在街道上響了起來。

那是一首非常經典的老歌,大喇叭里聲嘶力竭的唱著「苦澀的沙吹痛臉龐的感覺像父親的責罵母,親的哭泣永遠難忘記,年少的我喜歡一個人在海邊,捲起褲管光著腳丫踩在沙灘上」

袁州下意識的皺眉,如此大的歌聲對於耳力驚人的袁州來說無異於是魔音穿腦,瞬間就震的他耳朵疼,腦袋也疼。

「這是什麼鬼。」程技師都忍不住朝著前面音樂聲傳來的地方張望。

袁州小店出於桃溪路街道的中間部位,因為剛剛過了小店的午餐時間,但其他店裡現在正是忙的時候,是以街道上的人還不少。

但程技師一眼就看到了吵鬧的人群,因為很顯眼。

那是一個頭髮有些斑白,看起來五六十的老者推著一個獨輪的三輪車,上面坐著一個屈腿褲管空蕩,手臂外翻,看起來是個殘疾人的中年男人。

以袁州的眼力還能看見上面擺著一張標準的用塑料封好的A4紙,上面寫著家有老下有小,礦工遇難希望大家施捨愛心的標語。

並且這兩人每到一家店門口就停下,也不說話就停在別人店鋪門口放著吵鬧大聲的音樂,端著手裡的一個小油漆桶要錢。

裡面有些零碎的錢,看起來前面有人給過錢了。

「這人怎麼到這裡來了。」程技師納悶道。

「你認識?」袁州問道。

「我前面在別的街道見過這兩人,沒想到今天要錢要到這裡來了。」程技師皺眉道。

袁州還沒來得及回答,程技師立刻又說道:「袁老闆您先進去,這個事情就交給我處理就行了。」

「這兩人看起來就像是騙子,職業乞丐,這種人要不到錢是不會走的,您進去我來處理。」程技師捋了捋自己的短袖汗衫,一副準備武力解決的架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