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八十章 找人

第一千零八十章 找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29 01:07  字數:2647

「自己嘴饞就別找借口。」袁州淡淡的看了烏海一眼,完全不在怕的。

「就是因為你做的分量太少。」烏海咽下一口麻辣酸香的紅油,一臉認真的說道。

「你覺得別人會信?」袁州極為自信的說道。

但就在袁州說完這話後,店裡其他的食客全都不約而同的小心的舔起了盤子。

矜持一點的是用勺子不停的刮盤子,豪放派的則是和烏海一樣直接開始舔。

「哈哈,袁老闆你看我就說你做的太少了。」烏海立刻一臉得意的說道。

「不,這只是因為我做的太好吃。」袁州毫無所動,自信的說道。

這話一說,烏海和店裡其他的食客頓時感覺好有道理,有種無法反駁的感覺。

可不是嘛,這舔盤子的行為好像更像是太好吃了,烏海瞬間僵硬了一下,但還是認真的把盤子底的紅油全部吃完才放下手。

至於袁州他早就回廚房開始繼續拌面了。

「圓規就是圓規,他喵的就是面里的黃瓜絲和豆芽都是一樣的數量,真是龜毛。」說這話是是不停念叨的烏海,他邊走出店門邊念叨。

若是袁州聽見肯定要附喝一句,因為烏海說的確實是對的。

袁州做的每一份雞絲涼麵分量都是一樣的,到不用特意數著放輔料,因為袁州切的大小相同所以只要重量一樣,這數量自然也就一樣了。

對了,不光烏海念叨的這些每份都一樣,就是麵條和雞絲那每份也都是一樣的。

倒是舔盤子這個行為在袁州自信爆棚的回答後,店裡的食客不約而同都做起了同一件事。

那就是把這個做法安利給別人,總不能自己一個人犯傻,對吧。

是以,今天的早餐時間食客們吃完後,都不約而同的做起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用各式各樣的姿勢舔盤子。

看到後來,袁州都忍不住感慨:「都是烏海這個毒瘤帶壞了這一屆的食客。」

袁州小店氣氛和樂,因為新早餐雞絲涼麵變得熱鬧的時候,另一邊凌小六凌老爺子那裡卻是遇到了重重的困難。

凌老爺子自從辦完賈大爺的葬禮後就出門了,隨行只帶了一個助理兼司機在身邊。

助理兼司機叫王棟,是個年約四十的中年男子,看起來穩重可靠,他手裡正拿著資料對站在一棟居民樓邊上的凌老爺子說話。

「凌老爺這個村子早在二十年前就拆遷了,原來住這裡的人都各自搬走了,現在這裡住的都是鍊鋼廠的員工。」王棟小心翼翼的說道。

可不是要小心,凌老爺子臉色可不怎麼好,畢竟誰白跑了這一個禮拜都高興不起來。

「那原來的人都沒進這個鍊鋼廠?」凌老爺子皺著眉頭,額頭上的皺紋更加濃重了。

「是的,這職工宿舍里住著的都是工人,以前這個地址就是個村子,就是有在廠里工作的人那也非常少。」王棟認真的回答道。

「既然有,那就說明還有找到的希望,再去查查。」凌老爺子揮手道。

「好的,但您怎麼辦?」王棟點頭,但人卻沒走。

「我進去打聽打聽。」凌老爺子指著樓底下休閑的地方道。

「那我陪您進去。」王棟道。

「不用,你去打聽誰以前是這個村子裡的人,現在還住在這裡又認識林源這個人的。」凌老爺子道。

「不行,我不能讓您一個人。」王棟立刻搖頭拒絕。

「年紀輕輕的你操這麼多心。」凌老爺子皺眉不滿的說道。

「您也知道,本來凌宏先生要陪您來的,現在是我來了更不能讓您一個人了。」王棟搖頭,認真的說道。

「而且這個查詢資料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給小劉做,他比我更會找資料。」王棟繼續道。

「行了,話多,那你先打電話安排下去我們在過去。」凌老爺子對王棟的執著無奈,只能不耐煩的說道。

「好的,凌老爺您稍等,我馬上就打電話。」王棟見凌老爺子同意鬆了口氣,後退兩步開始打起了電話。

而凌老爺子倒是很信守諾言,站在原地也沒動,就那麼看著小樓前那些老頭老太們。

那裡的人看起來很安逸,有在樓梯口搭桌子打麻將的,又坐在陳舊健身器材邊聊天說話的,還有兩個頭髮花白正在下象棋的。

「不知道他有沒有在裡面。」凌老爺子心裡暗暗想著。

王棟做事還是很麻利的,語言簡明扼要的說了自己的要求,然後就掛斷電話來到凌老爺子身邊。

「凌老爺可以過去了。」王棟道。

「嗯,你就邊上看著,我來問。」凌老爺子邊走邊道。

「好的。」王棟點頭。

只要讓他跟在身邊,那麼誰問王棟倒是不介意的。

沒辦法,出門前凌宏和凌老爺子的兒子女兒們都交代好了,能他做的他就去辦了,而凌老爺子要自己做的只要不危害他的健康都隨意。

凌老爺子年紀不小了,最近甚至拄起了拐杖,由不得他們不擔心。

就是最沒心沒肺的凌宏現在都會每天給凌老爺子打個電話問問情況。

這是很難得的,畢竟以前的凌宏王棟是知道的,就是叫他回來吃飯都是很困難的,雖然沒做什麼壞事,但人卻天天都在外面飄著。

王棟跟在凌老爺子身後邊聽他一個個的交談詢問,邊腦子裡胡亂想著,但眼睛卻沒離開過凌老爺子。

凌老爺子把小院子里的老人挨個的問了一遍,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凌老爺您休息會,一會小劉資料傳過來再找。」王棟道。

「休息,才做了這麼一點事情就休息,賈班長可從來沒休息過。」凌老爺子語氣嚴肅的說道。

這一下王棟沒說話,等了好一會見凌老爺子稍稍平靜下來,他才小心的開口道:「其實您不用親自來,人我們也可以找的。」

「不用,賈班長一個人騎著三輪車都能由南到北的找那麼多年,我還坐的汽車,哪能比他弱。」凌老爺子不耐煩的揮手道。

是的,凌老爺子現在正接棒賈大爺找人的工作,正在找人,其實名單上也就剩下兩個人了。

而賈大爺找的是那些已經犧牲的戰士的家人,因為年代關係找不到烈士家人以及出生地,許多的戰士埋葬在了烈士陵園。

賈大爺就是在找他們一個班的烈士家人,告訴他們,他們的孩子、丈夫、父親現在長眠的地址。

這麼多年來,賈大爺幾乎跑遍了整個華夏,也是最近十年才回到蓉城。

而這些事情都是凌老爺子收拾賈大爺遺物時候找到的,這些都記載在一個舊舊的牛皮本上,上面就只有兩個名字下面還寫著未找到。

是以,等到一辦完葬禮林老爺子一分鐘都沒停留,憑著賈大爺最後留下的線索找來了距離蓉城幾百里的這個地方。

沒做完的事情,總會有人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