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敗你名聲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敗你名聲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28 00:34  字數:2505

麵條最後的餘溫被涼涼的油帶走,現在的涼麵徹底涼了下來,袁州最後的準備工作就只剩下另一個配菜黃瓜絲。

但黃瓜絲比之雞絲還得需要新鮮,是以袁州還是先行開始準備雞絲。

雞絲,有些人會用雞腿肉以此來讓雞肉緊實並有彈性,但雞絲涼麵標準的做法卻是用的雞胸肉。

但雞胸肉卻是最不好做的一塊肉,火候稍老肉質立刻就變硬,要是火候不到那就是生的還能看見血跡的那種。

不生不老,又還得肉質細嫩能手撕成條,袁州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才準備的答道這樣的火候。

並且在剛剛得到這雞絲涼麵做法的時候,袁州還特意失敗過,就為了汲取更多的經驗。

畢竟前人的大師級別經驗是寶貴的瑰寶,但自己失敗更能做到心中有數。

雞絲煮好手撕成條,白玉般的肉質長度大約一指,粗細均勻,因為是手撕的邊緣還帶著毛絲絲的雞肉絲。

「嘩啦」袁州再次打開水龍頭開始清洗起了黃瓜。

自然,這黃瓜都是打開柜子直接現摘的,上面摘下的斷口處甚至還有這綠色的汁液。

每一根黃瓜的頂部都帶著黃色的小花,身上則是毛刺刺的小刺張揚而顯眼的告訴著袁州,它新鮮著呢。

清澈的水裡沖刷著翠綠的黃瓜,上面的毛刺順著水流沖走,洗好一更袁州就放在一旁白瓷大盆里瀝水。

強迫症袁州認真的把黃瓜的頭尾都擺整齊,筷子長短的黃瓜頭尾對其並排擺著。

袁州剛剛關上水,兩個聲音就突然響起:「袁老闆早。」「袁師傅早。」

這是周佳和程技師到了,兩人正站在門口。

「早。」袁州點頭。

打完招呼,程技師照例擔憂的看了看袁州,這才拿起抹布開始賣力的擦拭起來。

而另一邊的周佳則端著一旁放好的溫水開始負責洗抹布。

這自然也是袁州備好的,一年四季這個盆里都是溫水,自從暮小雲來這裡工作開始就一直這樣。

周佳和程技師都沒開口,他們來的路上就聽說這裡鬧了小偷,但早晨的時間太短,他們不敢打擾袁州也就沒開口問,只是認真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很快,店門外就排起了長龍,第一個自然也是烏海,後面的則是殷雅,今天殷雅來的很早,排在第二個位置。

「請前十二位入內用餐。」隨著周佳這聲音,安靜的店內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

「早餐,雞絲涼麵。」袁州站在廚房中央道。

「太好了,早就想早晨來碗涼麵了,我要一碗。」第一個點餐的不是別人正是趙英俊。

「給我一碗涼麵。」殷雅抿了抿淡色的紅唇,聲音輕柔道。

「好。」袁州應聲,然後轉頭開始拌面。

涼麵倒進一個白瓷大碗里,因為彈性好還能隱約看到麵條彈動了一下,接著袁州就一樣樣的鋪進食材。

煮好過水看起來軟塌塌的綠豆芽,顏色白玉的雞絲,剛剛現切的嫩綠黃瓜絲,最後袁州右手一澆,一勺子鮮亮的紅油澆到這些食材上。

白色的碗,金黃的面、翠綠的黃瓜絲、半透明的綠豆芽,玉白的雞絲和鮮亮的紅油碰撞出濃烈的色彩。

「颯颯」袁州一手搖動瓷碗,一手拿著木筷子攪拌,不一會涼麵就拌好了。

最後袁州滴入香醋,一下子勾起涼麵所有的味道,聞著就香辣開胃。

「你的涼麵,請慢用。」袁州端著一個白瓷碟子,上面對著小山似的涼麵,直接放到殷雅面前。

「嗯,謝謝。」殷雅抬頭道謝。

「不客氣。」袁州說完轉身離開,繼續拌面去了。

「看起來真好看。」殷雅笑了笑,然後低頭看涼麵。

這話雖然不是對著涼麵說的,但事實也是,這涼麵是真的賣相俱佳。

「早餐吃涼麵,看來一會我還得吃點別的墊墊才能飽。」殷雅聞著開胃的涼麵,無奈的嘟噥。

「算了,先吃面。」殷雅右手夾起一株涼麵小心的喂進嘴裡。

涼麵外層的黃色現在被淺紅包裹,一口塞進嘴裡首先嘗到一股極辣的味道直接在舌頭炸開,還沒等緩過來一股帶著香味的酸又在嘴裡蔓延,一下子壓住了那股潑辣的味道。

「嘶」殷雅清晨早起還帶著困頓的精神一下子醒了過來,而這個時候又辣又酸還帶著香味的味道就直接沖入喉嚨。

殷雅不自覺的咀嚼起來,麵湯彈牙,QQ的很有嚼勁,時不時嘴裡還有嚓嚓的綠豆芽被咬斷的聲音響起。

並且每每咬斷一口豆芽嘴裡就有股蔬菜的清香拌入香辣刺激的味蕾里。

「感覺都精神了好多。」殷雅細細的咀嚼完一口面,很是滿足的說道。

接著殷雅再次加了一筷子,這次和麵條一起喂進嘴裡的還有雞絲和黃瓜絲。

袁州的黃瓜切的極好,他是不喜歡用工具來刨絲的,所以黃瓜絲都是袁州自己手切。

每一根都是兩頭帶著翠綠的外皮,而中間則是白中帶綠的黃瓜肉,拌在涼麵里最好不過。

這不和著涼麵一起咀嚼既有黃瓜的脆嫩又有涼麵的Q彈,還有雞肉絲的肉香味。

而這雞肉絲雖然是絲卻不粘牙,稍稍一咀嚼就咬斷,帶著雞肉天生的嫩滑,細細一咀嚼還有肉汁蹦出,讓素淡的涼麵多了更多層次的味道。

開始吃的時候殷雅還是很注意形象的,畢竟她畫著淡妝,擦著嫩紅色的口紅,而涼麵一不注意是很容易吃到嘴上的。

所以,開始第一口的時候殷雅動作姿態優雅,小心的卷好涼麵再塞進嘴裡,但後面殷雅就完全顧不得嘴上的口紅,也顧不得形象了。

一口接一口,殷雅吃的很是專心認真,淡紅色的嘴唇因為沾著洪亮的辣油都變成了紅色,看起來更多了幾分漂亮。

「好吃,就還是太少了。」殷雅怨念的看了看空空的碟子,又看了看袁州,眼神哀怨。

而袁州筆直的站在廚房,絲毫不為所動,只是腳步微微不著痕迹的後退。

「不行,我得趕走上班去。」殷雅用強大的自制力才沒有像邊上的烏海一樣舔盤子。

是的,這次裝涼麵的盤子在吃完後地步還有一層淡淡的紅油,而烏海就正專心致志的舔盤子。

當然在舔之前烏海說了:「我要讓別人都知道是你袁州做的吃的太少,害我沒吃飽這才舔盤子的。」

烏海一副要敗壞袁州廚師名聲的樣子,盤子舔的極為認真,好似這樣就能掩蓋他嘴饞的事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