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門沒鎖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門沒鎖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27 00:51  字數:2580

吳主任這話中氣十足,震的卡住的小偷都忍不住一個激靈,頭上的汗水流的更歡快了,臉上的表情也更加痛苦起來。

「吳主任,這人不是來偷袁老闆的,是袁老闆發現他被卡在這裡的。」黃玲連忙解釋道。

畢竟要是再不說,吳主任都開始脫鞋子準備親自爬上去把人抓下來了。

「啊?」吳主任和邊上幫忙準備托著人的阿姨們都愣了下。

「不是偷袁老闆?卡在這裡?」吳主任起身,看了看小偷認真的想著。

「確實不是偷我店的。」袁州點頭。

「我知道了,這小偷肯定是來頭烏畫家的吧,聽說烏畫家的畫老值錢了。」早起買菜的大媽立刻道。

「估計是,你快給老娘下來,偷這街上誰都不行。」吳主任氣勢強硬的指著小偷道。

「黃玲報警。」吳主任說完還轉頭對著黃玲說道。

「好的。」黃玲拿起手機準備繼續撥號。

「不用了,我已經報警了,我卡住很久了。」就在這個時候,上面小偷的聲音幽幽的傳來。

早晨的街道特別安靜,不過經過剛剛吳主任中氣十足的聲音,倒是又開了兩家店門,還有幾個街坊過來看熱鬧,本來都在小聲的討論著街道的安全問題,還略有些嘈雜的。

但小偷這話一出後,街道上瞬間安靜如雞,靜默了三秒後突然爆發出一陣大笑聲。

「哈哈哈哈,哎呦老娘肚子疼。」

「可不是,這小偷自己報警了,一個偷兒自己報警了。」

「你看他還拿著電話呢,說不定是真的報警了。」

「自己報警的小偷誰信啊,這年頭還有這麼傻的小偷,自己偷了東西再自己報警的。」

嘲笑的聲音一波接一波,就連袁州都一臉懷疑的看著小偷,而吳主任更是嗤之以鼻完全不信。

但小偷本來就憋的通紅的臉更加紅了,倒是沒在強調自己也報警了,就再次掙扎了兩下,弄的滑梯都有些搖動了。

「你別說,那好像是警察吧?」就在下面看熱鬧的人都在嘲笑的時候,買菜大媽突然指著路口走過來的兩人說道。

圍觀人先是看向街口的方向,然後又看向袁州和黃玲的方向。

「我沒帶手機。」袁州認真說道。

「我,我還沒來得及報。」黃玲都有些結巴了。

「我也沒有。」吳主任皺著眉頭,一臉不解。

「好像還真是警察。」

「這小偷說的是真的?」

「小偷自己報警了?」

「哎呦我的媽,這更好笑了,一個小偷自己報自己的警。」

隨著警察的走進,圍觀人臉上的表情變得奇異起來,畢竟這事算是聞所未聞的。

「什麼事,吃早飯了?」就在警察走進的同時,二樓的窗戶打開了,一頭亂髮鬍子整齊的烏海探出頭來問道。

「有小偷。」袁州示意烏海看滑梯。

「哈?」烏海有些摸不著頭腦,低頭看了看滑梯還真發現有個人在那裡。

「這是什麼東西,快下去。」烏海皺眉,看著小偷。

「我,我卡住了。」小偷說完閉著眼睛,不敢看烏海也不敢往下看。

「卡住了?麻煩。」烏海說著腦袋縮了回去,想來是準備下樓了。

「各位讓讓,卡住的人呢。」警察走到近前,還是上次那兩個處理假錢的一老一少的警察。

「在上面。」袁州直接指著滑梯。

「警察同志,這小偷肯定是來偷畫的,我們這烏畫家的畫可是年年參展為國爭光過的。」吳主任立刻上前對著警察說道。

「好,我們知道了。」老警察道。

「你下來,在上面像什麼樣子。」年輕的警察站到滑梯下面,對著上面的小偷怒目而視。

「我卡住了,求警察叔叔你快救我下來,我都卡好幾個小時了。」小偷這次說的話長,都能聽見話裡面的泣音了。

「這,要不要通知消防?」年輕警察皺眉看了看小偷的奇葩姿勢,然後低頭問老警察。

「通知吧,我們也弄不下來。」老警察點頭。

「不用,上面遮擋板可以打開的。」烏海穿著運動衣走下樓梯,邊走邊說。

「怎麼打開?」年輕警察道。

「爬上去就打開了。」烏海道。

「我這有梯子。」烏海剛說我,立刻有邊上店鋪的店主熱心的搬來了梯子。

梯子搬來後年輕警察毫不猶豫的爬上去,順著烏海的指導然後打開了遮擋板。

一打開遮擋板,那卡住的小偷立刻順著滑梯「呲溜」就下來了,只是人是下來了卻站不起來了。

畢竟他卡住的姿勢太奇葩了,一腿蜷在胸前,現在直接就麻木了,委頓在地上。

「身份證拿出來,說說報警的情況。」老警察拿著本子嚴肅的說道。

「快起來。」年輕警察拉住小偷的胳膊,一是怕人跑了,二就是這人還真站不起來。

「是,是這樣的。」小偷眼神閃爍的看了看四周準備開口。

「可別不承認,咱們這街道上早就裝監控了,要是你敢撒謊,一會看了監控就知道。」吳主任神情嚴肅的說道。

「我,我就是想去烏畫家家裡看看。」小偷小聲道。

「哼,偷東西就偷東西說那麼好聽。」黃玲不滿道。

「就是,你怕是去偷畫吧。」

「可不是,別想抵賴,咱們這的監控那都是高清的,再黑也能看見你小子的臉。」

「其實,要我說你爬什麼滑梯,那烏畫家睡覺從來不鎖門的。」買菜大門顯然是深知烏海的。

「嗯,要早點吃的早餐、午餐和晚餐。」就在大媽說完警察和小偷愣住的時候,烏海點頭說道。

「不鎖門?」小偷一臉震驚的看著烏海。

「對,麻煩。」烏海直接點頭。

「不是,烏畫家那上面不是你的畫室嗎?」年輕警察有些憋不住,問道。

「對。」烏海一臉淡然的點頭。

「他不鎖門也不關窗。」袁州補充道。

「嘩啦。」聽到這話小偷再次委頓在地上。

「嘖嘖可憐,看來這小偷是新來的,都不知道烏畫家是從來不鎖門的。」

「可不是,我還以為是偷袁老闆然後怕被抓然後才爬上去的,誰知道居然是偷烏畫家。」

「偷烏畫家哪裡需要爬滑梯,直接走門就行了。」

「就是,哪裡需要搞得自己被卡住還要警察來救。」

小偷和警察的耳邊充斥著圍觀人群的嘲笑,然後小偷的臉紅白一陣後整個人暈了過去。

「可能是卡的太久,腦部供血不足了。」袁州總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