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死得其所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死得其所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25 17:50  字數:2451

「挺高興的。」袁州點頭,然後繼續吃著粥夾著雪菜。

「再來一碗。」烏海放下碗,然後道。

「每人一碗,多了沒有。」袁州瞥了一眼烏海乾乾淨凈的青瓷小碗,淡然的說道。

「一碗你喂貓不成,我們好歹也是朋友,請客吃飯哪有不讓朋友吃飽的。」烏海皺眉,不滿道。

「不是朋友,是食客和店主。」袁州糾正道。

「我看錯你了圓規,你不光是圓規還是個小氣的圓規。」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氣憤道。

「謝謝誇獎。」袁州點頭致謝,不慌不忙的快速喝完自己碗里的粥。

開玩笑,要是不早點喝完的話,這烏不要臉說不定會直接硬搶。

巧的就是,烏海還真眼巴巴的看著袁州的碗,直到袁州放下,他看到碗里也是空空如也後才可惜的別開目光。

「吃完了就走,再見。」袁州心裡慶幸,臉上不動聲色的開始趕人。

「從未見過你這樣小氣之人!」烏海看了看四周,完全沒有能吃的,只能站起身準備離開。

「慢走,不送。」袁州一臉淡定。

烏海走到門口的時候沒轉頭,只是說了句:「謝謝。」

而袁州的反應則是直接揮了揮手,沒說話。

是的,烏海知道袁州為什麼不讓他多吃,昨天一天都沒怎麼吃東西,晚上也沒休息,要是一下子吃多了怕是要去醫院。

而現在少吃一點養養胃,中午才能多吃,想到中午的美食,烏海才決定乾乾脆脆離開的。

等到烏海上了樓梯,袁州才再次轉回院子開始收拾桌子。

只是等到袁州收拾完,早上的時間也沒剩下多少了,也就沒再出門雕刻,只是靠坐在床邊閉目養神了一會。

袁州手裡拿著書,雙目微闔雙腿放鬆,背部靠著牆壁坐在床邊一臉安然的樣子。

畢竟一夜未眠,袁州還是有些疲累的。

而另一邊的烏海在上樓後繼續沉浸在畫作中,不過精神看起來卻是好多了。

這點讓守了一整夜的鄭家偉心裡放心了不少。

「還好現在小海的身體好多了,不然真怕小海熬不住。」鄭家偉感激的看了看樓下窗外的袁州小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久就到了午餐的時間,這次前五個排著的是烏海、凌宏、姜嫦曦、殷雅和壯漢。

就是那個喜歡聽賈大爺講故事,但又很害怕的男人,他也來了。

而其中凌宏的手臂上帶著黑色的孝布,就別在他白色的短袖衫上,臉上也沒有平日里那樣陽光的笑容,而是面無表情的。

這樣子的幾人讓已經知道的食客都沒有聊天了,而是小小聲的討論著,聲音極低。

這也許是袁州開業以來排隊時候最安靜的一次了,就連今天插隊的人都少之又少,那麼一群人就烏壓壓的排在那裡,很是安靜。

安靜的等到開店前五分鐘,安靜的排隊拿了自己的號碼。

「請前十二位食客進店用餐。」周佳的聲音沒有平時那麼清脆,而是帶著些哽哽的感覺。

進到店裡一入座,顯得小店裡更加安靜了,一時之間都沒人開口說話。

就連平日里最著急吃飯的烏海都安靜下來。

而殷雅則擔憂的看了看袁州,然後坐在椅子上也沒說話。

「各位中午吃點什麼。」最後還是袁州站到弧形長桌中間,開口問道。

「對,點餐了。」壯漢反應過來,點了點頭道。

「周佳去點餐。」袁州叫住有些發愣的周佳。

「噯,好,請問吃點什麼。」周佳努力收拾起心情,平和的問道。

「今天給我來個東坡肘子加白飯。」壯漢翻著菜單,想起了賈大爺的話,毫不猶豫道。

「好的,請問是轉賬還是付現。」周佳點頭,然後問道。

「轉賬吧。」壯漢麻利的轉賬,然後又坐著不說話了。

「給我也點菜。」這時候凌宏開口了。

「對,我也點菜。」烏海道。

「佳佳,忙完了過來給我們也點菜。」殷雅口氣溫和道。

「好的,請各位稍等。」周佳連忙點頭應道。

「我也幫大家點餐,吃點什麼。」程技師主動站過來,開始幫忙。

有人點餐之後,店裡的氣氛稍稍活絡了點,都開始認真的看起菜單點菜了。

不一會,大家就各自點好了自己的餐點,這時候大家又放鬆了下來,現在忙碌的就只有袁州一個人了。

袁州握著菜刀的手很穩,和往常一樣動作行雲流水,做菜的速度極為快。

「一會吃完了跟我去畫室拿點東西。」烏海轉頭對邊上的凌宏道。

「你怎麼坐我邊上。」凌宏聽見聲音轉頭,疑惑的看著烏海。

是的,烏海和凌宏關係很好,但平時卻不怎麼坐在一起吃飯,畢竟烏不要臉不是開玩笑的,他不搶別人的東西,但搶凌宏的就毫無負擔了。

「好好聽人說話。」烏海板起臉,嚴肅的說道。

「好。」凌宏應聲,也沒問是什麼。

「不過你今天別搶我的菜。」凌宏強調道。

「土大款一如既往的小氣。」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不耐的看著凌宏。

「彼此彼此。」凌宏上下看了看烏海道。

兩人鬥了一會嘴,然後停了下來,這時候凌宏另一邊坐著的壯漢突然開口了。

「凌宏先生請節哀。」壯漢安慰道。

「謝謝。」凌宏點頭,沒多說。

「其實賈大爺也是死得其所了,賈大爺是一個軍人,沒再戰場上但是倒在見義勇為上也是英雄。」壯漢認認真真的說道。

壯漢說完,邊上其他的食客都忍不住點頭,議論著賈大爺的勇氣,說著他是英雄。

「去他媽的死得其所,誰他媽想死了,見義勇為怎麼了,見義勇為就該死?活著才是最好的。」凌宏突然起身,大聲道。

「活著才是最好的,誰不想活著。」凌宏越說聲音越小。

凌宏心裡怎麼不明白賈大爺是英勇的,但就像凌宏說的,活著才是最好的,而不是讓他們在這裡懷念。

是以,凌宏這話一說完,店裡瞬間安靜下來,就連袁州的刀都停頓了一下才又繼續揮舞。

「咄咄咄」店裡沒人說話一時之間只能聽見袁州菜刀和菜板接觸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