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粥配雪菜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粥配雪菜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25 01:07  字數:2549

袁州再次往前走了幾步,每一步都小心的避開了地上的畫稿,在距離烏海兩米的地方停住然後開口:「我還吃早飯,煮了粥,還有賈大爺送的雪菜,大約十分鐘後吃早餐。」

說完這話,烏海才抬頭,只是他現在的樣子有些嚇人,眼睛通紅,神色萎靡就好似連續熬了一個禮拜一般。

「好,好十分鐘後見。」烏海聲音有些沙啞,試了一下嗓子這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嗯。」袁州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謝謝袁老闆,謝謝袁老闆,真是麻煩了。」鄭家偉跟在袁州身後不住的道謝。

「袁老闆你也注意自己的身體,別累壞了。」鄭家偉對走到門口的袁州叮囑。

「好。」袁州應聲然後轉頭下樓。

「都會過去的,袁老闆保重自己的身體,還有許多人等著你店開門呢。」鄭家偉在袁州身後認真的說道。

「好。」袁州沒回頭,只是應的聲音大了一些。

「唉,這叫什麼事,那該死的小偷。」鄭家偉小聲的咒罵,嘴皮子翻的飛快,聲音很輕。

說起罵人,他鄭家偉還真沒怕過誰。

就這麼一會功夫那小偷就被從頭到尾的罵了一遍。

而鄭家偉轉頭看見烏海還是那樣立在畫架前,嘴裡就罵的更快了。

「還有七分鐘了。」鄭家偉小心的提醒道。

烏海呆立在那,毫無反應。

鄭家偉心裡嘆氣,臉上擔憂,看了看桌上沒動過的食物不說話了。

直到他再次提醒烏海十分鐘到了,烏海才動了動,只是這一動倒是差點摔了。

「小心點小海,你一晚上都沒動過,腿肯定麻了,等我扶你。」鄭家偉立刻蹦到烏海身邊,攙著烏海。

「嗯。」烏海的聲音還是一樣的嘶啞。

兩人試著在房間里走了幾步,然後才走到門口去下樓。

「那早飯你吃,我去蹭飯。」烏海說著徑直走向袁州小店。

「好的,小海你多吃點,這可是袁老闆請客,不要錢的。」鄭家偉聲音輕快的連連囑咐道。

而烏海沒回話,一步步走向袁州小店。

「能吃飯就好,能吃飯就好。」鄭家偉轉身回了畫室,直接去到窗邊看著烏海進了袁州小店的門,這才開心的墊著腳轉了兩圈。

當然,轉圈的鄭家偉也是全程沒有踩到烏海地上的畫稿的。

而另一邊烏海進了袁州小店就看到袁州正拿著托盤準備走進櫻蝦牆景門。

「在裡面吃。」袁州說著走進小院子。

「好。」烏海點頭跟著進門。

一進院子就看見小花園裡擺著一張小桌子,那是袁州有時候會自斟自飲的地方。

現在那上面擺著兩個碟子的雪菜,遠遠的就能看見。

到了地方,袁州放下托盤,裡面是兩個青花小碗,裡面盛著薄粥,能看到裡面的米粒軟爛,還有兩雙筷子。

「就一碗粥,沒有別的。」袁州一臉嚴肅的說道。

「喂貓吧,這麼點。」烏海看了看就家庭盛飯的那種小碗,不滿道。

「規矩。」袁州端起碗,淡淡的說道。

「圓規。」烏海嘀咕一句,然後也端起了碗。

碗里的粥厚薄正好,能直接喝也能吃,一口喝進嘴裡米粒的香味就沖入喉嚨,溫溫的口感讓舌頭也感覺很舒服。

嘴裡的飯粒稍稍一抿就化開,變作更濃郁的米香味,一口咽下從喉嚨直接溫熱到胃裡。

瞬間就讓烏海升起喟嘆的感覺:「真香。」

「粥配雪菜味道更香。」袁州放下碗,夾了一筷子雪菜送進嘴裡。

「嗯。」烏海點頭,也夾了一筷子送進嘴裡。

雪菜袁州炒過,吃起來香味十足,又帶著點鹹味,讓人不自覺的想再吃點飯。

而烏海也這麼做了,他再次喝了一口粥。

粥的米香味配著雪菜的咸香味很是搭調,咀嚼起來還中和出了一種別的香味,很下飯。

「這雪菜很好吃。」烏海道。

「嗯,是很好吃。」袁州點頭。

今天烏海的粥喝的特別慢,一口雪菜一口粥,越喝胃裡越加暖和,就連身上熬夜的疲憊都消散了不少。

這點很明顯的從烏海的話越來越多就能看出來了。

「今天這頓不收錢吧,我可沒帶錢當然也沒帶手機。」烏海摸著小鬍子愜意的喝了口粥,無賴的說道。

「不收。」袁州無語。

烏海點點頭,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我這可是陪你吃飯,不收那是應該的。」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袁州一本正經的問道。

「靠帥。」烏海想都沒想的說道。

「呵呵。」袁州呵呵了一聲沒說話。

「哎,人帥沒辦法。」烏海摸了摸小鬍子,嘆氣道。

袁州則沉默不說話,全當沒有這個人。

倒是烏海說了好一會後才指著院子里打開的後門問道:「那就是麵湯的媳婦吧。」

因為昨晚麵湯和米飯陪著袁州一起熬夜,是以他今天也給他們兩個加了個餐,現在就正在院門口吃著呢。

烏海指著的就是土黃色的米飯問的。

「嗯,她叫米飯。」袁州點頭。

「叫什麼?」烏海表示他沒聽清。

「米飯,正好和麵湯相配。」袁州淡淡的說道。

「你取的名字吧。」烏海肯定的說道。

「當然。」袁州一臉驕傲的點頭。

「我還順便把麵湯和米飯孩子的名字取了。」袁州繼續道。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深沉的說道。

「可能是因為你熬夜被發現,會被你妹妹打死。」袁州自然的接話。

「……」烏海瞬間無語。

「說回名字,麵湯和米飯的孩子我準備叫米湯。」袁州見烏海不說話了,又轉回來說道。

「呵呵,一家子和吃脫不了關係了。」烏海道。

「當然,人生在世不就是吃喝二字嘛。」袁州下意識的說道。

「對,只有吃喝。」烏海應道。

說完這句話,兩人沉默了一會後烏海才開口:「說起來麵湯同意這樣名字嗎?」

「麵湯很高興,米飯也很高興。」袁州點頭,認真的說道。

「是吧,米飯。」說完袁州轉頭沖著米飯大聲道。

正在低頭吃飯的米飯抬頭看著袁州嗚嗚了兩聲。

「看起來很高興。」袁州肯定道。

「你高興就好。」烏海看著明顯快趴地上的麵湯,一臉深沉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