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湯泡飯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湯泡飯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23 16:28  字數:2424

袁州原本就打算雕刻水滸一百零八將,因為這個既耳熟能詳,又有藍本。

並且數量多又能成套,這樣就算保質期不長,但應該也能拍出一個不錯的價格,畢竟他的雕工是非常精緻的。

也就是因為數量多,袁州才決定花費兩天時間完成的。

不過現在,袁州決定必須今天完成。

「做一個梁山用來安置這一百零八位。」袁州拿起刀,然後在腦海里構思起來。

袁州使用的神跡菜刀比之普通的菜刀還要大些,和手上的胡蘿卜比起來簡直就是超級大塊頭。

是以,一會雕刻的時候,袁州勢必是不能用全部的刀刃去雕刻的,畢竟這蘿卜還沒刀刃長。

「呼。」袁州吐出一口氣,然後拿起清洗乾淨的蘿卜開始雕刻。

這手指粗細的蘿卜外皮是紫紅色,「唰」第一刀下去後露出了裡面胭脂紅的蘿卜肉。

緊接著就是「唰唰唰」連成一片的菜刀的揮舞的聲音。

在袁州靜心雕刻的時候,麵湯和他的女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一人一邊爬在袁州兩邊。

而袁州則毫無所覺,右手菜刀飛舞,左手隨著刀而不斷的調整蘿卜的角度。

很快,袁州的腳邊就落了一地的胡蘿卜屑。

沉下心雕刻的袁州一點不覺得時間的流逝,突然袁州的手機響起刺耳的鈴聲。

「叮鈴鈴,叮鈴鈴。」手機在袁州的身上響起。

「嗯?電話?」袁州放下刀,摸出手機看了看。

「原來是鬧鐘,這個時間該準備晚餐食材了。」袁州喃喃自語卻沒有起身,而是又重新調整了時間後,直接把手機又放回了懷裡。

是的,袁州設置了每天的鬧鐘,以便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晚餐的食材準備時間。

而今天雖然歇業,但袁州明顯忘記了關上這鬧鐘,這才有了這個鬧鈴聲提醒。

重新設定了鬧鐘後,袁州又繼續投入雕刻,等到天色都完全暗下來的時候,小店裡廚房的燈光慢慢的透過門,直接照射到門口。

明亮的燈光透出門外,照在袁州認真雕刻的身影上,讓袁州沒有被黑夜困擾。

顯然這是系統的引過來的燈光。

而袁州一直安然的雕刻著,就這樣認真的雕刻著,完全忘記了時間,也忘記了他今天差不多算是什麼都沒吃。

就這樣一直雕刻到了凌晨四點半,袁州才算完成這一整幅一百零八的雕刻,包括安置他們棲身的梁山,也完成了。

這期間,除了去開火炒了個炒飯,然後送到垃圾站外,袁州連廁所都沒去過,就那麼坐在椅子上雕刻了十幾個小時。

「這就好了?」袁州有些愣。

袁州雕刻的成品有一臂高,其中每個人都在這個一臂高的山頭,人物大約有兩個指節的大小。

整個山頭呈現紫紅的顏色,人物栩栩如生,每個人的神態各不相同。

有的怒目而視,有的奮起反抗,有的貓腰矮身躲著,有的伏在船尾,還有彎弓而射的人物。

是的,這是一副正在被屠殺,或者說是在反抗的水泊梁山圖。

就只是看著這幅雕刻就能感受到這上面人物的緊張以及危急,很是形神具備。

「汪汪」就在袁州對著雕刻發獃的時候,麵湯直起身叫喚了兩聲。

麵湯的聲音清亮,在漆黑的凌晨格外清晰,這一下子就驚醒了袁州。

「麵湯,是你啊。」袁州一低頭就看見正看著他的麵湯。

「汪」另一邊有個更輕的叫喚傳來,袁州轉頭,原來是麵湯的那個小女盆友。

她正趴在袁州的另一邊,兩隻狗就這樣一左一右的趴在他的腳邊。

「謝謝,謝謝你們倆。」袁州對著麵湯和她女盆友認真的說道。

「汪汪」麵湯這次叫喚的時候是沖著袁州身後的大門的。

這意思就很明顯了,這是讓袁州去休息呢。

「謝謝麵湯。」袁州輕聲道。

「乒乒乓乓」袁州搬動了雕刻用的桌椅,然後蹲下身左右看了看。

「說起來,麵湯這是你媳婦對。」袁州指著土黃色,看起來像是土狗和絲毛狗雜交的小狗道。

袁州這麼問,麵湯到好像是聽懂了,又汪了一聲。

「你這麼叫喚,那就是對了,那麼她都和你在一起這麼久了,要不我給她也取個名字?」袁州興緻勃勃的說道。

「汪汪汪」麵湯一陣急促的叫喚傳來,在那裡面的急切在寂靜的黑夜裡清晰可聞。

麵湯急切,而另一邊的土黃色小狗卻不得其解,歪頭看看麵湯又看看袁州,看起來不明白這一人一狗在商量什麼。

「看來麵湯你也很期待。」袁州臉上的表情越加柔和起來。

「嗚汪,汪汪汪汪汪。」麵湯整個身子站起來,四肢蹬在地上,脊背弓起,看起來很是兇惡。

麵湯這發怒的樣子袁州毫無所覺,但土黃色小狗卻緊張的站起身,左右看看,很是警惕的模樣,看樣子是以為有什麼危險來了。

總得來說,泰迪發怒也是很可怕的,畢竟泰迪雖小,但他們以前也是獵犬。

然而袁州完全沒理解麵湯的意思,反而道:「知道麵湯你著急,不過我名字已經起好了。」

袁州自信滿滿的對著麵湯說道,這次不等麵湯叫喚,袁州就接著開口了。

「就叫米飯,這個名字怎麼樣。」袁州一臉得意的說道。

「汪嗚」麵湯哀鳴一聲,然後趴了回去不動彈了。

「好聽吧,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見麵湯趴著不動,袁州得意的說道。

「嗚」麵湯喉嚨里發出輕聲的嗚咽,也不抬頭,這是想裝死呢。

然而袁州卻不理會麵湯了,而是轉頭對著土黃色小狗鄭重開口了:「以後你就叫米飯了。」

土黃色小狗好像有些不明白,烏溜溜的眼睛看著袁州沒動。

「米飯,你的名字,米飯。」袁州重複的對著土黃色小狗說道。

直到袁州說了五遍,土黃色小狗才好似明白過來,聲音清脆的汪了一聲。

「米飯真聰明,這就是你的名字了,米飯。」袁州讚許的點頭,露出一個溫和的表情。

而另一邊趴著的麵湯直接用兩個前爪捂住了腦袋,看來是打算眼不見為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