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借廚房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借廚房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22 00:18  字數:2570

聽到凌老爺子的話,袁州哽了一下,沒說話。

好一會後,袁州才開口:「能借用一下廚房嗎?」

「可以,去吧,就在那裡。」凌老爺子指著左手邊道。

「好的,謝謝。」袁州點頭致謝。

凌老爺子搖了搖頭,而凌宏則是在自己披麻戴孝,就像一個真正的親孫子一般。

而同來的殷雅、姜嫦曦和烏海則安靜的給自己手臂繫上白布,表示是親友。

袁州安靜的在廚房做菜,先是熬了一鍋粥,然後再開始做其他的菜品。

「大清早的喝點粥好,雖然沒有雪菜,但我做點別的下飯菜,而且還是賈大爺你沒吃過的。」袁州默默說道。

「這回鍋肉也不錯。」袁州想起凌宏請客的時候,賈大爺對回鍋肉的情有獨鍾,又開始做起了肉。

廚房裡的食材很豐富,很多,多到足夠袁州把賈大爺曾經在店裡點過的菜都做了一遍。

有賈大爺愛吃常常點的蛋炒飯、回鍋肉,還有的賈大爺難得點的,甚至還有一份賈大爺沒來得及點的東坡肘子。

菜滿滿的堆了一桌子,袁州手腳不停,背後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濕,但還是沒停下來的意思。

就那麼一直做著菜。

直到凌老爺子過來叫人,袁州才恍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走了,送賈班長上山。」凌老爺子看著滿滿當當堆著一盤盤菜的廚房,輕聲道。

「嗯。」袁州點頭,打開水龍頭,認真的洗手。

「食盒子都在柜子里。」凌老爺子指了指廚房的另一面,那裡有著一整面的櫥櫃。

「好。」袁州應聲,然後走過去打開櫥櫃。

果然裡面放著的是各種各樣的食盒,很多。

食盒上面很乾凈,一絲灰塵都沒有,想來是經常擦拭的,但袁州還是認真的每拿出一個就擦拭一遍,從裡到外的擦拭一遍。

擦完,然後袁州把一盤菜裝進去,一盤盤熱氣騰騰的菜品裝進食盒,不一會袁州的腳邊就堆上七八個六層食盒,個個精緻漂亮。

「賈班長怕是難得一次吃到這麼多好吃的。」凌老爺子道。

「嗯,是第一次。」袁州道。

「老子這裡的食盒可都是給他了,這食盒漂亮吧。」凌老爺子滿是皺紋的臉上嚴肅的問道。

「好看。」袁州道。

「那是自然的,肯定好看。」凌老爺子絮叨道。

等到袁州裝完,站在門口的殷雅和姜嫦曦這才走進廚房。

「我們來拎出去。」殷雅道。

「好。」袁州點頭,沒拒絕。

地上的六層食盒一共裝了十二個,袁州一個人自然是沒辦法都拿出去的。

就在加上殷雅和姜嫦曦,三人都搬了兩趟才拿到靈堂。

靈堂里凌宏在火盆里燒著紙錢,而烏海則看著那副年輕的過分的遺像在發獃,他和老爺子的關係不至於有多好,但也絕對不差。

因為要靈感,烏海經常會蹭故事,聽老爺子講,現在烏海接受不了,從看到遺像開始,口中的話,從槍斃小偷,變成了「明明前幾天還是好好的,還是好好的」。

「到時間該走了。」凌老爺子出聲道。

等凌老爺子這話一說完,門外湧進來許多人,有抬棺材的匠人,還有前面領路的人。

而凌宏則抱著賈大爺的遺像走在棺材的前面,隨著抬棺材的匠人和領路人的話,走幾步然後跪下,這樣出了別墅的大門。

「賈班長,我讓凌宏這小子給你送行,他雖然年輕不著調,但也是個好孩子,你沒有後代,他就是你的後代,我知道你喜歡他。」凌老爺子看著凌宏跪出大門,心道。

大門外面停著靈車,匠人們齊心協力的送人上了車,然後再自己上去。

也許是在郊區的原因,車子開的很快,而袁州做好的食盒則是每人都拎著的。

速度很快,但也開了將近一個小時,那是一個更加偏僻的地方,山水並不太好,山不高,還能隱約看到有另一些的墳包,樹也不多。

「這是賈班長自己看好的墳地,他說就喜歡這裡,安靜。」凌老爺子看了看周圍道。

凌老爺子也不要人扶,就那麼拄著拐杖一步步自己走上山。

其實凌老爺子沒說的是,這裡的地方是賈大爺以前的家鄉,所以他才要葬在這裡。

凌老爺子走的慢,姜嫦曦默默配著,而殷雅則拎著一個食盒跟在袁州的身邊。

其他的食盒先放到了山腳下。

「我自己拿上去。」袁州阻止了跟隨來照顧凌老爺子的保姆和醫生道。

袁州每次兩個食盒,除了殷雅幫忙提的一個之外,還往山下跑了六趟,而殷雅每次都陪著袁州一起。

等到袁州的食盒擺在墓地旁的時候,凌老爺子也一個人上來了。

匠人們把封好的棺材往裡送,等到棺材的末尾都送進了那個小黑洞里後,領頭的匠人開始叫人往裡面扔硬幣。

凌老爺子帶頭,然後六人每人扔了一把硬幣,期間領頭人還說了些吉利話。

而這些話本是說給賈大爺的後輩用來保佑他們的,而現在沒有後輩,所以領頭人改了改變成了給賈大爺朋友。

說完後,凌宏還是在那裡默默的燒紙,而袁州開始打開食盒,往外一樣樣的擺菜。

「我來幫忙。」殷雅想要上前幫忙。

「別去,讓他自己來。」姜嫦曦拉住殷雅的胳膊,然後道。

「好。」殷雅看了看袁州又看了看姜嫦曦,然後停下了腳步。

倒是凌老爺子默默的盯著正在封墳的匠人,好一會才開口:「這都是賈班長吃過的菜吧。」

「嗯。」袁州點頭,然後繼續擺菜。

「賈班長是好樣的,雖然不在戰場,但也是英勇的。」凌老爺子突然道。

「就是還是衝動,憑著一腔熱血就上了,還當自己是年輕小夥子呢。」凌老爺子道。

「要是稍稍讓讓也不至於現在在這裡了。」

「這老傢伙他媽的還跟老子比帥,老子現在就比你帥多了。」凌老爺子說著說著變成了咒罵。

但這時候沒人開口。

「你去給這老傢伙磕個頭,然後再走。」凌老爺子眼睛紅著,指著凌宏道。

凌宏沒說話,然後起身結結實實的磕了一個頭,然後站著。

「走了,等這老傢伙老班長一個人當他的班長。」說著凌老爺子轉身就走。

邊走還邊不滿的說著話:「賈班長你說說你,你倒是走的乾脆,還給我留那麼大一個爛攤子,還交代我必須去找,你說說你……」

山上沒風,但後面的話,袁州卻沒有聽清,幾人慢慢的走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