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末班車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末班車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18 00:34  字數:2463

晚餐時間接近末尾,凌宏幾人都已經離開後,賈大爺順著最後幾人走了進來。

「今天老頭子我可是來的晚了,我那便宜孫子是不是已經走了?」賈大爺手上拎著個布袋,一進門就笑眯眯的問道。

是的,應凌老爺子的要求,凌宏現在是心甘情願的叫賈大爺做爺爺了,平時也恭敬的很。

「賈大爺,凌大哥走了好一會了。」周佳道。

「也是,這小子肯定又偷摸著玩去了。」賈大爺搖頭晃腦的說道。

周佳笑了笑沒接話,倒是一旁的程技師開口了。

「大爺,您今天怎麼那麼晚。」程技師道。

「應人的要求去拿了點東西,這可是好東西。」賈大爺晃了晃手上的布袋,一臉神秘的說道。

「是什麼?」程技師和周佳異口同聲的問道。

「袁小老闆,也給你帶了一份。」賈大爺笑眯眯的沒回答,而是對著袁州開口道。

「給我帶了?」袁州好奇的看向賈大爺。

「可不是,這東西咱們這裡沒有,但那裡的可好吃,老頭子我也是以前吃過。」賈大爺邊說邊坐下。

「肯定是好東西。」袁州語氣溫和道。

「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咱們這裡不常見,你看看認識不?」賈大爺拉開布袋子給袁州看。

布袋子是灰色的,裡面還裹著塑料袋,想來是防水的,因為裡面是一小袋子的看起來像鹹菜的,切好的小菜。

「認出沒有?」賈大爺看著袁州問道。

「雪菜。」袁州道。

「果然就沒有袁小老闆不認識的,佳佳給我來碗泡飯,今天就著雪菜吃。」賈大爺倒是不在意袁州一口道出這菜名,而是直接開始點餐。

「好的,賈大爺稍等。」周佳點頭。

「這是給你的,就這麼一小份多了可沒有。」賈大爺從布袋裡拿出另外一個小袋子裝好的雪菜遞給袁州。

「謝謝。」袁州接之前洗了洗手上的油煙,然後才雙手接過。

「客氣什麼,你嘗嘗,這東西早上配粥或者泡飯才好吃。」賈大爺道。

「嗯,下次您一起來喝點粥。」袁州順勢道。

「那感情好。」賈大爺倒是沒推辭,直接就應下了。

「我放樓上去。」袁州對著賈大爺道。

賈大爺點了點頭,然後袁州又對著剩下的食客道:「各位,我上樓放下禮物,請稍等。」

「去吧,反正我還沒點餐呢。」食客紛紛擺手表示不介意。

然後袁州這才拿著雪菜快速上樓,放進了自己的房間。

等袁州下樓後,立刻再次投入廚房認真的做菜,並且速度再次加快,當然手藝是沒有下降的。

「這雪菜下飯真是沒得說,就是飯少了。」賈大爺邊吃邊說。

「賈大爺你這話就不對了。」邊上一個帶漁夫帽,看起來有些猥瑣的男人,一臉義正言辭的開口了。

「咋了?」賈大爺一臉莫名。

「袁老闆店裡哪裡是飯少,明明連菜也不多。」這人拉過自己空空如也的盤子,鏗鏘有力的說道。

「哈哈,對對對,就沒有多的。」賈大爺立刻笑了。

「就是太少了,賈大爺最近的直播怎麼樣。」這人點頭然後問道。

「挺好的,那些個觀眾還挺喜歡老頭子我的。」賈大爺一臉自豪的說道。

「要我說您也可以在直播的時候說說話,老是那麼蹬著三輪不說話怕關注下降。」漁夫帽的小伙建議道。

「對,賈大爺您的故事說的那是真好,要是直播的時候說肯定還能再漲一波關注呢。」邊上有個小姑娘立刻附喝道。

「那可不用,大家就是喜歡安安靜靜的看看,我要是說話反倒不美了。」賈大爺一臉懂行的說道。

「這麼說也是。」幾人聽了賈大爺的話若有所思也不勸了。

等賈大爺吃完晚餐,小店的營業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就是袁州上樓耽誤的兩分鐘袁州也是補回來了的。

所以今天是八點過兩分才算晚餐時間結束的。

晚餐時間結束沒多久就是酒館的時間了,最近天氣晴好,袁州都有許久沒擺攤了。

不過愛酒如陳維是更加希望袁州什麼時候能一起就好了,那時候就可以喝酒擼串,那才是人生一大樂趣。

當然,關於這點袁州是知道的,但現在他確實還沒這個精力,也就只能無視陳維的建議了。

酒館因為有了啤酒後熱鬧了許多,但大家都很默契並沒有打擾在櫃檯寫作業的申敏。

是的,申敏還是老樣子,一到小店先收拾,然後就是前期端下酒,做完後就直接在櫃檯上寫作業。

申敏雖然不是很聰明,但卻很努力,每天都在學習不同的知識,有時候是專業課的內容,有時候是一些聽力英語,就連每天來店裡的公交車上都會小聲的背著課文或者練習英語發音。

並且這個發音還是殷雅教的,是的,申敏有時候會請教姜嫦曦或者殷雅、婉姐他們。

而其中殷雅的英語說得最為標準流利,是以這練習的方法也是她教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酒館熱鬧非凡,而小店裡的袁州則思考著任務的事情。

而在蓉城的另一邊也有人說到了袁州小店,準確的說是說道了小店的人。

「老張,今天你是末班車吧。」一個一臉嚴肅,身材很瘦的中年男人走到公交車總站調度室。

「怎麼老嚴?又是那個事情?」被叫老張的人他身材和老嚴正相反,他長得白白胖胖的就像是發福了包子,臉上看起來都油光光的。

「嗯,你十二點正好到桃溪路站。」老嚴點頭,也不和他客氣,直接說道。

「知道了,那小姑娘也是天天那麼晚。」老張揮了揮手表示明白。

「人家勤工儉學,要是我兒子這麼聽話天天去接他都成。」老嚴一臉認真的說道。

「誰說不是,我家那小子就沒有省心的時候,二十多的人了連個像樣的工作都找不到。」老張嘆氣。

「你說我讓他去袁老闆那裡學學手藝能成不?」老張突發奇想道。

老嚴鄙視的看了眼老張沒說話。

「學不了做個臨時工也成啊,至少能有口飯吃。」老張顯然也認識道了自己的異想天開,吶吶的說道。

「行了吧,時間要晚了,快去開車。」老嚴沒回話,催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