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袁州是大家的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袁州是大家的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15 00:35  字數:2436

金明一切都是以袁州為主,畢竟他丟下手上的工作趕過來,不就是為了來袁老闆出氣?

正所謂袁州的一雙五姑娘,是他自己的,但袁州卻是大家的。

從來了這麼多人來看,金明這個想法,也是大家的想法,而大家裡面,自然包括烏海。

「對啊,袁老闆這人是在咱們店裡用的假錢?」烏海終於找到機會插話。

「不是,不過你怎麼來了。」袁州先是搖頭,然後奇怪的看著烏海,畢竟烏海可不是律師或者法律相關專業的。

「是這樣的,我們一接到袁先生的信息立刻就開始找尋你的方位,而烏海烏先生出了很大的力氣,所以我們才來的這麼快。」金明笑著解釋,一語帶過了他們幾十人找到這裡的事情。

「沒想到烏不要臉還會找人,難道路痴這病好了?」袁州心裡暗暗吐槽。

一老一少兩個警察,盡忠職守的看著精英男,也沒插話,一群大神說話,他們插什麼話?

待眾人都討論差不多了,年長的警察這才出言詢問事情經過

「他故意用假幣在大爺那裡買無花果,大爺是桑葚果醬的供貨商。」袁州老實敘述,沒有添油加醋。

「卧槽,就是那個我只有一瓶的桑葚果醬?」烏海摸著小鬍子,嚴肅的看著精英男。

「嗯。」袁州點了點頭。

烏海怒上心頭:「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拖下去打一頓。」

當著警察面前這樣說,估計也就只有烏不要臉了,當然烏海也沒有輕舉妄動,只是好像餓狼一樣盯著精英男。

他覺得,他之所以只有一瓶桑葚果醬,一定就是眼前這個人模狗樣的傢伙害的。

精英男慫了,開口語無倫次的解釋,一會說假幣不是他的,一會又說他不知道那是假幣。

「好的,我大概知道情況了,那麼袁先生想要達到什麼樣的效果呢?」金明再問。

之前是問,想怎麼處理這件事,現在是問想要達成什麼效果,兩話看上去差不多,區別就大了。

袁州沉思一番。

「是負上法律責任,還是其他。」邊上犯罪學的男人開口,目光灼灼的看著精英男。

「我認為他已經擾亂了公共治安,讓我對這條街道的安全產生了懷疑。」巴黎留學生更狠,只聽他繼續道:「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他造成了小範圍的社會恐慌。」

精英男被眾人的眼神給嚇到了,還有那些話,社會恐慌是什麼?!

一老一少兩個警察互相對視一眼,頭皮都有點發麻,讀書人真的是太狠了。

「不用其他,故意使用假錢,該負責的,就一定要負責,麻煩各位了。」袁州客氣道。

「客氣什麼,袁老闆你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這話不用金明說,大家直接異口同聲的就開口了。

兩個警察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暗自感嘆,都說袁州是十分遵守規矩的人,現在看來不止是在廚藝上,生活中也是。

「袁老闆以後有什麼事,就在群里說一聲。」

「沒錯,最好是發個定位。」

「我們這些吃貨,雖然別的本事沒有,但幫袁老闆撐撐場子是沒問題的。」

……

袁州小店對於烏海來說是食堂,對於魏薇來說,是和父親一起吃飯的地方。

而還有對於姜嫦曦,則是她解悶的地方,至於凌宏,是他無意識都會走來的地方。

還有很多食客,或許袁州小店並不意味著什麼,但就是因為這些食客,店鋪不同了。

就好像袁州在回答一個採訪時說的那樣,小店之所以人氣高,之所以特殊,他的廚藝只是一個引子,更多的是,有這些食客。

袁州突然想到什麼,又補了一句:「對了,另外查查他有沒有什麼案底,如果有,就屬於再犯,更加要嚴懲。」

眾人拾柴火焰高,特別來的人還都和法律沾邊,所以解決起來特別快速,有去社區街道調取監控錄像,有幫助警察問話的等等。

經過這次之後,精英男再也不敢使用假鈔什麼的,這被眾人圍住,就像是案板上任人宰割的感覺,再也不想有了。

「如果可以,不要去叨嘮老爺子,他也挺累的。」袁州道。

警察有些為難,年輕的道:「袁老闆這個可能有點麻煩,畢竟這假鈔交易,並不是直接針對你,那位老爺子是關鍵樞紐,我們需要問些問題。」

「哦,是我想多了。」袁州點頭,沒有難為警察。

「袁老闆放心,我們知道怎麼做。」老警察道:「我們不會太打擾,只是隨便問兩個問題。」

「那謝謝了,謝謝。」袁州道謝。

事情解決,圍觀的小夥伴散開了,袁州一個個道謝趕過來幫忙的。

多數人,都擺了擺手,說不用,反正也沒有幫上什麼忙。

在微信上發個消息就都來了,看來更要提升廚藝,回饋食客了,袁州心道。

「那袁老闆我們先回警局了,有消息了,我會告訴你的。」老警察招呼了一聲。

事情很清楚,所以一老一少兩警察帶著精英男,和袁州說了一聲,就離開了。

「麻煩三金你跑一趟了。」袁州道。

剛才跑上跑下,金明最操心了,所以袁州待金明忙完之後特意道謝。

「袁老闆你真的要謝我,就記得讓他們叫我四金。」金明道。

金明不算常來,一共只來過小店六次,只不過讓人印象深刻,在店內自己給自己取了個外號,叫三金。

年少多金,然後名中有金,最後喜歡金色。

袁州問:「又多了一金是什麼?」

金明神秘的笑了笑:「不能說,不能說,反正袁老闆幫這個忙就行了。」

「行,我一定說,你叫四金。」袁州鄭重點頭。

袁州也要回店了,不過走到半路,身後的金明又叫住了他。

他道:「請問一件事。」

「什麼事?」袁州轉頭看著金明。

「袁老闆你料理的地方,是不是就店裡我們看得見的那一塊?」金明問。

袁州皺眉,不太明白為什麼這樣問,但還是回答:「是的,店是開放廚房,都能看見。」

金明聞言就開心了,立刻道:「那就好了,我發現一道米百做,袁老闆你可能沒有工具完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