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千軍萬馬來相見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千軍萬馬來相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14 00:18  字數:2463

這群人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沖著袁州和精英男來的,是以立刻精英男就有些慫了,掙扎的更厲害。

「喂喂喂,差不多行了,我還有事。」精英男也顧不得手臂像要被折斷的疼痛了,劇烈的掙紮起來。

袁州果斷回答:「不放。」

「快放開,你這樣是限制我人生自由,犯法的。」精英男開始威脅。

「還是不放。」袁州眼神嚴肅,手上毫無放鬆。

「多管閑事,我***。」精英男有些氣急敗壞,開口大罵了,但所罵的內容,被袁州主動消音了。

「就是不放。」油鹽不進,說的就是袁州了。

這下就只看見精英男不停的掙扎,而袁州按著他的手臂紋絲不動,急的精英男額頭的汗水都出來了。

一兩分鐘的過後,人已經全部圍過來了,而這時候充分體現了國人愛看熱鬧的心理。

就在警察、烏海、和精英打扮的男男女女圍住袁州和精英男兩人的時候,外層還圍住了一圈看熱鬧的人。

這群人圍攏後,警察和烏海都還沒來得及說話,其中一個頭髮梳的一絲不苟,身上穿著灰色西裝的中年男人首先開口了。

「袁老闆好,我是畢業於華夏人民大學法學專業,從事刑事辯護的一級律師金明,聽說您需要律師的幫助,希望沒有來晚。」灰西裝名叫金明的男人認真的說道。

「我也是,我是二級律師,畢業於華夏政法大學的法學專業,現在主要從事經濟糾紛,叫劉洋,袁老闆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我的。」這劉洋年輕一些,但看起來也有三十多歲了。

「畢業於復旦大學法學專業,主要從事合同糾紛、財產分割這個方向,找我也可以。」

「北師大畢業的,不過還是實習,但我也可以幫忙的。」

「巴黎高等師範學院國際法專業的,希望能幫到袁老闆你。」

「我是馬里蘭大學帕克分校的,學習方向是犯罪學的,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這些人七嘴八舌的介紹著自己,一時之間場面非常壯觀。

沒錯,來的這一群人基本全部都是律師,甚至其中還有專門學習犯罪學、犯罪心理學的人才。

這一介紹不光是袁州有些發愣沒說話,就是警察都忍不住驚疑不定的看了看這群人又看了看袁州。

甚至在心裡想是不是要呼叫支援,因為這看起來不像是個一百塊假錢的事情的樣子,這尼瑪難道是什麼國際走私大案?

這陣勢,這陣容。

是的,這兩個一老一少的警察,也是認識袁州的,畢竟他們就負責處理桃溪路這一片的警務,自然認識大名鼎鼎,一個人拉動一個區GDP的男人。

是以,他們兩人來的時候都很謹慎的,幾乎是一接到報警電話,就立刻從治安亭中趕來,整個過程絕對不超過五分鐘。

只是看現在這情況,好像得更加謹慎才行,一老一少兩個警察對視一眼,沒開口。

至於精英男已經嚇的有些腳發軟。

「什麼情況,我只是用了一百假錢,這是什麼陣仗。」精英男苦著臉,現在也不敢掙扎了。

一時之間場面安靜了一下,這時候袁州才開口說話。

「嗯,謝謝。」袁州點頭致謝。

袁州這一聲謝謝,頓時來的人都笑了笑表示不用客氣,其中金明最先開口。

「不用客氣袁老闆,關於使用假幣可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第四十二條:購買偽造、變造的人民幣或者明知是偽造、變造的人民幣而持有、使用,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情節輕微的,由公安機關處十五日以下拘留、五千元以下罰款。」一級律師金明語氣輕鬆的說出了一大堆的法律條文。

直到聽到金明的話,這兩個警察才反應過來這是違法事件應該先問情況,老一點的警察開口:「兩位誰報的警,先登記一下。」

「我!我報的警。」袁州轉頭,認真的看著警察說道。

「好,身份證拿出來登記一下,你也要登記。」老警察點頭,然後對著精英男公事公辦的說道。

「好的。」袁州摸出自己的身份證遞了過去。

在警察開口後,袁州就已經放開了精英男,這時候他也不敢跑了。

「等等,既然警察來了我也要報警。」精英男說話的時候惡狠狠的看了眼袁州。

「好,一個個來。」老警察非常有經驗的說道,同時拿起記錄本繼續填寫兩人的信息。

「現在你先說說是什麼事情。」老警察填寫資料的時候,年輕一些的走到袁州面前問道。

「袁先生,請說一下事情經過。」年輕警員開口問道。

袁州還沒開口,精英男擠了上來,首先開口了。

「我先來我先來,我要報警他打我。」精英男伸出被抓過的手臂,一臉氣憤,惡人先告狀。

精英男想得很簡單,那就是準備無理攪三分,一會才好脫身,並且這樣還能噁心噁心袁州,也挺好的。

「根據《刑法》誹謗罪,是指故意捏造並散布虛構的事實,足以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情節嚴重的行為。」袁州和警察都還沒開口,金明直接開口硬懟。

「而犯本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金明現在完全把自己當成袁州律師了,很是盡職盡責。

「咳,一個個來,還沒輪到你,著什麼急。」年輕警員聽到這些法律條文都有些頭大,然後皺眉嚴厲的看著精英男道。

「我有證據。」精英男撩開自己衣袖,在他看來,袁州那麼用力,手上肯定是有淤青的。

但撩開衣袖的他傻眼了,袁州剛才猶如鐵鏈鎖住的地方,不要說淤青了,就連紅腫都沒有,只有一點點紅印。

可就這一點點紅印算什麼?警察也仔細看了看,抬頭看著精英男。

警察詢問:「證據在什麼地方?」

袁州見狀,默默笑了笑:「少年那是手三里,很疼,但不會青腫。」

當然這些袁州是不會說出來的。

精英男手足無措,被團團圍住,感覺孤立無援。

「警察先生請稍等。」這時候金明走到邊上,先行開口了。

「好。」年輕警察點了點頭。

「袁先生,請問您想怎麼處理這事?」金明這一開口,邊上的男男女女都開始盯著袁州和精英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