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一支穿雲箭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一支穿雲箭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13 03:53  字數:2485

人的極限是逼出來,比如平時袁州晨跑的時候,速度絕無現在這樣快。

但這時,關係到一百塊的事情,袁州速度那叫一個快,用一句俗話來說,猶如離弦利箭,化作一道黑影,朝著那精英男奔去。

袁州視力是非常好的,嚴格來說是五官都異常靈敏,但若是其他物件,這個距離袁州還不一定能認出真假。

但錢就不說了,他的角度,一眼就能看出精英男手上那張錢是第七版滇省那邊出的假錢,就是這麼自信,這麼篤定。

「等等。」袁州一聲厲喝,聲音清亮。

袁州準確的叫住了精英男,精英男聞聲轉頭,奇怪的看著袁州,後者掏出錢。

「這個錢是你給的?」袁州話語雖是疑問句,但卻是用很肯定的口吻講出來的。

精英男應該差不多三十歲左右,西裝革履,看穿著打扮也是中管階層,所以袁州先要弄清楚,此人是故意為之,還是自己也沒發現。

「可能也許大概吧。」精英男臉色不變,語氣模稜兩可的。

袁州舉著假鈔,道:「這張錢是假的,你剛才用的這張錢在一個大爺那裡買了無花果。」

「先不說這張錢是不是我的,但交易都要當場說清楚,你現在事後找我,這件事和你有關?」精英男道。

精英男的語氣帶著一種有恃無恐和賴皮。

聽到精英男這話,袁州臉上萌生怒氣,因為這就代表,精英男這張百元假鈔,是故意拿來買老大爺的無花果的。

也是故意,欺負老人眼神不好,或者是戒心低。

並且,精英男話語中,還有一種就算是我,你又能拿我怎麼樣的無賴。

袁州是清楚的,對那個賣無花果的老大爺來說,這幾乎就是他們家的主要收入了,他還要養小孫女讀書,一百塊對於他們家庭來說,那真的不是小數目。

而對於眼前的這個精英男,即使身上的那身皮,是門面。但對於有手有腳,還年輕的精英男,這一百塊算什麼,算一個樂子,或者說是其中一筆收入?

亦或是其他。

無論是那種,都很讓袁州憤怒了。

「那是我爺爺,你說關不關我事。」袁州直接懟了回去。

這話一說,精英男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袁州,然後才用一種你騙人的語氣開口道:「我認識你,你是袁州袁老闆,開店的,根本沒有家人,哪裡來的爺爺。」

袁州太出名了,別的地方也許不一定能這麼快認出袁州,但這是在桃溪路的周邊,找出幾個不認識袁州的還真的很少。

這不,精英男就很清楚明白的認識袁州,並且還知道袁州身世的大眾版,那就是不靠父母自立自強的當代青年形象。

「呵,大爺孤身一身,那就是我爺爺,我們的關係還得給你報備不成。」袁州臉上扯出一抹冷笑,看起來表情極冷。

「那也和我無關,這錢又不能說話,怎麼能說是我的。」精英男頓了頓,然後繼續耍無賴。

「你可能不知道,前段時間,因為桃溪路繁華起來後,這裡每條街道都安裝了天眼。」袁州道。

「額……」精英男眉頭皺了起來,正準備說話就被袁州打斷了。

「不巧的是剛剛大爺擺攤的地方頭上正上方就有個天眼,想必你剛剛用假錢的嘴臉是拍的很清楚的。」袁州冷靜又肯定的說道。

「哼,懶得和你說,我先走了。」話沒說完,精英男轉身就要走。

開玩笑,蓉城乃至全國那麼大,就是拍到又怎麼樣,現在人一走,哪裡還能找的回來,哪怕使用假幣是違法的,但這一時半會的可抓不住他。

是以,精英男想都沒想直接轉身就準備走。

然而,袁州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精英男的手臂,而大拇指正正按在前臂背面橈側,這個位置叫手三里,乃是手上最疼的穴位。

而袁州這一下既快又准,還特別用力,所以只這一下,精英男立刻驚叫出聲。

「嘶,疼疼疼,你幹什麼。」精英男疼的臉都扭曲了,轉頭怒瞪袁州。

「我是廚師。」袁州臉色不變,淡淡的說道。

「誰TM不知道你是廚師,你抓著老子幹什麼。」精英男使勁往回拖自己的手,然而根本使不上力氣不說,還越掙扎越疼。

「哦,你現在不能走,我是廚師清楚食材的承受力,所以,放心你手沒斷。」袁州這話就說的特別血腥了。

精英男一聽就有些驚疑的看了看袁州,見他拿出手機,又忍不住說話:「都說了,這錢不一定是我的,而且那又不是你親爺爺。」

「等著。」袁州眼神冷酷,一隻手拿著手機快速的打字。

是的,其實袁州就像他自己說的他只是個廚師,還真不會法律方面的知識,這正在群里求助呢。

這個群就是袁州小店群。

故意使用一百假幣需要負什麼樣的法律責任,群里有學法律,知道這事的嗎?納稅大戶—袁老闆

袁州在抓住精英男的時候就已經發出了這句話,但奇怪的是群里居然沒有人回答,一個都沒有,就連平時活躍的烏海、漫漫他們都沒有回答。

是以,現在袁州看著精英男的臉色更加冷了。

「嗯,這個時候還是報警,警察叔叔應該知道的。」袁州面無表情的想著,然後撥通的110的電話。

聽著袁州說自己的具體位置,以及遇到的事情,精英男內心是崩潰的。

「不是吧,袁州、袁老闆,一百塊而已用不著報警吧,你那店那麼黑一個炒飯都不止一百了,還計較這一百。」精英男道。

「蛋炒飯188一份。」袁州冷靜道。

「額……看,不止一百吧,你現在這樣等警察來了我還告你打人呢。」

「看看我這手都動不了了,肯定是骨折了,疼死了。」精英男指著自己的手臂說道。

精英男顯然有些怕警察,嘀嘀咕咕說個沒完還威脅起了袁州。

顯然,精英男是不敢對袁州動手的,畢竟袁州現在也是個名人,要是他先動手怎麼看都不划算。

然而就在袁州要說話的時候,突然一陣大量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傳來。

袁州轉頭一看,一群人向著兩人的方向走來了,前面走著的是穿警察制服的人,邊上還有很多西裝筆挺嚴肅幹練的男男女女。

粗略一看不下二三十人,其中就有沒回話的烏海,他很顯眼,穿著疑似睡衣的衣服正大步往袁州面前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