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交稅大戶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交稅大戶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12 00:17  字數:2463

回到店裡的袁州繼續研究廚藝、看書、時不時的調侃一下系統,等到酒館的營業時間結束,申敏收拾好,看這她上了最後一趟公交車後,袁州才回了樓上,準備休息。

「這公交車現在真是越來越準時了。」袁州撩開窗帘,看了一眼開走的公交車尾燈,感慨了一下。

是的,現在申敏一下班就能坐上那趟公交末班車回到學校,還是很安全的。

一夜安眠,袁州照例早起,然後洗漱完畢後進行鍛煉,而想一出是一出的烏海今天並沒有跟來。

「一個人跑步還是要輕快一些。」袁州抬眼看了看二樓烏海的家,心裡暗道。

只是剛剛想完,烏海就從樓梯口出現了。

「圓規早。」烏海抬手招呼了一聲,然後加入跑步隊伍。

「嗯。」袁州收起臉色,嚴肅的點頭,然後繼續跑步。

「烏海怕不是屬曹操的,這麼快就下來了。」袁州面無表情的在心裡吐槽。

還好,因為今天烏海下來的晚,兩人並沒有一起跑多久,等到早餐時間結束,袁州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並且是一個來自稅務局的電話。

「喂,你好,是袁州袁老闆嗎?」電話那頭是一個中年男音,溫和客氣。

「是的,您是?」袁州拿下電話看了看號碼,確實不認識,這才開口問道。

一般來說不認識的電話,袁州是不會接的,畢竟他現在很有名,總有一些奇怪的電話打過來,自從接過幾次毀三觀的電話後,袁州謹慎的多了。

但因為這個電話鍥而不捨的打了三次,而且電話號碼很是吉利,雖然是個座機,尾號卻是177,諧音就是要錢錢,就是這個讓袁州產生了接的興趣。

不過,袁州還是很謹慎,等著對面說話了,他才開口。

「袁老闆好,我是稅務局的林國立,就那次還討了袁老闆一杯龍井喝,記得不?」電話那頭立刻表明身份。

「記得,您有什麼事?」說人名也許袁州不記得,但賣慘求茶喝的袁州還是記得的。

畢竟現在店裡真正愛茶的就是老大爺、凌宏他爺爺,還有就是這個自稱稅務局上班的林國立了。

當然,三人當中這人是最少來吃飯的,兩個月一次的樣子,並且每次來都會湊點了茶葉蛋的食客面前聞聞香味。

順便在一臉幽怨的看著袁州,那幽怨的樣子比起烏海也不差什麼了。

是以,這林國立算起來沒來過幾次,但袁州對他印象還是比較深刻的。

「袁老闆記得我就好,今天是有好事找你呢。」林國立聲音笑眯眯的說道。

「您說。」袁州簡短道。

不怪袁州回答簡單,畢竟林國立介紹的他是稅務局的,而稅務局的好事?袁州表示他想都不敢想。

況且,袁州總有一種下一秒這林國立就要賣慘求茶喝的即視感。

「嘿嘿,是這樣的,去年川省的納稅大戶,我給你報上去了,今天就審批下來的。」林國立道。

「納稅大戶?」袁州有些疑惑。

說起納稅這事,袁州早就已經不自己去交了,而是每月由系統計算好了,然後直接網上申報就完了,方便快捷的很。

而為什麼是系統計算,這就是因為袁州一貫的勤儉節約和嚴肅謹慎了,畢竟請一個會計哪有系統計算的精準呢。

「可不是,到時候還有個證可以掛店裡呢,這都是為了咱們川省做出貢獻的企業才有的。」林國立連連點頭說道。

「是那種和營業執照差不多的嗎?」袁州難得說個語句長些的話。

「不一樣,那可不一樣,是個玻璃外邊包著金色外框的,樣子大氣又好看,上面還有納稅大戶這四個字。」林國立立刻道。

袁州沉默了一會,然後才道:「謝謝。」

「不客氣,袁老闆和我客氣什麼,這都是應該的。」林國立那場面話說的都是一套一套的。

聽得袁州只能默默點頭,大約五分鐘後,林國立終於再次說到了正事:「袁老闆你看這是個喜事吧,我雖然只是跑跑腿,動動筆,但也有功勞吧,那茶葉你看?」

「喝完了。」袁州想了想空空如也的錫盒,淡淡的說道。

「啊?這麼快?我就嘗過那麼一次,這也太可惜了。」林國立立刻在電話那頭長吁短嘆起來。

袁州默默聽了半響,直到林國立稍稍停頓,才開口道:「謝謝。」

「不客氣,應該的,那我不打擾袁老闆了,下午我給你把獎狀送你店裡來。」林國立聲音有氣無力的說道。

「麻煩了。」袁州道。

「真沒茶了?」林國立不死心的再次問道。

「沒了。」袁州肯定道。

「哦,那不打擾了,再見。」說完,林國立就掛斷了電話。

袁州舉著暗下屏幕的手機看了一會才自言自語道:「總覺得這人打電話來要茶的,其他事是附帶一提。」

「不過,納稅大戶?這個稱呼算是對我的肯定了。」袁州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我還是一個警民合作的良好市民,不知道有沒有良好市民獎,也可以頒一個給我。」袁州最近在看港劇,現在說話都有一股港劇味。

「等等,我掛哪裡好呢。」袁州回身看向小店。

袁州四下打量,然後盯著烏海的畫沉默了。

小店實在太小,因為菜單有部分在牆上的關係,袁州還曾經請人繪過一牆壁的荷花,花了錢的自然不能擋住。

另一邊則是櫻蝦牆景,那裡時常開啟,自然也不能擋住,而另一邊則是桌椅和花架。

「好像沒地方掛這個獎狀。」袁州摸著額頭,認真的思考著。

想來想去,袁州還是把目光瞄準了屋頂的位置。

「不然把烏海的畫換成納稅大戶好了。」袁州抬頭看著屋頂上的畫作,認真的思考著這個可能性。

但隨即就否認了這個做法,因為他怕烏海抱著他的大腿哭。

一想到那個畫面,袁州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這人肯定能做得出這種事。」

「算了,還是掛自己床頭,這樣每天醒來都能看見國家誇自己的話,也不錯。」袁州想著以後每天醒來的畫畫,頓時覺得美滋滋。

納稅大戶,可不就是國家在誇袁州。

……

ps:菜貓最近還是會努力更新的,求一波正版訂閱吧~謝謝大家的關心,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