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廚神目標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廚神目標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03 08:05  字數:2400

江楊乘車回到酒店的第一時間就訂了機票回魔都,只是在機場等飛機的時候,他拿出了電腦不停的在敲敲打打些什麼。

「嗯,這樣應該差不多。」江楊邊寫邊認真的思考。

就江楊那思考的樣子,絲毫不亞於他高考時候的認真。

江楊這裡的情況袁州和程技師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中午的午餐時間結束後,食客都走光了,就連周佳都走了,而程技師還是沒走。

「怎麼了。」袁州看向程技師問道。

程技師躊躇了半天,聽見袁州的問話,猶猶豫豫的沒開口。

「有事說,沒事回你自己家。」袁州現在對程技師說話是越來越親近了。

畢竟,袁州現在已經把程技師當成了半個徒弟,自然要親近隨意的多,甚至連表情都很是自然,沒有那麼嚴肅了。

「有事。」程技師一本正經的說道。

「嗯,說。」袁州點頭,然後道。

「袁師傅,您現在想收徒弟嗎?」程技師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話一問,袁州倒是沒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

「程技師還想拜我為師?雖然我是技藝高超長得帥,但他現在只差個徒弟名分了,收了也不是不可以。」袁州看著程技師心裡想著。

「畢竟我也算是手握一個菜系的男人了,收徒倒是可以,不過說起來怎麼沒有漂亮的女徒弟找上門,小說里不都那麼寫的嗎?」袁州癱著臉,心裡突然掠過這個想法。

「要是有個漂亮女徒弟看看養眼也好,我應該會是個好師傅。」袁州面無表情的繼續想到。

袁州從要不要給程技師名分想到了漂亮女徒弟的事情,沉默著一直沒回答,而邊上的程技師倒是慌了,連忙開口道。

「是這樣的袁師傅,我就是問問。」程技師道。

「嗯,你還是想做弟子?」袁州道。

「是,袁師傅。」程技師一聽好像有戲,立刻點頭。

「你最近表現我很滿意,若有問題可在非營業時間詢問。」袁州一臉認真的說道。

程技師大喜,就要跪下正式拜師,但袁州卻接著說道。

「慢著,拜師這事不急,畢竟學手藝不是小事。」袁州及時止住程技師的動作。

「聽袁師傅您的。」程技師憨厚的臉上越發恭敬,點頭道。

「嗯,有不懂可以直接問。」袁州點頭,然後囑咐了一句。

「謝謝袁師傅,謝謝。」程技師一臉感激。

「去吧。」袁州站在廚房,穿著漢服,長身玉立的沖著門口揮了揮手,示意程技師可以走了。

袁州這樣子頗有一種高人風範。

「那我先走了,袁師傅晚上見。」程技師點頭,慢慢走出大門,這才高興的挽了挽袖子,快步走出街道,準備回家告訴自己老婆這個好消息。

「現在收徒還是早了點。」袁州看著程技師走遠,嘴裡喃喃道。

是的,考慮了半響,袁州還是沒答應收徒。

「雖然我現在手握一個菜系,但評價才不過中級廚師,距離廚神還是太早了。」袁州看了看系統上明晃晃的中級兩字,很是有鬥志。

是的,在袁州看來,他總有一天可以成為廚神。

「不知道成為廚神自己做的菜的多好吃,會不會好吃的忍不住把自己的手吃了?」想到這裡,袁州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

「而且系統還說有發光食材,真想見識一下。」袁州對於系統最後的介紹充滿的憧憬和期待。

「好,下午再挑戰一下清明上河圖的雕刻。」袁州幹勁滿滿的收拾起來。

一邊收拾廚房,袁州一邊開口對著系統問道。

「系統,以我現在的名聲和廚藝應該能升級稱號了吧?」袁州道。

系統現字:「宿主現在的名聲處於川省名廚第一人,廚藝則是中級廚師。」

「額……」袁州一陣無語。

「好歹我也是常常上雜誌採訪的人,才川省出名?」袁州繼續道。

系統現字:「宿主名聲乃是川省第一人。」

「好,川省第一人,那其他呢?全國知名有吧,畢竟去年我可是參加了中日廚師交流會的。」袁州順著系統改口道。

系統現字:「是的,宿主代表川省傑出廚師參加了中日廚藝交流大會。」

「好,名聲不說,咱也不愛慕名利的人,那說說廚藝,我現在可是掌握一個菜系的男人,咋還只是中級廚師。」袁州大義凜然的說道。

「系統你重新評定一下,再補全一下蘇菜菜系,畢竟我都有金陵菜系了對吧。」袁州說出自己的目的。

還不等系統回答,袁州繼續道:「川菜我現在都已經掌握了,也是時候掌握蘇菜了,不用覺得我好學,畢竟我一直是這樣謙虛而勤懇的。」

若是論起不要臉這個絕活,在系統面前的袁州他還真沒怕過誰。

系統現字:「評定完畢,宿主處於中級廚藝,請宿主努力提升廚藝。」

「太草率了吧。」袁州收起碗筷,往樓上走。

系統現字:「此評定真實有效,並且嚴謹認真。」

「不是,我這一身廚藝還沒發力呢。」袁州抬手自信的說道。

只是等袁州這麼說完後,等了許久,系統都再無反應。

「又斷電了?」袁州無語。

「嘖嘖,獎勵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袁州洗了個澡,再次換了身衣服下樓了。

每一次營業完,袁州都會洗漱一邊,換一身衣服然後再開始下一次的營業。

是以,袁州現在是一個一天三次澡的愛乾淨的男人。

「我這麼廚藝好,而且愛乾淨的男人真是太難找了。」袁州下樓前站在鏡子前,綳著臉說道。

「踏踏踏」日常自戀完的袁州腳步穩健的朝著樓下而去。

下樓的袁州還是一頭略帶濕潤的短髮,看起來很是精神,穿著一身衣裳,上衣是淺灰袖口衣領綉著銀色荷花紋,而下裳則是墨色的同樣下擺處有著銀色荷花紋。

因為長期穿著漢服又鍛煉的原因,袁州現在脊背筆直,顯得人很高,並且有種沉穩內斂的氣質。

只是袁州剛一出門,門外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立刻沖著袁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