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衛生局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衛生局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4-02 05:50  字數:2506

程技師的目光,江楊是沒時間理會了,他緊緊的盯著袁州做菜,心裡的震驚難以形容。

「你這怕不是暴風式的洗菜。」江楊看著已經下鍋的菜心,忍不住道。

是的,在江楊看來,不到四分鐘就洗好三份菜心,並且還洗了三遍,要說洗的快些廚房裡平時那些做雜事也能做到。

不過就是把水開大一點,然後沖三遍就完成任務,只是這樣一來這一刀齊菜心脆嫩的葉桿這些必定被水沖的好似爛菜葉字。

是以這速度江楊就不說什麼了,關鍵是這菜心經過袁州這樣暴風式的清洗後看起來還水靈靈的一點沒有被蹂躪過樣子。

這簡直不科學。

「周佳,端菜。」袁州放下托盤,裡面是三盤子菜心。

每一盤菜心都整整齊齊的被擺成扇形,嫩白的葉桿朝中間聚攏,碧綠的葉片朝著兩邊散開,就好似綠孔雀的尾巴一般,顏色漂亮,微微散發的香氣也非常勾人。

「這也太誇張了,這就做好了三份?」江楊閉上嘴,還是一臉的驚嘆。

袁州對於江楊的矚目沒有絲毫不適,自然的轉身繼續做菜去了。

倒是一旁的程技師有些憋不住了,趁著周佳端菜離開,往邊上走了兩步,在距離江楊一臂距離的時候停下。

而這時候江楊正緊緊盯著那杯送往食客桌上的菜,眼都不眨的看著。

「喂,你不是來吃飯的吧。」程技師憨厚的臉上露出嚴肅的表情,認真的問答。

「額,不是,我是來過生日的。」江楊被這突然的問話驚了一下,轉回頭,看著程技師道。

「是嗎?」程技師一臉不信,並且一副我已經知道你目的的樣子看著江楊。

程技師那憨厚的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意思,這倒是讓江楊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我只是來看看。」江楊模稜兩可的說道。

畢竟,江楊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這樣非常像是來找茬的,或者說不是像,而是他就是帶著這樣的心思的,只是看情況他現在是被人發現了。

「哦,是嗎?」程技師一臉我信你有鬼的樣子,並且胖胖的臉上露出堅毅不放棄的神色。

江楊頓住了,一時不知道說什麼,但耳朵里卻聽見坐在不遠處食客討論菜心的美味。

這讓江楊有些憋不住了,忍不住問向程技師:「你說那菜心會不會有蟲,畢竟這幾天正是菜心長蟲的時候。」

「啥?」程技師一時沒反應過來,表情呆了一下。

「我是說我看袁主廚做菜很快,又是一個人沒有幫廚,這菜心會不會有小蛾子之類的。」江楊問出了第一句後,後面的話也就順暢起來。

「你不是來拜師的?」程技師皺眉,語氣肯定的說道。

「拜師?」江楊語氣驚訝。

「有蟲?你怕是傻的,不要以為你找一個角度,就能成功,就你這樣就是拜師都不可能成功的。」程技師想了想補充道。

「不是,我不是……」江楊準備解釋,但程技師已經轉身回了自己的位置,繼續看著袁州做菜。

江楊看著走了程技師,也沒高聲叫人,又轉頭隱蔽的開始盯著每一個吃菜的食客,企圖看出什麼不一樣的。

畢竟再好吃,要是有蟲的話,表情肯定會不一樣的。

但江楊顯然是想多了,食客們的表情卻是不一樣,但都帶著滿足的神情,並且每一個吃飯的食客面前的盤子都被吃的比臉還乾淨。

「這麼快,還這麼好吃?」江楊忍不住拿起筷子夾自己面前的餐點。

江楊夾的是涼拌豇豆,這道菜也是這個時節的菜,並且豇豆也非常容易長蟲。

是以,江楊夾的時候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盯著筷子上的豇豆瞧了許久才送入口中。

「還怪綠的。」吃進嘴裡前,江楊小聲道。

要說吃之前,江楊還在心裡嘀嘀咕咕的,存著要指點袁州的心思,那麼當這豇豆脆爽鮮嫩的口感在嘴裡炸開的時候,江楊就已經什麼都想不到了。

「這真的只是涼拌豇豆?」江楊難以置信的看著擺著的餐盤。

「脆脆的、嫩嫩的,細細咀嚼的時候還有一種豇豆的清香,更不用說整個豇豆從里散發出來的沁涼感覺了。」江楊眯著眼,再次一筷子夾了好幾根塞進嘴裡。

而這個時候的江楊是想不到要看著豇豆有沒有蟲子這回事了,光顧著吃去了。

「這冰涼的感覺絕對不是事先冰箱冷凍的。」江楊細細品味後,肯定的說道。

「這是薑絲?」江楊撥開面上細細嫩黃的薑絲,看著浸潤了豇豆的湯汁直接就用薑絲蘸了蘸塞進嘴裡吃了起來。

「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這天確實適合吃薑。」江楊咬著微辣脆嫩的薑絲,總算確認了這沁涼的是什麼。

「看來是山裡的深泉水,這樣才能有這種沁涼甘甜的口感。」江楊心裡很是肯定。

「沒想到袁主廚這麼一道簡單的涼拌菜都這麼用心。」江楊邊吃邊誇,等到他吃完桌面上菜後,江楊第一次覺得來蓉城錯了。

「看來我不該來,這真是……」江楊看著自己面前比臉還乾淨的盤子一陣羞愧,盛名之下無虛士。

「幸好剛剛沒有大言不慚,真是慶幸之極。」江楊看了看袁州,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餐盤,很是慶幸。

「這傢伙一會高興一會發愁,難道還沒放棄?」程技師還是有分神注意江楊的,自然把他的表現盡收眼底。

「不過這人居然問袁師傅的菜有沒有蟲,想來是個外行,不足為懼。」程技師想起江楊的問題,又釋然了。

而最讓程技師釋然的是剛剛江楊已經悄悄離開了,是的悄悄離開了。

江楊起身,不驚動任何一人的走出店門,就連排隊食客的感謝都很是低調的點了點頭就快步走了。

「還好沒人知道。」江楊直到坐上回酒店的車,才鬆了口氣。

「這次還真是翻船了,看來我平常是太過自滿了。」江楊心裡想著袁州菜肴的美味,同時反省著自己。

居然真的有廚師能做到這種地步,活著的標杆。

江楊這一反省不要緊,倒是他回到小食閣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嚴抓店內衛生,倒是一下子變得鐵面無私,菜里別說蟲,就連一根其他菜的菜葉子都不許混淆。

小食閣的後廚瞬間叫苦連天,但卻不敢反駁。

只是私下裡討論江楊這主廚前段時間去的恐怕是衛生局,要不怎麼現在對衛生的要求高到變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