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科普帝馬志達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科普帝馬志達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3-28 00:17  字數:2455

「不光是下飯,還特別下菜。」王樂意猶未盡的說道。

「怎麼樣,現在相信了吧。」馬志達指著王樂面前空空的碗碟,一臉自信的說道。

「牛肉麵確實非常好吃,特別是在加了紅蔥醬以後。」王樂搖頭晃腦耳朵評論起來。

「那是,甭管是什麼菜,袁老闆的手藝都是最好的。」馬志達自豪的說道。

「感覺好像沒吃飽。」王樂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沒吃飽就對了,我每天都有這種感覺。」說起這個馬志達是深有體會。

「那我再點些?」王樂看著菜單躍躍欲試的說道。

「你第一次來,我給你科普一下規矩。」馬志達清了清喉嚨,一副認真的樣子。

「什麼規矩?」王樂確實還不知道袁州小店的規矩。

不過,王樂還是隱約聽說過這小店的老闆是個圓規,極為守規矩。

「你是想再點一份紅蔥醬對不對?」馬志達問道。

「當然,這個醬太好吃了,我準備白飯配醬。」王樂表示他還是很節約的。

「那就不行了。」馬志達道。

「嗯?」王樂沒說話,等著馬志達繼續說原因。

「袁老闆這裡有規定了,同一種餐點一頓只能點一次,規矩就在菜單上,當然你背後的牆上也有。」馬志達還特別熱心的指了指王樂背後的牆壁。

「嘩啦。」這是王樂翻動菜單的聲音。

袁州小店的菜單做的很精緻,但規矩也寫的很明白,並且就在扉頁上,一字一句寫的非常清楚。

「還真是奇怪的規矩,我要多吃點倒是不行了。」王樂皺眉。

「不,你可以點其他的菜品,就是不能點一樣的,這是偉大的萌萌發現的規則漏洞。」馬志達說起萌萌就一臉崇拜。

「算了,我還是晚上再來吃。」王樂咂摸了一下嘴,還是想吃紅蔥醬,忍住了說道。

「好吧,其實你也吃不了了,馬上該上班了。」馬志達指了指小店的掛鐘。

「走走走,還有項目在手裡。」王樂說起工作還是很認真的。

「走吧,我們要努力工作升級加薪爭取和烏海一樣把袁州小店當食堂吃。」馬志達也雄赳赳氣昂昂的起身說道。

「這個倒是可以有。」經過馬志達早先的科普,王樂還是知道烏不要臉的大名的。

畢竟現在的烏海就好像小時候家長常常用來嚇小朋友的大灰狼,比如再不聽話會被抓走之類的。

而現在烏海的作用就差不多是這個了。

等到馬志達和王樂各自出去後,圓圓也吃的差不多了。

當然,圓圓的盤子里也非常乾淨,就連沙拉醬的碟子都被圓圓倒進炒飯拌勻拌乾淨吃完了。

那真是比臉還乾淨。

「等等。」就在圓圓要走的時候,袁州叫住了她。

畢竟漫漫拜託的事情,袁州還是記得的。

「袁老闆?」圓圓有些摸不著頭腦,疑惑的看著袁州。

就連店裡吃飯的食客都一臉驚訝的看著袁州。

沒辦法,袁州主動叫住女孩子的時候太少了,並且他還是個單身狗,這就很惹人懷疑了。

是以,店裡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袁州和圓圓的身上,各自猜測著。

只是兩個當事人倒是毫無所覺。

圓圓是根本沒反應過來,而袁州則是一臉坦蕩,雖然他帶著口罩。

「漫漫找你有事,這是她的聯繫方式。」袁州從抽屜拿出一張便籤條,直接遞了過去。

「漫漫姐?」圓圓接過紙條。

「記得聯繫她。」袁州點頭,然後說道。

兩人的對話簡短而快速,這不袁州又已經回到了廚房,繼續做起了餐點,畢竟午餐時間還沒結束。

「不知道漫漫姐找我什麼事,不過明天我可以吃百香果醬配蛋炒飯,應該會很好吃的。」圓圓邊走邊發散思維的想著。

嗯,獨特的口味。

剛剛袁州和圓圓的小插曲後,店裡的食客重新活絡起來。

「袁老闆我看其他獲得示範店的人都有錦旗,而且掛在顯眼位置,老闆你的呢?」問話的是個老饕,也是常常去其他餐館覓食的人。

「對啊,說起這個好像還真沒見過袁老闆掛那個錦旗。」邊上的食客附和道。

「錦旗去哪裡了?」食客好奇的在店裡上下左右的看了一圈。

「不會是掛酒館裡去了吧。」這個沒找到的食客看著櫻蝦牆景門猜測道。

「沒有,那裡可沒有。」凌宏搖頭。

見凌宏說沒有,食客們紛紛把臉轉向袁州。

「給別人保管了。」袁州道。

「別人保管?難道是周會長?」老食客都知道周世傑對袁州的偏愛。

「不像,人會長保管這個做什麼。」有食客搖頭。

就在大家眾說紛紜,猜測的起勁的時候,一個聲音幽幽的響起。

「掛我的畫不好看?」烏海站在猜測的最凶的人身後,一身怨氣,猶如貞子在世,就是頭髮短了點,店裡明亮了點,不然就真的很像了。

「嚇我一跳,烏門檐還沒回去呢?」食客嚇了一條,一轉頭看是烏海,又放下心問道。

是的,平時這個時間烏海早就回去了,他一向是吃完就回自己畫室的,而現在這午餐時間馬上就結束了。

「我的畫不好看?」烏海再次問道。

「好看好看,就是好奇。」食客見烏海眼神黑黝黝的,立刻表明立場。

「嗯,那就好。」烏海聽到回答,然後看向袁州。

想來這是還沒忘記早上沒吃到的那個東西,正散發強大的怨念,企圖讓袁州愧疚進而得到餐點的補償。

而袁州的反應則是毫無反應繼續做菜。

「嚇死我了,這是怎麼了?」食客見烏海離開,鬆了口氣後小聲的問不遠處的凌宏。

「間歇性抽風。」凌宏精闢的總結道。

「額……」食客無語了,又看了看烏海,心裡又有些認同凌宏的說法。

「不愧是烏不要臉,店裡的十大毒瘤,思維就是這麼不拘一格。」食客心裡感慨。

小店裡因為烏海的怨念,只要他所到之處皆是陰慘慘的,但因為熟悉了烏海,大家還是很有抗性的,是以除這之外還是很和諧的。

而另一邊張焱的副會長辦公室就不那麼和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