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偷吃』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偷吃』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3-26 00:17  字數:2465

江楊安排好了自己店裡的事情,回到家裡隨便收拾了幾件衣服就出門了。

作為一個糙漢子,出門收拾的時間是很快的,什麼襪子換洗內褲,到地了買,這不江楊已經開始向著機場出發了。

而這個時間是袁州小店剛剛結束早餐營業時間的時候。

「老闆中午見。」周佳和袁州道別。

「嗯。」袁州點頭。

「踏踏踏」周佳笑了笑然後腳步輕快的走出小店的大門。

周佳一走,店裡就只剩下袁州一個人,安靜非常。

「今天應該能成功。」袁州目光灼灼的看著水缸里悠閑的螃蟹。

是的,袁州今天準備一次性把螃蟹鮮做出來。

沒有系統的指點,純粹靠袁州自己的廚藝要做出符合九十分的菜肴,這個難度不亞於國際廚師的資格證考試。

是以,袁州單單拆蟹肉都練習了三天,才能做到完整拆下,並且不破壞蟹肉的完整性和鮮美。

「看來我現在的手藝還不夠格。」袁州想起自己的練習時間,有些不滿。

也還好店裡就只有袁州一個人,也幸好這話被人沒聽見,不然那些廚師打死袁州的心怕是都有了。

畢竟這是袁州第一次拆蟹肉,而第一次就只是練習了三天就做到了完美,這個時間要是都算不夠格,那麼那些練習刀工十幾年的找誰說理去。

這話就是年輕時候狂傲沒邊的周世傑都不敢這麼說,因為怕被打死。

螃蟹鮮對袁州來說其實很簡單,難點就是袁州從沒有拆過蟹肉,其他的在炸制過程中保持蟹肉的鮮美,同時留有炸物的香味,這點袁州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

說干就干,袁州洗乾淨手開始撈螃蟹,不一會就撈出了七個系統提供的東昌湖螃蟹,個大剃肥,看起來蟹肉飽滿,並且個個張牙舞爪的很是兇猛的樣子。

「嗯,還是一如既往的新鮮。」袁州的聲音從口罩里傳出,然後下手開始洗起了螃蟹。

是的,袁州哪怕是給自己做菜也是戴著口罩的,這是對於自己這個食客的尊重。

七個螃蟹挑出蟹肉對於已經練習三天的袁州來說,速度很快,並且挑的很完整。

完整到就連螃蟹尖細的足間都沒放過,並且蟹殼完整異常的擺在案板上,活靈活現的一點都看不出這已經只是個空殼了。

當然,那挑出的蟹肉也被袁州下意識的擺成了螃蟹的樣子,是以除了案板上有七隻螃蟹殼,碗里還有七隻稍小一號的肉螃蟹整齊的擺著。

「咄咄咄」這是袁州切姜蒜的聲音。

蟹肉挑出,袁州開始準備起了配料,為了重現金瓶梅書里的螃蟹鮮,袁州並沒有使用頂級的花椒以及姜蒜來腌制,而是使用書里那個地址能得到的食材來製作。

「唰」袁州收好除了蟹背殼外的其他蟹腿,準備磨成粉照例給麵湯做成湯。

鮮嫩瑩白的螃蟹肉稍稍腌制後就被袁州塞進了蟹背殼,塞到剛剛鼓起,然後蘸上乾粉,下入燒好的油鍋直接開始炸制起來。

「咕咚咕咚」油鍋里冒出氣泡,外層的蟹殼立刻變得紅艷起來。

做的時候袁州全神貫注,一點也沒分心,自然也就忘記了關門,但這個時間上班的人多,小街上是沒什麼人的。

並且就是有人也不會進來,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時間的袁州小店是不營業的。

「叮」這是炸制好的酥脆的蟹殼敲擊到瓷盤上的聲音。

是的,袁州已經做好了螃蟹鮮,這是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做完整的螃蟹鮮。

「系統,打分吧。」袁州把盤子放到琉璃台上,自信滿滿的在心裡說道。

系統現字:「螃蟹鮮:出自金瓶梅第六十一回,原料為東昌湖螃蟹……」

「這些我早就說過了,就不要重複了。」袁州看著系統一項項的評判,很是認真的點頭道。

系統現字:「由此螃蟹鮮美味指數:9分,宿主此道螃蟹鮮完全符合任務要求。」

「不錯,還多出了一分。」袁州雲淡風輕的,毫不意外的脫下自己的口罩。..

系統現字:「恭喜宿主完成任務。」

「也謝謝你。」袁州鬆了一口氣,雖然沒有獎勵,但這個任務,真的讓他費心費力很久。

然後系統隱匿不再現字,而袁州看著眼前冒著熱氣的螃蟹鮮,很是滿意。

「來嘗嘗我自己的手藝。」袁州拉開抽屜,拿出避味筷子。

裝螃蟹鮮的盤子是玉色白瓷的,上面繪著夏天的景色,金黃的蟹鬥上星星點點的有著調料,下層金紅色的蟹殼浸潤了油亮的醬油,看起來就酥脆可口的厲害。

「咔嚓。」袁州連殼帶肉的直接咬下一口,瞬間一股極致的鮮美沖入口中。

「唔,不錯。」袁州心裡滿足的嘆氣,然後咀嚼起來。

「咔嚓咔嚓」的聲音不絕於耳,因為袁州做的這個螃蟹就連外層的蟹殼都炸的既酥又脆還香,加上裡面滑嫩的蟹肉包裹的鮮美,簡直能讓人把舌頭都吞進去。

河蟹的鮮美一點沒流失不說,還兼有炸制的酥脆,以及油香味,口感豐富。

袁州吃的很是滿意,一口接著一口,不一會盤子里就只剩下了三個螃蟹鮮。

然而就在袁州吃螃蟹鮮的時候,對面二樓的烏海突然從自己的位置上彈跳而起。

「我覺得袁州肯定在做好吃的,我都聞到了。」烏海眉頭緊皺,摸著小鬍子二話不說直接從二樓窗口跳下。

當然,烏海正好落在滑梯上,順當的滑了下來。

從烏海突然起身到下樓,烏海的整個過程絕對沒有超過三秒,是以還在畫室的周希一臉懵逼,手還保持著爾康手的動作。

今天的周希也一如既往的黏著烏海,現在他儼然是烏海的尾巴了。

但就是這樣尾巴一樣的周希都沒能跟上烏海的速度。

他不過是看到烏海站起,正準備問話,還沒開口烏海就跳下去了,他下意識的伸手,嗯,而這時候烏海已經站到了袁州小店的門口。

「圓規,你是不是做好吃的了,一股油珠珠的味道。」烏海二話不說直接進門,邊走邊說。

而這時候的袁州正好把最後一個螃蟹鮮塞進嘴裡。

是以,烏海看見的就是一抹金紅的蟹殼消失在袁州的嘴裡。

「啊!」烏海慘叫一聲,那聲音猶如屠宰場,豬死前最後的叫聲,凄厲而可怕,他人則立刻往前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