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即將遠征的食評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即將遠征的食評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3-19 03:21  字數:2450

從周希恭敬崇拜的態度就能看出來,烏海的畫那是相當珍貴了。

毫不誇張的說一句,至少七位數的價格,不少人殺人放火都願意來得到。

在這種情況下,不考慮防盜,真的沒問題嗎?

「防什麼盜?烏獸家裡有值錢的東西?」漫漫突然插話。

「不是還有……」有食客反應過來了:「這樣說也是,烏不要臉家最值錢的,就是他那一百多斤肉了。」

不理解了,既然烏海畫價值很高,怎麼就沒有值錢的東西?

老顧客就出來解釋了,有鄭家偉在,烏海的畫就不可能落入他人手中,這點絕對沒有例外。

說起來,光明正大偷聽的袁州,還發現了一件事情。

店裡面,擁有外號最多的就是烏海了,數數:烏不要臉、烏饕餮、烏獸、烏大盜、烏湊數等。

其中,烏獸和烏大盜那是另外的故事,就不多細說了,只是從另一個方面來說,烏海人氣挺高的。

並且除了吃之外,不會和任何人發生什麼爭執,雖說他的脾氣很不好。

小店的氣氛,在有烏海,和沒有烏海完全是不同的,畢竟連麵湯東西都搶的人,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

袁州在做飯的空餘時間,思考著一件事,拍攝封面,他到底應該穿什麼衣服。

是的,《廚藝傑》雜誌的封面訪談,袁州答應了。

當然之所以會答應,並不是因為《廚藝傑》這個雜誌很出名,實際上比起《發現美食的狗》,只能算是二流。

也並非是系統任務,畢竟袁州家這個系統小同志,和其他的系統是不一樣的,有不同的境遇,除了美食上的東西,其他方面是一概不參加。

要知道袁州可是拒絕了全國很多一線美食雜誌的訪談邀約,袁州嫌麻煩,並且耽誤時間。

是以,當袁州答應的時候,《廚藝傑》雜誌的總編,都目瞪口呆,哪怕邀請是他自己發出的,但總編是沒想過袁州會答應的。

在袁州還在當幫廚的時候,當時那個餐廳的總廚,就上了這個雜誌的封面採訪。

然後總廚就非常豪氣干雲的,直接發給整個廚房的人一人一本雜誌,哪怕是袁州這雜工也得了一本。

袁州心中那叫一個羨慕,暗戳戳的想著,自己有沒有機會能上,現在機會來了。

意義不一樣,所以這個雜誌不能用出名不出名來判斷。

就在袁州空閑思索之時,一道男聲打破了這個空閑。

「袁老闆,這裡給你帶了點東西。」

一個個子並不高,大概三十來歲的食客,提一袋子東西給袁州。

「這就是那種特殊的香菜。」食客道。

沒有錯,那袋子裡面裝的就是香菜,而這個食客叫雷題,是一名專業的美食評論家。

雖然雷題並沒有李研一那麼出名,但也是相當不錯了。並且還有一點,他會來袁州小店,也是因為跟隨了李研一的腳步。

說起來,袁州小店在食評家的圈子裡面,擁有極高的人氣,就好像某位食評家說的那樣,如果吃了什麼辣舌頭辣眼睛的東西,就來袁州小店洗洗。

「謝謝,多少錢我找給你。」袁州雙手接過袋子。

袋子裡面的香菜,和普通菜市場的一樣,之所以袁州叫雷題捎給自己,是有一次雷題在店內跟一個朋友,說自己在滇省的一個山區小店,吃到了一個奇怪的料理。

土名水炖魚,料理放的極為簡單,就是銀魚用水清炖了,然後撒上蔥花香菜,直接就上桌吃。

普普通通的一道土菜,本來沒什麼,但雷題作為食評人,味蕾是很好的,他吃出了酸味。

喝一口湯,銀魚的鮮美,加點微酸,不開玩笑的說,這是雷題吃到過的,最好吃的土菜。

是以雷題就問,不是加了點醋,或者是檸檬汁,但那老鄉堅持說沒有。那雷題當然是堅信自己味蕾,就問是不是家裡其他什麼調料之類。

老鄉說都沒有,雷題還特意看老鄉重做了一遍,真的什麼都沒加。他呆住了,最後研究了半天,那細微的酸味,竟然的來自於湯麵上的香菜。

微酸的香菜,雷題說起這個還很難以置信,袁州也覺得很有意思,就麻煩雷題,有機會帶一點來。

是以,就有了現在這個情況。

「沒事沒事,老鄉在菜地里摘給我的,根本就沒收我的錢。」雷題擺手。

「那謝謝。」袁州點頭。

「能得到袁老闆兩聲謝謝,這一波就不虧了。」雷題笑道,不過笑著就突然哭喪著臉,這變臉的速度,把袁州都嚇了一跳。

「訂了計劃,下周去魔都,品一家新開的店。」雷題道。

袁州想了想,沒有get到雷題為什麼哭喪臉的點,最終吐出四字:「一路順風。」

「……什麼一路順風,要去一周。」雷題道:「所以我要有一周的時間,吃不到袁老闆的東西了,真難過。」

「你本來上我店的時間,也差不多是一周一次,所以難過什麼?」袁州更不理解了。

是以,天就這樣被袁州聊死了,雷題不想說話,打了個招呼後,就默默離開了。

營業時間結束,袁州饒有興趣的,從袋子中取出香菜來,用水清洗後,直接放進嘴裡生吃。

「嗯……的確是有酸味的。」袁州還沒見過酸的香菜。

之所以這麼大興趣,一方面是因為新食材,並且還是只有鄉下小範圍種植出來的東西。

另一方面是袁州斷定,系統也沒有這種微酸香菜。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袁州已經摸清了系統的套路,天下所有網路上能夠收集到,有書籍流傳,甚至於口口相傳的,關於美食的東西,系統都是應有盡有的,包括已經失傳的菜肴,和滅絕的食材。

這其實是非常恐怖了,但如果根本沒有流傳,真至於沒有教授,那就很大程度上沒有了。

比如說你自己創一個菜,還沒有給別人吃,這誰知道?

土菜之所以叫土菜,不是因為土,這個土是沒有任何貶義的,只是因為,那是人們因地制宜,用最原始的食材,烹飪出的食物。

每一家都不同,雷題吃的水炖魚,在外面或許有類似的佳肴,但絕對不一樣。

有必要讓系統小同志查漏補缺了,最關鍵的是,可以敲詐一點好處。

看著特殊的香菜,袁州要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