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兩個饅頭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兩個饅頭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3-13 09:19  字數:2416

袁州懵不懵逼的這人倒是沒管,見袁州嚴肅的說了不客氣後,誠懇的彎腰鞠了一躬。

「不用這樣。」袁州也立刻彎腰回了一個躬給他。

這人笑笑沒再說話,然後對著袁州點了點頭。

「打擾了。」這人說完轉身就走出小店。

「踏踏」袁州也兩步走到門口,正好看到這人從西裝的內袋裡摸出了一個錢包。

「唰」他從錢包里抽出了幾張紅彤彤的毛爺爺,袁州眼力非凡,看的很清楚,是五張。

袁州看著他把錢一把塞進了錢箱里,然後轉頭對著袁州笑了笑,點了個頭,這才離開桃溪路。

「這應該是除了我和姜嫦曦、凌宏、烏海外捐的最多的了。」袁州嘴裡念叨道。

確實,現在來袁州小吃的人越來越多,知道這個錢箱的用途後,捐錢的人也多了起來,但都比較少,十塊二十塊的佔一半,剩下的都是零錢。

而這也是馬志達本來的目的,不需要多,只要有一些讓人應應急就可以。

上次有人從這個錢箱拿了五十應急買東西,後來還專門送了回來。

更有外地遊客錢包丟失後,拿了錢箱里的錢吃飯的,還有附近打工的上夜班肚子餓卻沒帶錢,而拿了吃宵夜的。

都是一些小事情,但確實是方便了大家。

拿了錢的人,不還當做佔便宜的人有,但更多的是親自來還了的普通人。

「等等,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這人到底是誰?」袁州發散起思維來差點忘了想這人是誰。

是的,袁州確定以及肯定他不認識這人,更沒有幫過他。

二十年前,袁州才幾歲,哪裡能幫什麼人。

「總不會是我幾歲的時候幫的人。」袁州一手拄著下巴,認真的思考起來,畢竟他從小都是一個熱心的好人。

「嗯,五歲以前的記憶好像也沒有這件事。」實際上袁州並想不起他五歲前那些熊孩子的調皮記憶。

「既然不是我難道是我老爸幫的?」袁州思考著這個可能性。

是的,二十年前的袁州才不過四五歲,哪裡能幫助別人。

既然袁州不可能,那就只能是袁州的父親了。

「這裡來這裡道謝,但如果是我爹的話,二十年前我家還沒開麵館。」袁州瞬間又想起了這事,頓時一頭霧水。

最重要的是那人看起來不像是受過袁州父親幫忙的樣子,那人可是一句都沒提過袁州父親。

「要不然謝的不是我和我老爸,而是錢箱這件事情?」袁州突然想到了一個猜測。

但因為袁州並沒有詢問過,是以,這些都是猜測而已。

「希望今晚老爹能入夢給我解釋一下,拜託了老爸。」袁州猜測了半天都想不到結論,只能寄希望於託夢了。

而事情其實和袁州想的差不多。

是的,這人叫陸豐,今年五十一,二十年前也就是三十歲的時候來到蓉城工作。

那時候他工作的廠子還是國有單位,福利好待遇好,還輕鬆,但因為廠子改革問題陸豐直接失業了。

而三十一歲的陸豐正值上有老人需要奉養,而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孩的時候,他根本不敢說他失業了。

因為這對他的家庭來說不光是打擊那麼簡單了。

他想著在被發現前重新找一份工作,能掙錢就行,但現實是工作沒有那麼好找。

那時候大部分廠子都在改革,他一不是技術員,而不是管理,只是個小工人,而像他這樣失業的小工人太多了。

所以,陸豐找不到工作,他照常早起,假裝去上班,卻連吃飯的錢的都拿出出來了。

因為已經廠里包吃,現在他假裝了一個星期的上班,手裡唯一的錢也用完了。

而陸豐不敢問家裡要,想著家裡的妻子孩子,陸豐根本張不了口。

在街上遊盪找不到工作,沒有飯吃,肚子餓的咕咕叫的時候,陸豐甚至有了輕生的想法。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有個饅頭店的門前擺著一個牌子。

牌子上寫著可以免費給又困難的人提供一個饅頭。

「免費的饅頭?」陸豐下意識的重複念了一遍。

陸豐順著牌子走了過去,果然那是一家饅頭小小的饅頭店。

老闆娘看著有四十多歲了,穿著乾淨樸素的衣服站在幾個大大的蒸籠邊上正在叫賣饅頭。

「賣饅頭,又香又軟的大饅頭。」老闆娘口齒清晰的聲音傳入陸豐的耳朵。

而陸豐覺得更餓了,但他卻站在原地裹足不前。

曾經他是國有廠子的工人,就算這一個禮拜沒找到工作磨了些他的銳氣,但乞討的行為他實在做不出來。

「咕咕」但肚子卻是真的餓了。

最後是老闆娘看陸豐站在原地既不來買,也不走,看出了什麼。

老闆娘麻利的用油紙包了兩個白白胖胖的饅頭,拿著就朝陸豐走了過來。

走到陸豐對面的時候,他下意識的讓開,陸豐以為老闆娘是要從這裡走。

「小夥子,今天是不是沒帶錢。」老闆娘卻沒走,站在陸豐的面前就說道。

陸豐動了動嘴,沒好意思開口。

「先拿著吃,下次你把錢捎來就行。」老闆娘不由分說的把紙包一下子塞進了陸豐懷裡。

還不等陸豐說話,這老闆娘又回了自己的店裡,繼續叫賣起來。

陸豐拿著紙包,站了好一會直到饅頭都不再冒熱氣才離開。

因為陸豐耽擱了太久,饅頭有些涼了,但吃著卻很好吃。

就是這樣一個善意,一個來自於陌生人的善意,最後讓陸豐挺過了失業大潮,但等他再去找尋那個饅頭店的時候,那裡卻已經關門了,而老闆娘也不見了。

那個地方就在桃溪路不遠的地方,陸豐早就離開了蓉城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但卻每年都會回來找一次,雖然沒有老闆娘了,他卻找到了做著相同事情的袁州小店。

「謝謝。」陸豐低低的道謝。

這個謝謝,是當年陸豐沒有說出口的謝謝。

走到桃溪路路口的陸豐轉頭又看了一眼桃溪路,眼中流露出滿足的笑意。

「桃溪路十四號,這裡真的好人多。」陸豐念了一遍袁州小店的地址,然後坐上車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