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糟蟹肉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糟蟹肉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3-12 12:58  字數:2402

吃完晚餐的袁州收拾好碗筷後才再次下樓,練習螃蟹鮮的做法。

這次,袁州挑的香辣蟹原料的螃蟹用來拆蟹肉。

袁州練習的時候用的是一隻香辣蟹原料,一隻螃蟹鮮東昌湖螃蟹,這樣才能有個對比。

是的,先練習一遍,然後再實踐一遍,這樣才能更精確的拆出完整的蟹肉。

而拆下的蟹肉都被袁州花式翻新的做著吃完了,當然螃蟹殼也沒浪費,都餵給了麵湯和它的女朋友。

嗯,每次喂之前,袁州都自家嘗了一口,確定味道不錯才喂的,當然這個做法也是為了系統的規則。

而拾荒老大爺那裡袁州已經送去過了三回湯,每回都不同,並且以矯健的身姿躲過了老大爺的道謝。

沒躲過的時候只有一次,自然,袁州還是以天才的怪癖作為解釋,說這是剩下的湯,然後裝好扔掉的。

拾荒老大爺還沒來得及一臉感激的道謝,就被袁州快速離開的背影,以及腳步打斷,只能在心裡道謝。

不過這次袁州再次收到了一隻斑點狗,憨態可掬的形象,乾乾淨淨的外表。

自然的,袁州再次去麵湯那裡嘚瑟了一回,只是這次麵湯連頭都沒抬,估計是知道這只是個假狗,並動搖不了它的地位了。

麵湯這傢伙,不是條好狗,嘚瑟失敗就會店裡。

當然,袁州還曾經『扔』過一瓶桑葚果醬,這個桑葚還是那個路過袁州小店後門的小販的。

「唰唰唰唰」袁州右手小幅度的揮舞著菜刀,螃蟹殼應聲而變成兩半露出晶瑩剔透的蟹肉來。

就在袁州屏氣凝神的練習的時候,酒館的營業時間結束了,櫻蝦牆景門打開,裡面的人開始魚貫而出。

「袁老闆在做螃蟹?」烏海上前盯著袁州手下的螃蟹。

「這是在練習吧。」凌宏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小袁老闆就是刻苦。」酒客讚歎的看著袁州。

「走了走了,袁老闆早點休息。」賈大爺揮手道。

「忽然感覺自己餓了。」只有烏海毫不臉紅的說道。

「唰。」袁州收刀,然後收起螃蟹,對於烏海的垂涎直接無視。

「各位慢走,明天見。」袁州點頭,站直身體一一道別。

「明天見。」喝酒的都對著袁州揮了揮手,然後自覺的走出小店。

「踏踏踏」一陣腳步聲後,就剩下申敏和烏海了。

「申敏明天見,路上小心。」袁州沖著申敏點頭,然後道。

「好的,老闆再見。」申敏說完,拿起背包走出小店,然後小跑起來。

畢竟最後一趟公交車可就快來了。

「吱呀」袁州翻開隔板,走出廚房,兩步走到門口,看著申敏快步跳上最後一趟去往大學城的公交才放心。

而車上的申敏也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袁州,心裡一片安然。

「小姑娘天天夜班也不怕。」開車師傅笑呵呵的說道。

「不怕,老闆特別好。」申敏點頭,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哈哈,也是,聽說袁老闆手藝很好,那人肯定也不錯。」公交車師傅點頭贊同的說道。

邊上的申敏點頭附和,這時候車裡就剩下申敏和另外兩個加班的白領,她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等著車到站。

「你還不回去。」直到公交車開走,看不到車尾燈後,袁州才回頭對著邊上的烏海道。

「嗯哼。」烏海摸著小鬍子,清了清喉嚨然後道。

「我這不是怕你練習完的螃蟹吃不了,特意留下來幫忙的。」烏海一臉熱切的看著袁州。

「不用,這螃蟹明天才會做。」袁州直接道。

「不好吧,這螃蟹要是不立刻吃就腥了。」烏海端著一臉討論食材的嚴肅說道。

「做法不同。」袁州道。

「但是,螃蟹肉拆下來不能超過四個小時,你看現在剛剛十二點,到明早五點半得有五個半小時了,肯定壞了。」烏海一本正經的說道。

袁州看著烏海,也不說話,就靜靜的看他表演。

突然,烏海狐疑的看了看袁州,又看了看廚房,一臉痛心疾首的問道:「難道你要等我走了之後,偷偷做來吃掉?」

烏海這控訴的樣子,就好似袁州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

「不會。」袁州心裡一片無語,面上還是冷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要半夜起來當宵夜做來吃,沒事我可以等。」烏海說著就準備回去坐店裡等著了。

見袁州一臉冷然,毫無反應,烏海還一副自來熟的樣子開始招呼:「沒事,圓規你快去睡,我就在這裡坐著等就行了。」

「糟蟹肉,明天做糟蟹肉。」袁州差點吐出一個滾後,深吸一口,這才面無表情的說道。

「早說啊,糟蟹肉確實需要時間,那我就不打擾圓規你睡覺了,明早見。」烏海利落的起身,然後一邊道別一邊往自己畫室走去。

袁州靜靜的看著烏海,沒說話。

而烏海離開的動作倒是特別乾脆利落,就好像剛剛賴在這裡不走的人不是他一般。

「我覺得烏海肯定是皮鬆了,烏琳的電話多少來著?」袁州看著烏海的背影,想著給烏琳打電話的事情。

這世界上,烏海也就懼怕烏琳了,畢竟烏琳打人那是真的打,還是往疼了打。

在袁州看來,烏海這不就是欠收拾嘛。

送走烏海,袁州也就順勢拉上捲簾門,這時候麵湯已經在門口,等著守夜了。

「辛苦麵湯了,明早見。」袁州對著趴到門前的麵湯道。

說完,袁州這才關上大門,回到廚房,收拾完畢後,才回到樓上洗漱睡覺。

躺倒床上的袁州很是安然的閉上了眼睛,等著醒來後新一天的營業。

而另一邊的烏海回到樓上後,直到看到袁州關店,才放下窗子準備休息。

「一覺醒來說不定能吃到糟蟹肉。」烏海摸了摸自己的小鬍子,一臉滿足的說道。

「快點睡著。」烏海開始給自己數綿羊,期待起明早的糟蟹肉。

想著糟蟹肉的烏海快速的睡了過去,完全沒想過,袁州根本沒說過要請他吃這話。

烏金魚的腦補,真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