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零四章 一條狗

第一千零四章 一條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3-04 01:07  字數:2527

袁州看到拾荒老人有些意外,因為除了拾荒老人特意等著的那次,兩人沒再打過照面。

這還是第二次碰到,袁州面上不露聲色,腳步不停的走了過去。

「嗞啦」袁州照例放下今天的紙袋,對著拾荒老人再平常不過的點了點頭就準備離開。

「小袁老闆,袁老闆我能這麼叫你嗎?」拾荒老人連忙叫住袁州,但一開口就把心裡親昵的稱呼叫了出來,立刻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當然可以。」袁州沒多說,點了點頭。

「小袁老闆,謝謝你的飯,很好吃,最近老伴都吃的更多了些。」拾荒老人見袁州看過來,有些局促,但還是認真的表達著謝意。

「這不是特意留給你的。」袁州一臉冷漠的說道。

但拾荒老人顯然知道袁州會這麼說,只是笑了笑也沒反駁,但眼神還是一片感激。

倒是袁州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時也沒再多說什麼。

「我看小袁老闆很喜歡狗。」拾荒老人摸了摸左臂挎著的布袋子,嘴上溫和的說道。

「什麼?」袁州聽聞拾荒老人這麼說,有些疑惑。

「就是那個小袁老闆養的麵湯,長的毛色光光,一看就知道小袁老闆很愛護他。」拾荒老人笑著道。

「沒有,它是流浪狗,我沒有養它,是它死乞白賴的來著不走。」袁州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袁州這話說的很是順暢,因為他已經說了很多遍了,每次有人說麵湯是他養的狗,他都會這麼說。

嗯,畢竟廚師是不能養狗的,得為食客負責。

是以,袁州從不在工作時間撫摸麵湯,應該說他從來沒有摸過麵湯。

而麵湯也好似知道什麼似的,從來不蹭袁州,也不靠近他,一人一狗就這樣保持著默契。

「小袁老闆就是好心。」拾荒老人不以為杵,讚歎的說道。

這次袁州都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沒說話。

「是這樣的,前兩天有個小孩的狗兒不要了,說是壞了個腿,我修好了,這狗兒看起來很好看,小袁老闆你看。」拾荒老人想來是有些不好意思,說話都有些顛三倒四的。

但他還是麻利的從左臂挎著的布袋裡拿出了他口中的狗兒。

那是一隻機械狗,銀色的外殼,一雙垂著的耳朵,眼睛烏溜溜的看起像是麵湯的眼睛一般,而狗兒的四條腿是可以隨意移動玩耍的。

看起來狠可愛,是個小孩子會喜歡的東西。

「小袁老闆你看怎麼樣。」拾荒老人雙眼亮晶晶,又有些忐忑的看著袁州。

「很好看。」袁州點頭。

「好看就好,那送給小袁老闆,這狗兒乾淨,我重新洗過了。」拾荒老人臉上鬆了口氣,然後認真的說道。

袁州這才注意到,平時拾荒老人身上很乾凈,但用來撿垃圾的手和走路的鞋都是很髒的。

但今天拾荒老人的手卻很是乾淨,就連指甲縫都很乾凈。

「送我?」袁州有些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開口道。

拾荒老人的回答則是把手上銀色的狗兒往前推了推。

「謝謝。」袁州雙手接過,鄭重的道謝。

「不客氣,我還要謝謝小袁老闆。」拾荒老人一臉開心的說道。

「我很喜歡。」袁州拿著狗兒,輕輕撥動了一下它的前腿,然後道。

「嘿嘿,喜歡就好,喜歡就好。」拾荒老人看起來更高興了。

「對了,不早了,小袁老闆快去忙自己的,不能再耽誤你了。」拾荒老人一下子想起他已經拖著袁州好久了,立刻說道。

「嗯,好慢走。」袁州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拾荒老人看著袁州,也沒立刻收拾垃圾,而袁州則是穩穩噹噹的慢慢走遠。

「小袁老闆果然是喜歡狗。」拾荒老人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高興。

而耳力驚人的袁州也聽到了,臉上露出了個笑容。

不一會,袁州就走到了自己的店鋪後門,自然的也路過了麵湯。

「踏踏踏」袁州倒轉了幾步,又回到了麵湯的面前。

「這是我的新寵物,叫銀子。」袁州蹲下身,拿起銀色的機械狗,遞到麵湯的眼前。

為了怕麵湯不知道這是什麼,袁州還特別貼心的汪汪了兩聲。

「唰」麵湯瞬間立起,黑溜溜的眼睛死死盯著面前的銀色機械狗,顯然是看出這是一條狗。

「好看吧,不給你玩。」袁州晃了晃手上的機械狗道。

「汪。」麵湯極為大聲的叫了一聲。

「想玩?還是不給你玩。」袁州搖頭。

「汪汪。」麵湯前腿綳直,後腿岔開,立起身子盯著機械狗又叫了兩聲。

「你自己就是狗子,你玩你自己。」袁州不理會麵湯的認真。

「刷。」就在這個時候,作勢一副要咬人的麵湯卻突然生出右前爪直接拍向機械狗。

然而袁州速度更快,一把收了起來。

「聽說狗狗會嫉妒主人的新寵物,麵湯你是不是覺得有人搶了你的位置啊?」袁州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然而袁州失望了,在他收起機械狗後,麵湯的小腦袋左右晃了一圈,像是在找什麼,沒看後又立刻趴了回去,不再理人了。

對袁州的話自然也毫無反應。

「真是沒有恆心的狗,你都不再找找?」袁州道。

然而麵湯這次卻連眼睛都閉了起來,狗臉上毫無表情,好似袁州是個無理取鬧的小朋友。

「算了,一會給你送麵湯過來。」袁州見麵湯真的不理人了,就一臉高興的起身回店裡了。

等袁州一離開,麵湯再次睜開了眼睛,看著袁州歡快的背影,烏溜溜的小眼睛裡頗有一種:「這兩腳獸怕不是傻的感覺。」

當然,袁州是沒看見的,不然又要懷疑那建國後不能成精的規定是不是假的了。

這邊,袁州已經回到了自己二樓的房間了。

「嗯,看起來挺不錯的。」袁州拿著機械狗,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就這樣,袁州看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往窗邊走去。

那裡放著連木匠做好的榫卯收納櫃,顏色是漂亮的原木色,紋理清晰看起來硬朗大方。

「就放在這裡吧。」袁州拉開一個抽屜,那是用過的約請卡,其中有張上繪著一個女人的樣子。

而機械狗就放在邊上的另一個格子里,另一個抽屜里則放著那副拳擊手套,袁州還在想著,以後生了孩子把這些東西來歷告訴他,然後傳下去。

一定會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