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九十六章 差距就來了

第九百九十六章 差距就來了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28 03:39  字數:2833

「這魷魚味道,這魷魚味道……」王祥一邊嘴裡不停的咀嚼,一邊抽空說道。

「你別味道味道的了,說話的時候把嘴停下!」張焱見王祥一邊說話,一邊吃著,很難受。

「這魷魚味道非常不錯。」王祥還是要給張會長面子,所以吞下了一根魷魚須後,終於說出了評價。

現在吃袁州所做食物的人基本都無師自通了一個技能,那就是邊吃邊字正腔圓的說話。

比如剛剛的王祥就會個技能,關鍵說話的同時還不影響他吞咽食物以及搶菜。

是的,現在的評委四人組以及進入了搶菜模式。

「當然,魷魚就是好吃,不然我怎麼會愛吃魷魚。」白肖肖剛剛搶到了一個魷魚須,滿足的說道。

「我不愛吃魷魚須,但袁州的魷魚須還是非常值得一吃的。」周世傑說話不緊不慢的,但下筷子的速度可不慢。

畢竟周世傑可是常常去袁州小店的人,對於這個技能早就爛熟於心了,所以他做起來更加從容不迫。

而張焱則是保持了一貫的作風,少說話多吃菜,這點是他在示範店評選的時候學會的。

是以,他正在悶不吭聲的夾菜,邊吃邊品。

「那個魷魚好像很受歡迎?」雖然聽不見評委席說什麼,但情況還是能看見的,這不敖辟忍不住對著李廚說道。

「有一兩個菜受歡迎那是應該的,畢竟他雖然年輕,但還是挺有名的,盛名之下。」李廚瞥了袁州一眼,然後淡定的說道。

「但那菜都快吃完了。」敖辟不滿的說道。

「正常,我的爬爬蝦也是吃完了的。」李廚得意的說道,但看了還皺眉的敖辟一眼,補充道:「那海螺也吃完了的。」

「也是。」敖辟這才放心,繼續坐等評分。

說起這評分每一道菜都是十分制,分算開來就是周世傑和張焱是三分,白肖肖和王祥是一人兩分。

是以,一道菜的滿分是十分,一共是七道菜總分七十分,到時候誰的總分多,那就是哪組獲勝。

袁州的做菜是一向少而精,這次是更加少,其實這也是為評委考慮。

畢竟這是比賽,不光是吃他一個人的菜品,還有對方的菜品,是以這分量也就夠四個人嘗個鮮,嘗個味道。

這不,這八爪火焰山已經被吃完了,就連配菜洋蔥都沒放過。

幾人還美其名曰的說著洋蔥營養價值高,並且浸潤了魷魚的味道,這也是考驗廚藝的一部分,然後幾人搶著全部吃完了。

看著比臉還乾淨的盤子,幾個評委一時之間有些不好意思,還是周世傑更加老道,臉上表情不變,直接就開口了。

「接下來繼續品嘗海鮮聯盟的火焰魷魚。」周世傑示意禮儀小姐。

「不錯,確實應該嘗了。」張焱也道貌岸然的說道。

邊上資歷稍淺的白肖肖和王祥也連忙點頭,坐等繼續吃魷魚。

「請稍等。」禮儀小姐端上來後,拿出了打火機。

是的,海鮮聯盟的人做的魷魚也是火焰魷魚,但和袁州的不同。

這個魷魚被全部穿到長短粗細一致的竹籤上,簽頭朝下被銀色的錫紙包裹住了,禮儀小姐在外圍倒上了一圈高度白酒,然後用打火機點燃。

「轟」的一聲,火焰圍著白色盤子里包裹了魷魚的錫紙燃燒了起來,透明中帶著藍色的火焰,還以一股濃郁的酒香味瀰漫開來。

「輪到我的了。」紅方料理台的劉傑信心十足的看著自己作品。

「劉主廚感覺如何?」聽到劉傑的話,李廚轉頭笑著問道。

「信心十足。」劉傑嘴角露出笑容。

「剛剛那個袁州的菜品可是被吃完了的,劉主廚以為如何?」李廚道。

「他的分量少,吃完很正常,而且味道可能不錯,但肯定比不上我。」劉傑道。

「哈哈,有劉主廚這話那我就放心了。」李廚哈哈一笑,點頭道。

兩人稍稍聊了兩句就不再說話了,因為評委已經開吃了。

這邊火焰大約燃燒了二十秒的樣子就自動熄滅了,這時候滾燙的錫紙里冒出熱氣,一股魷魚的香味飄了出來。

「嘩啦嘩啦。」禮儀小姐撥開錫紙,然後伸手做出請的手勢,示意可以品嘗了。

「嗯,幾位誰先請。」周世傑轉頭謙虛的對著稍稍落後半步的三位評委道。

「自然該周會長您先請。」王祥道。

「你請。」張焱道。

「周會長請先品嘗。」白肖肖也做了個請的手勢。

「好,那由我開始。」周世傑臉上笑著,心裡卻MMP。

「這些滑頭肯定是想我吃這個次品吃飽,然後吃不下袁州做的美食,真是陰險。」周世傑邊想邊謙虛的拿起一串魷魚。

只從這一點謙讓來說,這火焰魷魚比起袁州的八爪火焰山來說就差遠了。

更不用說一揭開錫紙的情況下白肖肖徒然聞到了一股非常細微的腥味。

這個味道可不是大海的味道,而是好像沒處理好的海產品的腥味,要不是先吃袁州的完美版魷魚,這點夾在白酒里的腥味白肖肖還真聞不出來。

但珠玉在前說的就是這個情況了。

其實劉傑做的魷魚單拿出來說還是不錯的,魷魚得熱吃,火候很重要,他這個火焰魷魚不光是為了獵奇的上菜方式還有火候的原因。

是的,劉傑這個魷魚並沒有全部做熟,而是大約六成熟就用錫紙包好,在上桌的時候直接用白酒燃燒的熱度把魷魚燒熟。

這時候吃火候正好,溫度也正好,但他唯獨沒想過這包裹起來腥味不容易揮發的問題。

「之前沒吃過袁老闆的八爪火焰山,否則哪裡會愛吃這個。」白肖肖邊吃邊在心裡感慨。

是的,看著以前特別愛吃的,這道劉傑的名菜,現在很嫌棄。白肖肖覺得和袁州做的魷魚比起來這個大約也就是個學徒水平。

還好,劉傑做的魷魚也不多,一人一串分完後就只剩四串了,想來劉傑準備的是一人兩串的量。

但四人默契的忽略了這個事情,直接開始吃起了下一道,劉傑看著剩下的四串,這就很尷尬了。

李廚還拍了拍劉傑的肩膀,安慰了兩句,想他來看,一兩道菜的成敗不重要,反正最後總分高於袁州就行了。

接下來的試菜,都是先品嘗袁州的,所以這種行為在李廚等人看來,就是要把好吃的留在後面,而袁州覺得這幾個評委,就跟小孩一樣,先吃好吃的。

是以,同一件事,在不同的立場來看,意思完全不同,並且還有可能是截然相反的。

一道道菜,不多會就直接吃到了最後一道主菜大蟹團,嚴格來說,論料理方法和食材處理,這道菜算是最難的了。

「還是從袁主廚的開始品嘗。」王祥一臉期待的說道。

「這螃蟹看起很不錯。」張焱點頭道。

「這珍寶蟹是我從加利福尼亞那裡空運過來的,只只都又大又新鮮,關鍵這蟹腿肉可是達到了蟹肉的百分之六十了肥的很。」白肖肖自豪的說道。

「聽說還是雙胞胎。」王祥揶揄的說道。

「那我可得好好嘗嘗。」周世傑道。

「下面就是本次比賽的最後一道菜,袁主廚的大蟹團和海鮮聯盟的滾滾蟹團來,第一個被品嘗的是袁主廚的大蟹團。」主持人適時的開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