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九十四章 人生三大錯覺

第九百九十四章 人生三大錯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27 10:39  字數:3185

這個時候的白肖肖已經想不起開始對於爬爬蝦的懷疑了,直接伸筷子就直接開夾。

「這麼容易就脫殼了?」白肖肖驚訝的看著筷子上完整的蝦肉。

「吃了你更驚訝。」說這話的是王祥。

因為王祥的盤子里早就已經空空如也,他正看著那邊盤子里剩下的爬爬蝦,一臉嚴肅的樣子,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嗯。」白肖肖點了點頭,然後把蝦肉一把塞進嘴裡。

蝦肉一入口的瞬間白肖肖就閉上了眼睛。

按說這樣是先處理過好剝殼的爬爬蝦,並且還爆炒過,那裡面肥美的汁水肯定沒了。要知道很多人吃海鮮就是吃的這個「海」味,這也是為什麼,臨海城市料理海鮮,就是簡單的蒸煮一下。

白肖肖雖說不是臨海城市的人,但作為賣海鮮起家的人,這點是自然知道的,是以白肖肖有些小失望。

然而,事實卻是……不但有還非常豐沛!

「噗」稍稍一咀嚼,白肖肖就感覺蝦肉里豐沛的汁水一下子溢滿口中,一股子鮮美之極的感覺。

蝦肉嫩嫩的,略帶一點綿綿的嚼勁,一咀嚼蝦肉就爆出一股肉汁,蝦黃留下的香味,其中還帶著一點點海水的腥鹹的感覺。

不像其他的爬爬蝦處理的沒有一點腥味,這個爬爬蝦卻在每一口咀嚼的時候讓人彷彿置身海邊,鼻尖彷彿是聞到了蔚藍大海的海風味道。

鹹鹹的,腥腥的,但卻帶著無與倫比的鮮美,這就是一吃就知道這蝦非常新鮮的感覺。

「嘶,還有點辣。」吃到最後,白肖肖才感覺一絲絲的辣味在嘴裡蔓延開來。

這個辣味刺激了舌頭,讓白肖肖下意識的吞咽了一下,然後這個爬爬蝦就被吃完了。

但嘴裡殘留的香辣味道和鮮美感覺卻驅使白肖肖看向桌上剩下的爬爬蝦。

「辣味竟然藏在海鮮味裡面,這是怎麼辦到的?」白肖肖疑惑。

是的,袁州所做的紅椒蝦林雖然是香辣的味道,但香辣的口感完全沒有掩蓋蝦肉的鮮美不說,還突出了爬爬蝦特殊的口感以及鮮美,並且是帶著大海味道的鮮美。

「這蝦味道不錯,我再嘗嘗然後給分。」周世傑似模似樣的說,然後指使著禮儀小姐,又給自己上了一隻蝦。

「會長說的對,應該謹慎對待,再來一隻。」王祥一本正經的應喝,然後自然的遞出了自己的盤子,等著下一隻蝦。

不怪這兩人動作這麼快,實在是因為袁州做的一份爬爬蝦一共才六隻,也就是說一人兩隻都不夠。

張焱是因為心裡還有些顧忌自己的身份還沒來得及開口,而邊上的白肖肖就沒有這些顧慮了。

「等等,周會長再嘗嘗就算了,可是王主廚您就不需要了,畢竟你對海鮮本來就很了解了。」白肖肖直接說道:「你這隻就讓給我這個外行,我要仔細品品,才好打分。」

這種情況下,要臉?臉是什麼東西?

白肖肖不要臉,王祥也不是省油的燈。

「就是因為了解,所以才需要謹慎,我要對雙方選手負責。」王祥說著,不等禮儀小姐端回盤子,直接就自然而然的搶過盤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呵呵。」白肖肖不著痕迹的白了不要臉的王祥一眼,然後開始期待下一個菜。

沒辦法,現場這麼多人,白肖肖覺得臉這種東西熟人面前隨便丟,但記者面前還是得收著的,不過下一道菜他已經瞄好了。

王祥旁若無人的吃起來,爬爬蝦好吃的地方就在於,又脆又嫩,汁水多。

特別是還有麻辣的點綴,不破壞海鮮原味,又有川辣,這才是川菜海鮮,王祥不禁升起來這樣的感想。

因為好奇袁州的拆殼方式,王祥直接上了一隻手,然後辣油都沾到了手指上,王祥沒吃夠,隱蔽的把手指上的辣油,也吮吸乾淨。

這是在比賽,還是需要注意雅觀吧,白肖肖都無語了,就算好吃也沒必要這樣吧。

「咳咳。」張焱以手成拳放在嘴邊輕咳一聲,然後開口道「既然小袁主廚的已經嘗完了,那麼該嘗嘗那位李廚的了。」

「說的也是。」白肖肖點頭。

「那麼麻煩禮儀小姐了。」王祥放下手,嘴裡還在回味著爬爬蝦的味道,想著完事後,一定要去袁州小店吃一頓麻辣爬爬蝦。

這明顯就是剛才,在周世傑和張焱說話的時候心不在焉,袁州小店什麼時候有海鮮了?

為王祥默哀。

周世傑贊同的點了點頭,接著禮儀小姐先是端上四杯清茶和毛巾讓評委漱口擦手,接著才換上乾淨的盤子給四人重新夾上了李廚做的香辣爬爬蝦。

分好爬爬蝦,禮儀小姐分出四個人站到了四位評委的邊上,拿出了專業的工具。

這工具一看就知道是為了去蝦殼的,就這個動作就讓四位評委的眉頭不由的一皺。

但李廚隔得遠,顯然是沒發現,還得得意於自己的體貼。

可不是體貼,在他想來,這爬爬蝦並不好剝殼,是以他準備了專業的工具請禮儀小姐代為剝好,然後再請評委品嘗。

是以,等到禮儀小姐拿著工具退下的時候,小盤子里就剩下光禿禿的,還算完整的蝦肉了。

「這……」就是心裡偏向海鮮聯盟的白肖肖都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畢竟這才不論是從外形還是這多此一舉的剝殼舉動,都讓他不知道說什麼。

「嘗味道。」周世傑道。

周世傑開口了,幾人這才端起碟子開吃。

因為評委台就在場地的中央,不管是從袁州還是李廚那裡看中間都只能說看清些表情,但評委說話是聽不見的。

「這評委好像怎麼臉色沒那麼好了?」敖辟眼神不錯,轉頭對著李廚問道。

「可能是剛剛那個袁州的爬爬蝦口感不行。」李廚思考了一秒,然後道。

「也是,那小子的爬爬蝦沒準備剝殼的工具,顯然評委應該是沒怎麼吃到完整的蝦肉,也就嘗了嘗外殼的味道,肯定是及不上你的了。」敖辟道。

「不能這麼說,剛剛看評委的表情還算滿意,想來那蝦殼的味道是不錯的。」李廚心裡得意,臉上卻故作謙虛的說道。

「哈哈,肯定是的,我可沒見評委們親自剝殼吃蝦肉。」敖辟笑了笑,滿意的再次望向評委台。

顯然王祥不管是用手剝蝦的動作還是舔手指的動作都做的相當隱蔽了。

而這時候評委已經吃完了李廚的爬爬蝦,盤子里空空如也了。

看到這樣的盤子,李廚心裡大石落地,臉上止不住的露出笑容,還特意朝著袁州那裡看了一眼。

然而袁州根本是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連個餘光都沒有分給李廚。

「有什麼好得意的,看看我的盤子,再看看你自己的,恐怕這第一局我是十拿九穩了。」李廚心裡暗恨,但面上卻是謙虛溫和的模樣。

是的,在李廚他們看來,評委吃過的袁州的盤子里還有著完整的爬爬蝦,而他們的卻是被吃完了的,看起來自然是李廚的比較受歡迎。

然而李廚卻不知道,這其實是幾個評委的惡趣味,他們見蝦殼這麼容易撥開,就在吃完肉後又把蝦殼拼在了一起,看起來可不就是像沒吃過一樣。

說起來,李研一也有類似的習慣,他吃完口香糖,也會把糖紙整整齊齊的放回去。

而李廚現在也許就是人生三大錯覺之一,我贏定了。

話說人生的錯覺,真的不止三大,而現在李廚顯然是因為有了這個錯覺,他頂著一副得意又極力壓抑,努力讓自己很淡然的模樣,時不時的看向袁州。

「你就是現在認輸,那示範店的錦旗也是保不住了。」李廚心裡得意的想道。

想想看,在眾目睽睽之下,敗了,還好意思拿著示範店的稱號?

終於李廚頻繁而熱烈的目光被袁州發現了,當然,袁州還是一樣沒轉頭,僅僅是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眼。

「這李廚,一直不停的看我幹什麼?而且這種眼神好眼熟……」

袁州心中想了想,終於是想到了,這個眼神就跟麵湯,找他要東西吃的時候一模一樣。

熱烈而急切,所以說,現在這李廚是想認輸?

奇異的是想法南轅北轍的兩人都想到了認輸這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