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八十五章 天才的怪癖

第九百八十五章 天才的怪癖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18 09:02  字數:2262

叫住袁州的老人,看樣子差不多得有七十來歲了,臉上皺紋很多,但就是這樣也能看得出來老人的臉色很不好,就連剛才叫住袁州的聲音也有些中氣不足。

而且能明顯的看出老人還有些駝背。

老人名叫劉忠貴,今年是真的有七十四歲,他是這附近的一個流浪漢。

說好聽點,他是附近的拾荒者,那麼說不好聽一點就是撿垃圾的。

只是老人和其他撿垃圾的人,還是有很大區別的,第一、老人比其他拾荒者更老感覺身體更差。

第二、比起其他拾荒者,老人雖然手、鞋、褲腳的位置還是很臟,但除此之外,其餘地方只是破爛但卻乾淨。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老人只在晚上,幾乎是天黑之後,才在垃圾站找點吃的和用的。

「老人家請問有什麼事?」袁州停下,然後禮貌的問道。

「您是廚神小店的袁老闆對嗎?」拾荒者老人將姿態放得很低,聲音和氣。

「擔不上您。」袁州點了點承認自己身份,然後溫和道:「直接叫我小袁就行了。」

雖然現在的袁州不至於全省市的人都能在大街上認出他,但在桃溪路這一塊,不認識袁州的人,還真的不多,哪怕是拾荒的老大爺。

「小袁老闆是這樣的,我知道袁老闆你是善心人,每晚都往垃圾桶放一份飯菜。」老人說著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有些髒的手。

「但是我知道小袁老闆的店是沒有外賣的,所以小袁老闆你真的沒必要特意把這些東西送來我吃,很浪費的。」老人看了看袁州的臉色,這才繼續不好意思的說道。

自從幾天前,袁州那樣做開始,拾荒老人和老伴,就能吃到熱乎的飽飯了。

但一兩次的還可以,如果每晚都有,還是用飯盒包得好好的,那就不是巧合了,所以拾荒老人今天就特意來的早了些想看看是誰放的,這次終於看到了是誰。

「大爺你想多了,首先我是開餐館賣吃的,然後我要保證每天食材的新鮮,所以這些賣不完的自然是要扔掉的。」袁州一臉嚴肅的聲明道。

這話袁州到沒有說假,系統提供的材料,絕對是新鮮的,而剩餘的食材一向是堅決回收的。

但保證新鮮卻是是實話,是以袁州繼續一本正經的說道:「大爺您既然認識我,就肯定知道我摳門……哦不,是勤儉節約的美名。」

這下老人倒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且以我店裡一道菜的價格,老大爺你真覺得,我會白白把一道菜扔到垃圾桶?」袁州一臉認真的反問。

拾荒老人想了想輕緩的搖頭,的確按照他所知道的袁州的性格,似乎的確不會那麼浪費,不過老人總感覺哪裡沒對,但一時又說不上來。

「那為什麼外賣盒……」拾荒老人又想起了這一茬。

「哦大爺是這樣的,實際上天才都是有怪癖的。」解釋的同時袁州還不忘自誇,理了理自己衣領接著道:「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承認,但我也是天才,所以我的怪癖就喜歡是用打包盒,把剩下的,裝得好好的才扔到這裡。」

好充足的理由,充足得讓拾荒老人沒話反駁。

袁州看了看拾荒老人還準備說什麼,又補上了一句:「之前東西都賣完了,一點也沒剩,也不知道最近開始都會剩點東西。」

忘說了,袁州這個行為是瞞著烏海的,否則估計就沒老人聲明事了,就算烏海知道了原因,估計也會偷摸的另外買些換了袁州這份大雜燴炒飯讓老人吃別的。

袁州也沒有想要聽老人為什麼這麼落魄,以及老人的故事,直接交代完就走了。

拾荒老人看著袁老闆,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盡頭,然後拾荒老人才彎腰把袁州扔在垃圾桶面上的布袋子提起,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身後的灰色小挎包中。

在垃圾桶中,翻找了一番,把塑料瓶和硬紙殼全部收集起來,只是隨著錢越來越不經花,現在塑料瓶也越來越不值錢了。

大概半小時之後,老人才離開垃圾處理站,說起來他剛才的行為,能夠表現出,他和其他拾荒者的第四點不同。

這拾荒老人翻垃圾,絕對不會把藍色垃圾桶裡面的垃圾翻到地上,甚至於有什麼沒注意掉到地上的垃圾,老人還會撿起來整理好。

拾荒老人的住所,距離桃溪路還有點遠,大概走路要四十多分鐘左右,那裡有一片原來的廠房,後來廠子搬走了,那一片地方倒也沒有拆。

一開始還有門衛看守,後來或許覺得太麻煩,每個月還要給門衛發工資,逐漸的也就沒人看守了。

而老人和生病的老伴就暫住在那裡,當然除了這兩位老人之外,還另外有其他兩個流浪漢。

至於為什麼老人常年在桃溪路這街道溜達,因為附近都是高樓大廈和廣場,沒有垃圾處理站。

路上買了兩個白面饅頭,老人背著東西慢慢的走回廠,老人和老伴選擇的是以前的辦公室,朝南,陽光很好,因為老伴身體很難自己挪動,但又喜歡晒晒太陽,拾荒老人儘可能的滿足老伴願望。

走進房間,這廢棄的廠房,東西都搬走了,所以房間中,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個簡陋的地鋪。

說是地鋪,其實嚴格來說都不算鋪,只是個睡覺的地方,先用一些乾草墊在最下面,然後再鋪上三層硬紙殼,表面上有一些棉花絮還鋪著一層褪色的床單,被子倒是挺厚實的已經掉光絨毛的絨被,雖然上面還有被煙蒂燒過的痕迹,但卻很整潔。

房屋收拾得很乾凈,在窗台上,還有幾朵花,因為老人的老伴喜歡花,所以拾荒老人,時不時的會帶回來幾束,一看就知道是花店丟下不要的那種,因為品相不好。

「老伴我回來了,今天我見著那個送飯給咱們的人了。」拾荒老人放下背上的紙板和塑料,然後小心翼翼的放下挎包,笑著對躺在床上的老伴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