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七十九章 下三濫的損招

第九百七十九章 下三濫的損招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14 08:08  字數:2416

另一邊,袁州離開小店後徑直來到了藥店。

「麻煩給我一點感冒藥。」袁州道。

「感冒藥的話,是什麼癥狀,有沒有發燒?咳不咳嗽,咳嗽有痰嗎?」藥店老闆問:「關鍵的是頭暈還是喉嚨疼。」

藥店老闆邊說邊看袁州,顯然是以為生病的是袁州。

「不是我生病。」袁州道。

「那生病的人的癥狀是什麼?」藥店老闆負責的再次問道。

「具體癥狀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手軟腳軟,已經嚴重到起床走路都成問題了。」袁州道。

「那是高燒,最好去醫院看看醫生,說不定得輸液或者打針。」藥店醫生認真的建議道。

「好的謝謝,不過先開點葯給我,吃了然後再看。」袁州道。

藥店老闆點頭,然後開了幾裝葯,交代了一遍葯的服用方法和計量,袁州付錢提上藥後直奔烏海家。

烏海的房間在袁州小店對面的二樓,這一層一共是兩間屋子,他直接打通中間只留下了必要的承重柱,關鍵的是,房間一般是不會鎖門的,這當然是為了平時下樓排隊的時候能夠更快一點。

這次自然也不例外,門虛掩著,留了一條縫。

透過縫,目光就能看到室內一地的畫稿。

最近也沒有聽說烏海有什麼畫作任務,雖說靈感這種東西很突然,但烏海要開始畫畫之前,幾乎都會去小店鬧騰一番。

「蓬蓬」袁州抬起手認真的敲了敲門。

敲完門後,袁州站在門口好一會,但裡面還是沒聲音,袁州皺了皺眉頭,臉上有些擔心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很通透,正對著門的除了畫布之外就是一張沙發,上面烏海穿著皺巴巴的衣服橫躺在上面。

那挺屍的樣子好像已經奄奄一息了。

果然,烏海好幾頓沒來了,根據袁偵探的推理,只有可能是生病了,並且已經病的走不動路了才有可能,現在看來果然是的。

這最近天氣一下子轉涼,鄭家偉又不在,而烏海一向又是睡衣,感冒可能性幾乎是百分百了。

當然一般的感冒,只要是還能起床,烏海哪怕是爬都會爬來小店的,是以真相只有一個,烏海已經病到爬都爬不動了。

看到袁州,烏海感冒病中驚坐起,彷彿是沙漠要渴死的人,突然看到了綠洲。

然而,生病就是生病,烏海精神很是亢奮,但身體是撐不住的,猶如入冬的麥穗,又砰的一聲癱到了床上。

「說說,你這是什麼情況。」袁州很自覺的搬了一個板凳放到沙發前,一副聽故事的樣子。

「晚上睡覺忘關窗了……」

「……然後下雨。」

「雨……飄進來了。」烏海的聲音有氣無力,極為沙啞,就連嘴上的兩撇鬍子都沒了精神,斷斷續續的才說完了整件事情的來歷。

忘了說,烏海的沙發和床都在窗邊上,這是袁州小店開門後,烏海特意叫人搬過來的,為的就是可以從床上坐起來就能看到袁州小店。

然後那天下雨,沒關窗的烏海,早上起床後發現半床被子以及褥子都是濕噠噠的。

是以,這種情況不感冒,天理何在?

不要問為什麼,雨淋在身上都沒有醒。有一句話叫,你永遠不能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同樣除了袁州的美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叫醒烏海。

至於冷什麼的在睡覺的烏海面前那是不存在的。

看烏海現在在沙發就知道他肯定是想去袁州小店的,畢竟現在烏海躺的沙發還是在窗邊,並且窗子還是沒關,想來他是掙扎過了,掙扎著從床上到了沙發上。

結果也很是明顯,烏海還是沒能出的了門。

「把葯吃了,上面小紙片寫著每種葯吃多少。」袁州點了點頭,然後道。

說完話,沒等烏海回答袁州就把一包葯扔到烏海的沙發上,然後起身燒了一壺水給烏海。

「扶我起來,我還能吃。」烏海看都沒看葯,掙扎著坐起身道。..

烏海對葯可不感興趣,只是看著袁州這樣說了一句。

「那你自己起來,起不來就把葯吃了,我會給鄭家偉打電話。」袁州沒等烏海回答就直接走了。

「回來,我要吃……」烏海伸著爾康手,聲音細如蚊蠅的對著袁州的背影喊道。

然而耳聰目明的袁州並沒有回頭。

「這傢伙也只有鄭家偉和烏琳治得了他了。」袁州心裡決定了回去就打電話。

然後他就離開了,畢竟還得回小店鎮場子,雖然有申敏在,也不需要他幹什麼。

不過一下樓,袁州摸出手機就開始給鄭家偉打電話了。

小酒館的營業時間結束後,袁州還是一樣目送申敏坐上公共汽車離開才關門。

第二天中午,依舊不見烏海的影子,袁州小店到了幾個不速之客,這裡的不速之客自然是貶義詞,李廚也就是那一群暫且統稱為低分聯盟的人,在被袁州拒絕之後,自然是不會這樣就善罷甘休的,是以他們就想了一個損招。

真的是損招,低分聯盟雇了一幫人,也不做其他的,從今天開始,就天天在店門口轉悠,一邊轉悠還一邊大聲的說話。

「這家店還有這麼多人排隊?」

「一家敢做不敢當的店,不明白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喜歡。」

「萬一人家就喜歡這種風格?」

「那真的呵呵了。」

「老闆那麼怕事,也不知道這東西是不是真的那麼好吃,怕是那些吃的人眼神不好。」

等等這種類似的話語,這一群人就在袁州小店所在的桃溪路街邊,而桃溪路誰都可以走,是以排隊委員會也不可能強制性的說,不讓人過,或者是不讓人這樣說。

而最為關鍵的是,排隊委員會的人上去交涉,然後人家道歉,明天又直接換了一波新的人來說這樣類似的話。

李廚真的是不遺餘力的作死,不知道僱傭了多少人來騷擾袁州小店。

來袁州小店吃飯,排隊的人,雖說大多數素質都挺高,但也是大多數而已,肯定有脾氣爆的。

聽到這話,直接不慫,分分鐘衝上去幹了起來,結果當然是贏了的,畢竟袁州小店排隊的人是很團結的,但整個中午的營業時間還是被弄得亂糟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