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七十八章 一舉兩得

第九百七十八章 一舉兩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13 15:29  字數:2484

兩人就這樣一個夾一個吃,一副相親相愛好同事的模樣,說句實話,不要說不知道的人,看著這情況,會以為兩人是多麼好的朋友。

就是謝蒿的老婆,知道兩人是什麼狀況,可一頓飯吃下來,也足夠懷疑,之前謝蒿是不是在忽悠她。

但轉念一想,不對勁,謝蒿忽悠她這個幹什麼。

袁州在做飯空隙時間,是喜歡看著食客們吃東西的滿足和享受,這是大多數廚師都會有的成就感。

「嗯?」袁州看到了一個超人。

準確來說是一個穿著超人衣服的男子,大概二十多歲,應該是cos,不過扮的很認真,就連頭髮都有認真的弄過。

第一批進店點餐,除了吃全魚宴的魏先生四人,第一批進店的其他人,基本都已經吃完了離開了。

袁州對cos其實並不好奇,因為好找有名氣的原因,許多喜歡cos的小姑娘,現在已經把店裡當成集合的路標了。

只是cos超人的,比較少,畢竟需要內褲外穿。

超人男點了一份簡單的蛋炒飯套餐,餐點很快就好了。

周佳上菜,說起來今天店裡似乎少了什麼東西?

袁州搖了搖頭,把其他情緒清楚到腦後,他又注意到了剛才的超人男。

因為這人哭了,是真的流淚了。

「好吃到哭了?」袁州心裡驚訝。

在很多影視作品,在描寫東西的時候說,這食物美味到能夠讓人留下幸福的淚水。

但現實中很少見,而且就算有,也並非單純的好吃,而是有回憶的加層。

現在袁州眼前的超人男子,就是邊吃邊哭。

「不對,這哭絕對不是幸福的哭。」袁州又不傻,很輕鬆就能看出來,這超人男的哭,很明顯是真的傷心的哭。

他眉頭皺起,一邊舀起炒飯塞進嘴裡,一邊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看起來有些怪異。

只是超人男子手上的動作沒停,也沒有哭出聲音來。

「奇怪。」袁州心道。

難道是難吃到哭?袁州被自己的這個想法愣住了,無論從什麼方面說,袁州小店的東西,都和難吃沾不上邊。

「不可能,我今天狀態很好,蛋炒飯肯定很好吃。」袁州對自己廚藝相當有自信,但還是認真的回想了一遍蛋炒飯的每個細節,包括上餐的時候事情,但還是很肯定自己的餐點沒有問題。

並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這點和系統倒是沒什麼關係,畢竟如果一個廚師若是連這點自信都沒有,還玩什麼?

不清楚是什麼情況,袁州排除了自己的原因,也就沒過問,他從來都不是八卦的人,沒一會超人男吃完餐點離開了。

這倒是很像之前來的一個男的,吃完一頓飯之後,就在店門口彎腰說謝謝,也不知道是在謝謝小店,還是謝謝袁州亦或者是食客。

袁州小店總有些看起來奇奇怪怪的事情或者人。

「老謝今天吃的好不好。」魏先生誠懇的問道。

「很好,袁老闆的手藝和網上流傳的一樣,沒得說。」謝蒿不意外的直接被征服了。

「你喜歡就好,這樣也不枉我一番心意。」魏先生說著,還周到的把謝蒿夫妻送上了車,目送著離開。

謝蒿驅車離開,錢是魏先生付的,然後東西也非常好吃,吃飯的時候謝蒿腦中略過一個個魏先生的陰謀,但都沒有確認。

越是這樣,謝蒿越覺得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安靜,所以升職的喜悅都被沖淡了,準備專心應對接下來魏先生的出招。

在謝蒿離開後,魏薇終於忍不住了問道:「爸你今晚這是做什麼?」

沒等魏先生回答,她還補了一句:「爸你今天這些做法,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魏薇完全不相信,自家老爸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人,仇人如果相逢被他打死了,那可能還會笑一笑。

「你都起雞皮疙瘩了,那謝蒿,微微你覺得會怎麼樣?」謝蒿反問道。

「哈?」魏薇愣住了。

然後反應過來,自家老爸這兩天的所做作為,自家人都這樣,更何況是死敵。

「會嚇死吧……」魏薇下意識的回答。

「對人最大的惡意,就是你根本沒有惡意。」魏先生道。

「並且……」魏先生道:「謝蒿馬上要調到外省的分公司,得舉家搬過去,以後回蓉城的機會非常少。」

「然而袁老闆的全魚宴,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最好吃的河鮮全魚宴。」魏薇自然的接話道。

「是的,並且袁老闆的店也不可能有外賣,而他也不可能再吃得到了,一舉兩得。」魏先生目光欣慰的看著自己女兒。

然後魏先生摸了摸魏薇的頭,朝著謝蒿車輛消失的方向笑了笑,帶著女兒也開車離開了桃溪路。

袁州不知道自己的一頓全魚宴還蘊含了這麼多東西,晚餐時間結束,將東西打包了一番,和之前一樣,把系統提供的剩下食材,做成了大雜燴炒飯,放到了垃圾站。

說起來,袁州小店從來都沒有外賣,沒有想到,這為了扔垃圾,他還自己去買了餐盒。

袁州這餐盒就是在附近買的,所以那個賣這些東西的老闆,自然是認識袁州的,當時還以為是袁州小店開通外賣服務了,特別激動的詢問了一番。

酒館就要開了,今天沒下雨。

申敏來得很早,她從來不遲到。

袁州從垃圾站回店,本來是要休息的,但突然想到一件事,摸出電話,猶豫了一番,又將手機放了回去。

「申敏,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袁州對著二樓收拾的申敏說道。

「好的,袁老闆路上注意安全。」申敏急忙跑到竹林邊上探出頭說道。

袁州點了點頭,然後出了門。

而抽酒喝的食客,眼看著袁州出店,心裡痒痒。

然後待身影消失之後,立刻上前跟申敏詢問。

「申敏袁老闆去什麼地方了?」這是關心袁州的。

「袁老闆很少晚上出門兩次,最近袁老闆經常晚上出門,關鍵是今晚酒館的酒沒問題吧?」這也是關心袁州的食客,當然關心袁州的同時更關心酒。

申敏不厭其煩的一個個解釋,不會影響今晚小酒館的營業,在陳維和方恆不來後,小酒館安靜了很多。

也沒有喝嗨了,就大聲誦歌的情況,沒有錯,方恆還是一個隱藏的文青,這傢伙,喝高興了就愛念詩,並且酷愛辛棄疾,因此常常被家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