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有女兒的感覺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有女兒的感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11 12:39  字數:2414

周佳知道袁州的一個小動作,那就是每當有人誇獎,袁州面上是一點也不在乎,但每次手指,都是忍不住飛舞兩下。

這在周佳看來是非常袁老闆的行為。

「我表哥告訴我,特別是袁老闆,那是最兇悍的大boss,不能破壞規矩,否則就不給飯吃。」胡題又說出了一個完全相反的描述。

「我更好奇你的表哥是誰了。」周佳也沒追問,因為她已經看見胡題膽戰心驚的樣子了。

也不知道,那個表哥到底給他灌輸了什麼,不僅讓他相信了,還這麼慫。

「我還會騙你不成?袁老闆人真的很好。」周佳道:「而且你相信,如果真的好像你說的這樣,我在那裡打工大半年,還能活著?」

「袁老闆是我來蓉城上大學後,對我最好的人,就像我長輩一樣。」周佳認真的說。

這個說法倒是很有說服力,胡題暫時相信了。

當然,胡題對為什麼要見打工店的一個老闆,還是一直有疑惑,但因為喜歡周佳,所以自然信任,也就一直沒多問。

「對不起佳佳,你真的不知道是表哥跟我說了什麼,但是我答應了他不能出賣他。」胡題認真的說道。

「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看到袁老闆就知道了。」周佳點了點頭道。

「好,我會好好表現的。」胡題深吸一口,調整了下自己的狀態,就要到店了。

兩人一前一後進店,一進門袁州這造型就直接震懾到胡題了,圓領袍那威嚴霸氣的樣子,加上袁州滿臉的嚴肅,看上去就和溫和沾不上一點關係。

「來了。」袁州放下書,語氣淡然的道。

作為家長要威嚴,好歹他也是成名已久,所以這點威勢袁州還是有的。

「袁老闆這就是我男朋友胡題,古月胡,題目的題。」周佳分別介紹,轉頭又對著自己男朋友道:「這是袁老闆。」

周佳一介紹完,胡題暗地裡穩了穩神,然後就開口了,兩人直接開啟了一問一答的模式。

「袁老闆好。」

「你也好。」

「袁老闆平時很辛苦吧。」

「你讀書也辛苦。」

「讀書不辛苦。」

「廚師也不辛苦。」

胡題和袁州,一個由於自己心裡有點陰影,再加上是第一次見長輩的緊張,一個由於時刻提醒自己要保持長輩的威嚴。

所以兩個人的聊天非常之尬,俗稱尬聊,這真的是把一旁的周佳都尬到了。

最終周佳出言左右調和氣氛,這才好多了。

經過一番聊天,袁州對這個叫胡題的小伙紙有了一個大概都認知。

胡題家庭條件還是不錯的,獨生子父母也是小康,雖不至於有多富裕,但也是小有存款。

胡題性格,從短暫的談話來看,是比較馬大哈的,就是那種做事就憑一腔熱血,冷靜多數時候是沒有的。

「喜歡吃什麼。」袁州突然問。

「我比較喜歡吃牛排。」胡題想了想道。

「那知道她喜歡吃什麼不?」袁州指著周佳。

「呃……」胡題想了想,好一會想出了一個周佳喜歡吃西蘭花。

「周佳素菜除了西蘭花,還喜歡吃平菇,豬肉的話,最喜歡青椒肉絲,不喜歡吃雞肉,鴨的話只喜歡吃板鴨。」袁州皺眉想了想,然後道:「還有她不愛喝飲料,這些你要記記。」

胡題連連點頭,他知道自己馬大哈,所以掏出手機認真的做了個備忘錄。

這邊兩人一個說一個記,倒是很和諧,只是邊上的周佳驚訝的長大了嘴。

「袁老闆你怎麼知道這些?」周佳忍不住問道。

要知道袁州剛才所說的,和周佳的飲食習慣一點都不差,按照道理來說,她是誰也沒講過的。

「我為什麼不知道。」袁州語氣淡然的道。

周佳其實問出來之後,就知道為什麼了,袁州是鼎鼎有名的廚師,知道這些,肯定是平時一點點了解的。

「謝謝袁老闆。」周佳心裡暖暖的,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道謝。

袁州揮了揮手,示意沒什麼。

胡題記下來了,他現在知道,為什麼周佳會帶他來見袁州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了,真的就像長輩一樣,在一個陌生城市有這樣一個人,真的太好了。

然後袁州、胡題兩人繼續聊。

情侶之間,其實最在乎的是愛不愛,愛能夠大於很多東西,而父母在乎的,很多時候是家庭環境。

以前袁州不明白,為什麼父母和做女兒的,思想差距會這麼大,現在袁州自己考察胡題的時候,倒是明白了一點。

不要相信廣告裡面說的「愛一個人,從轉瞬即逝的目光就能看出來」等等,這種話反正袁州是不知道,怎麼從轉瞬即逝的眼睛中,看出除了眼屎以外的其他東西?

反正以袁州敏銳的五感來說,他是什麼都沒看出來。

好,退一步說,即使能看出來是不是真的愛,那麼有愛,就一定能長久?

父母不可能時時刻刻看著,也不知道女兒的戀愛過程到底如何,所以就只能最大程度讓自己女兒過好。

和家庭條件好的,為人好些的戀愛,對方變心了,至少在生活上不會吃苦。

但和條件差的,為人也不好的,對方若變心了,那才真是,感情受傷生活上也吃苦。

這讓做父母的多心疼?就拿現在的袁州來說,他擁有世界上最敏銳的五感,但通過一次見面,他只能確定這男生的家庭條件,以及為人如何罷了。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勢利的父母是有而且不少,普通的父母卻更多,而這就是對女兒最無私的愛護了。

因為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但婚姻卻是兩個家庭的事情。

袁州對此感慨很多,甚至生出了一種以後自己的女兒怎麼辦的心裡。

「不知道以後我的女兒帶男朋友回來我會怎麼辦,比試比試刀工?」袁州心裡暗搓搓的想著。

然而袁州忘記了,他現在只是一個連女朋友都沒有的單身狗,哪裡來的女兒可以擔心的。

畢竟和女兒比起來,還是脫單畢竟重要,要知道麵湯都脫單好久了……

ps:求月票,求推薦票,看在菜貓如此勤快的份上投給菜貓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