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七十四章 神秘的表哥

第九百七十四章 神秘的表哥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11 12:39  字數:2359

沒有錯,袁州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呵呵,作為一個川菜示範店連挑戰的勇氣都沒有?」李廚立刻譏諷的說道。

袁州看了看李廚並沒有說話,不過那眼神就好似看智障。

「戰書都不敢接,你有什麼資格以你自己的店為標準去評價別人。」李廚倒是越說越來勁,繼續道。

「你有這個時間,去把自家店的東西用心做的更好吃,不是更好?」袁州認真的建議道。

「我剛才看了,蝦蟹薈評價0.17袁,綜合留言食客們給出的味道,這個評價我認為是給高了,如果確實是需要我打分,我只會給0.07,畢竟我的標準更高。」袁州一臉認真的說道。

袁州之所以突然這麼嚴肅,是有原因的,以他靈敏的鼻子可以聞出,這人說是主廚身上卻沒刀、火、水這些味道,想來已經不親自下廚很久了。

這樣不鍛煉自己手藝的主廚又怎麼能叫主廚呢?這就是袁州的判斷。

袁州在廚藝上,從來不會客氣,也從來不會給人留面子,想想中日廚師交流會的時候就知道了。

李廚被氣得夠嗆,吹鬍子瞪眼,當然他沒鬍子。

「我十一歲就開始顛勺做飯,我成為廚師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你一個黃毛小子有什麼資格評價我。」李廚怒聲道。

「因為你很久沒有親自下廚,因為你不知道自己店裡飯菜是什麼味道。」袁州臉色嚴肅,一臉認真的說道。

「並且我現在只是提供了個平台,其他那些食客對你廚藝的評價。」袁州的這個說法,沿用的是當初某度文庫,掃碼了大部分作家的書沖庫。

而後某度說只是提供一個平台,當時這個事情,鬧得很大,袁州看了新聞,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竟然還有人能夠如此不要臉?

所以剛剛他用手機就是搜了搜這套說辭,結果看了看,那麼無恥的話,還是沒能說出口,挑了一些重點的來說,畢竟辯論一向不是袁州擅長的,只能看看別人的學習一下。

李廚握緊拳頭,臉色通紅,當然這是氣的,腳步往前一踏,但剛剛才一動,後面就傳來很多人聲,一副比他還激動要上前的樣子,忍了又忍這才退回來,深吸一口氣,厲聲開口。

「可以很好袁州,我會讓你接受挑戰的!」

李廚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這是袁州的地盤,並且周圍人多,知道他自己現在勢單力薄不能力敵,所以暫時撤退。

他心中琢磨著各種主意,準備讓袁州接下戰書,而人則是快速的離開了桃溪路。

在李廚走後,食客們還紛紛安慰袁州。

「不要理這種人,袁老闆別在意」、「總有人喜歡歪門邪道,正路不走」、「這人的樣子我記住了,下次來一定讓他討不了好」、「下什麼戰書,他什麼身份,袁老闆什麼身份」……

袁州能夠感受得到,這個李廚肯定是有些本事的,畢竟手上的老繭這些騙不了人,就好像他自己說的,十一歲就開始練習顛勺。

但為什麼這種有本事的人,最後開的店成這樣了?難道是商業化了,如果真的是這樣,袁州寧願永遠不要什麼商業化。

越在意的事情越容易糾結,所以袁州的確有些不開心,有些糾結,但被食客們這樣安慰心情倒是好多了。

「一會還要見周佳的男票,這是大事,可不能丟了排面。」袁州開始認真的收拾起小店來。

見袁老闆神色平淡了,食客們才逐漸散去。

當然還是有許多人,對於蝦蟹薈憤憤不平的。

「我是以周佳長輩的身份,所以在穿著上面肯定不能跌份。」袁州嘴裡念念有詞。

要知道這可是袁州第一次作為長輩去看別人的男朋友,這感覺既新奇又忐忑。

是以,袁州快步走上二樓,換了一身藍色麒麟暗紋圓領袍,袍領外翻,沒有完全繫上,看得到裡面雪白的中衣一絲不苟的衣襟。

袁州真的是穿著中衣,沒有用義領,腰間鑲玉革帶,腳下一雙黑色皂靴,頭髮還是乾淨清爽的板寸。

選擇圓領袍,是因為在袁州心中,最正式的還是漢服,他今天真的是很認真的,連每天都要練習的雕刻,下午都暫時放下,拿著紅樓夢開始研讀。

相信這樣來人一看,就會感受到袁州他撲面而來的書卷氣。

當然袁州也不是純為了氣質,紅樓的佩飾和美食描寫那是一絕,現在還有紅樓菜這一說,比如千張包子和火山白菜湯。

一個小時過去了,紅樓菜雖多,但要達到任務要求的真還沒有,他現在已經仔仔細細的看完半本紅樓夢了,也提交了好幾道菜,但系統都顯示,這菜已經被做出來了。

「吃貨的力量有多強大,廚師的創造力就有多大。」看到系統的結果,袁州心中只有這個感嘆了。

下午剛剛三點半,周佳就帶著她男朋友來到桃溪路了,雖然約好的時間是四點,但這肯定是只有早到沒有晚到。

「佳佳你帶我去見的,真的就是青年名廚袁州?」一個男聲開口問道。

說話的男子叫胡題,是周傑同班同學,兩人好上是因為夜大學習群的一次活動。

正式確定關係只有半年,但之前實際上談都談了一年。

周佳揶揄的說道:「怎麼害怕了?你可是都問了四遍了。」

「不是害怕。」胡題猶豫了一會,看周佳一臉好奇,這才說出實情:「我表哥經常來袁州小店吃東西,他告訴我,袁州小店的人厲害得很,而且非常殘暴。」

厲害得很,非常殘暴,周佳疑惑了,這形容詞是什麼情況。

是以周佳問:「胡題你表哥叫什麼。」

胡題撥浪鼓似的搖頭:「我不能出賣我表哥。」

「我就好奇了,到底你表哥是誰,才會說出這樣違背良心的話,小店裡的人很友善。」周佳認真的說道。

「特別是袁老闆,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實特別溫柔。」周佳強調道。

作為服務員,周佳接觸袁州的時間很多,所以她很清楚,袁州其實內心活動非常充足,只是看起來面冷而已。

這點周佳和申敏都是感受很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