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七十章 我不愛吃雞翅

第九百七十章 我不愛吃雞翅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08 15:04  字數:2431

「魏哥我給你說,其實這雞翅膀沒什麼肉,全是骨頭。」王鴻道:「我這裡有一串五花肉,看在魏哥你之前經常照顧我,我忍痛跟你換,我用五花肉換。」

「那真是太客氣了。」魏先生笑了笑,拿起烤雞翅。

見魏先生的動作,王鴻臉上的笑容都掩蓋不住了,一把就拿起五花肉。

只是王鴻嘴上還說:「不客氣不客氣,助人為樂是我最喜歡做的,扶老奶奶過馬路這種事情我每個星期都會做一次。」

魏薇有慢性咽炎,所以不吃燒烤,但也是在一旁乖乖等著她爸的,看見王鴻臉上的笑容,魏薇不由在心裡默哀三秒,天真的年輕人。

當王鴻的烤五花肉,要和魏先生的烤雞翅交換的瞬間,魏先生猛然收回手。

「行了別裝了,知道你就是愛吃烤雞翅。」魏先生一陣見血。

「……」王鴻石化了,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袁州已經不想說什麼了,他見過很多天然黑的傢伙,比如說萌萌,但天然傻,他真的是第一次見。

魏先生以前是幹什麼起家的?產品銷售,一個優秀的銷售員怎麼會沒有敏銳的觀察力。

在魏先生銳利目光的注視下,王鴻敗下陣,然後實話實說:「我很喜歡吃烤翅,魏先生我們換換,烤五花肉很好吃的。」

「這樣不公平。」魏先生搖頭。

王鴻看著烤五花肉道:「哪裡不公平,袁老闆烤肉的材料都是絕佳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豬肉,但這豬肉絕對是最好的。」

「東西不能這樣算。」魏先生道:「你喜歡吃烤翅,那是你最愛吃的,但五花肉卻並不是我最愛吃的,所以我跟你換了,那就是我吃虧了,對不對。」

王鴻皺眉想了想,好像是這個理。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交換,是不是要誠心一點,給一個我滿意的條件。」魏先生繼續道。

「那我用烤五花肉再加一串烤火腿腸。」王鴻咬牙,想到了最愛吃的烤翅,加碼。

魏先生反問:「做生意,我們講究的是情投意合,講究的是你情我願,如果我用烤火腿腸和烤牛肉,換你的烤雞翅你會願意嗎?」

「不……不願意。」王鴻思考了半天,的確他是不願意的。

「你看是不是,做人講究的是將心比心,在說出剛才那番話的時候,你有將心比心嗎?」魏先生道。

面對魏先生的問題,王鴻下意識的搖頭。

見王鴻搖頭,魏先生不緊不慢的繼續道:「不過你不用慚愧,在現實的社會,能和我一樣將心比心的人很少了,那麼現在請將你心中的慚愧,化為補償,再告訴我一遍你換雞翅的條件是什麼?」

懵了,王鴻已經完全被魏先生說懵逼了。

「我並不是催你,只是為了你能夠更好的吃烤翅,也為了我交換的物品質量,所以多說一句,烤翅涼了就不好吃了。」魏先生一臉認真的說道。

「爸。」魏薇小聲叫了一聲,然後只用一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道:「不要太欺負別人。」

魏先生轉頭看著女兒,笑了笑點頭答應,那邊的王鴻聽到催促,當即道:「我用烤五花、烤火腿腸和烤牛肉,再加一串烤土豆來換。」

「我感受到了你的誠意。」魏先生點了點頭道。

王鴻一臉高興的看著魏先生手上的烤雞翅,就等著換了吃。

「作為回報,我只要烤五花和烤牛肉、烤火腿就行了,土豆留給你。」魏先生邊說邊把烤雞翅遞了過去。

魏先生之所以會手下留情,還不是女兒魏薇發話了,否則烤土豆也不會給王鴻留下的。

「謝謝魏先生。」王鴻如願以償的拿到烤雞翅了。

一旁的袁州差點就忍不住笑出來了,就這還謝謝。

其實,王鴻並不是傻,而是一根筋,這種性格的人,一旦思維陷入一種重複性,就走不出這個彎了。

腦子裡只會想該怎麼有誠意,等他回過神來,自己就能明白是被魏先生忽悠了。

不過,暫時是不會回過神,因為袁州做的烤翅,真的是太好吃了。

袁州選用的雞翅膀外皮色澤白亮有光澤,雞毛被處理的很乾凈,肉質新鮮就不用說了,非常有有彈性。

烤好之後,皮脆而微焦的雞翅,根本不用太複雜的調料,直接撒上一點薄鹽提味就行了。

在烤之前袁州已經腌制過,沒有腥味。

是以王鴻一口咬下去,牙齒咬破微焦的外皮,再咬下去就是細嫩的雞肉。

就連雞翅膀帶著的雞骨也被王鴻嚼碎,香脆可口的不行,再加上鹽味的微咸,正好提升了雞肉的鮮味。

只可惜太少了,王鴻幾口就吃完了,不止如此,稍大沒嚼碎的雞骨頭上殘留的雞肉絲都被他舔乾淨了。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袁老闆這個烤雞翅真的不能單賣嗎?」王鴻明知不可能,但還是想問問。

袁州又烤好了一份,直接遞給其他食客,並不想和這個一根筋的傢伙說話。

魏先生吃得差不多了,起身看著袁州,想來是要說話。

「袁老闆,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魏先生道。

很會找時間,剛好這幾桌的燒烤都弄好了,在這幾桌的食客沒吃完之前,袁州還是有空閑的。

「我不愛吃烤翅。」袁州先提醒了魏先生一句,這才是以魏先生可以說話了。

「呃……」魏先生頓了頓才說:「我死對頭明天升職,不知道這能不能達到全魚宴的預訂要求。」

「升職宴自然算。」袁州點頭。

「那明晚就麻煩袁老闆了。」魏先生道。

袁州點頭,表示已經記下了,心中還是有點奇怪的,死對頭升職,魏先生這麼操心幹什麼?

事情說完魏先生也不耽擱袁州,和魏薇一起離開了小店。

魏先生沒開車來,所以叫了一個計程車,桃溪路附近的計程車是很多的,所以沒一會就坐上車出發了。

在車上魏薇問:「爸你說都死對頭,是林交叔叔嗎?」

魏先生點頭,這下子魏薇就奇怪了,林交和她爸的關係是真很差,為什麼林交升職了,她爸會幫忙在袁州小店定全魚宴。

這操作真的太迷了,魏薇想了半天沒想明白。

不過反正明天就見分曉了,魏薇就暫時把疑惑放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