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六十九章 取名界新秀

第九百六十九章 取名界新秀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08 02:45  字數:2548

「我這有紙筆。」王鴻身上時時刻刻都帶著筆記本和中性筆。

從筆記本上撕下一張給伍州,連通中性筆一起遞了過去,伍州勤勤懇懇的記下食客們所有想的名字。

魏先生還問了伍州的小孩是姓伍哪個輩份的,取名字要按照輩分取。

然而,這就難為伍州了,關於這個輩分,伍州連他自己是哪一輩的都不清楚,更別說孩子。

「伍州小孩生出來了,記得叫我看看,我畫一幅畫送給他。」

就在大家都和諧討論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男聲。

沒有錯了,就是剛才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眾人眼中的烏海,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跑回了店門口。

留下這樣一句話後,風風火火的又回去了。

這一幕,要是讓周希看到的話,他指不定得馬上結婚造人,想一想這可是可以得到烏海一幅畫的,並且還是專門的一幅畫。

言歸正傳,伍州在奮筆疾書的記,王鴻也摸出另一隻筆不知道在寫什麼東西。

「我覺得,我可以用這個名字寫個故事。」王鴻突然道。

「一個人的精力有限,投入到一個故事才能寫出好故事。」有個食客拆台:「這是來店裡的一個作家說的,人家可是貨真價實的家。」

袁州小店實際上來過兩個作家,當然這裡面不包括王鴻。

取名字這件事情,暴露了另一個有趣的事,原來魏薇這個漂亮妹紙,是個取名廢。

男的取了個伍快,女的取了個伍緣,基本上這妹紙是要被驅逐出取名界了。

今天袁州小店比平常熱鬧,伍州和庄心暮兩人,之所以今天會來的原因,就好像之前拍結婚照的那一對新人一樣,是想將好消息分享給袁州小店的人。

是以,兩人完全沒想過,店裡的食客會這樣熱心。

無論是認識的,或者是不認識的,熟悉的,或者是不熟悉的,都在認真的給他們將要出生的孩子想名字。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好像是,本來拿著一把糖,想要分給別人吃,但沒想到,一把糖是分出去的,但又接收了別人一車的糖。

最後伍州和庄心暮那張紙上全部都記滿了名字。

「謝謝各位謝謝各位,這些名字我們一定回去好好看看,好好想想。」伍州連連謝道。

伍洲環視了一圈,頓了頓又繼續說道:「只不過,我們飯吃完了,就不佔袁老闆位置了。」

的確,晚上排隊吃飯的人可也不少。

說到袁州,庄心暮突然眼前一亮,轉臉就問道:「袁老闆,你有沒有想到什麼好名字。」

這一說,食客們也反應過來,的確,剛剛袁州可是一直沒開口。

袁州不慌不忙的做好魚香肉絲放到桌上,這才回答:「取名字我沒什麼經驗。」

「沒什麼經驗也沒事,我們這是在集思廣益。」伍州安慰了一句。

袁州點頭:「那我就隨便取個,如果是男孩,希望孩子將來能夠有更高的成就,可以叫伍傑濤、伍博彬、伍聖允。」

「而希望孩子將來品行好可以叫伍冠霖、伍堯、伍君浩、伍裕、伍堅白。」

「如果是希望孩子能夠平平安安快快樂樂,那麼伍興、伍永怡、伍樂譽都是不錯的名字。」

沒毛病,袁州沒歇氣一口氣直接說了二十多個名字,然後袁州小店安靜了。

食客們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著袁州,特別是伍州,腦中只有一個感想,袁老闆做廚師前是給人算命取名字的?

「洲哥你記下來了沒。」庄心暮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伍州才徒然醒悟,連忙問道:「袁老闆你剛剛說太快了,能不能再說一遍。」

袁州用極快的速度再說了一遍,伍州很勉強才記下。

作為取名界的精英,袁州在取名方面的天賦還是有的,看看麵湯多好聽。

面者,為首,湯有湯池之意,也就是護城河,所謂麵湯,那意思就是保護廚神小店的首席。

袁州越想越滿意,相信麵湯自己也是非常滿意的。

記錄完後,這一對撒狗糧的小夫妻,和其他食客道別,伍州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庄心暮身上,然後護著她離開小店。

很多人,都沒發現,袁州菜單上的菜更多了,畢竟有了完整川菜,小吃也是有了,然而袁州就是暗戳戳的也不多說。

「系統,現在我光是川菜,都要寫不下了,店裡的菜單也應該更新更新了。」袁州在心中跟系統對話。

系統沒回答,袁州在心裡繼續說:「我知道系統你的思考不能急轉彎,想不到什麼好的解決辦法,但我有。」

「很多店的菜單不都是平板電腦嗎,系統你只需要給我提供個幾十台平板電腦,然後把菜單輸入進去就行了。」

袁州心裡把想法說完,然後就等著系統的回應,然而半小時過去了,整個晚餐時間結束,系統仍舊沒有動靜。

今天外面下起了毛毛雨,酒館是不開門的,而是燒烤開始的日子。

要知道一件事情,獲得了全系川菜的袁州,對於燒烤也有直接的影響。

比如菜就多了不少,烤雞翅、烤鴨脖還有烤芋頭等等。

賈大爺是吃不起燒烤的,即使凌宏叫嚷著說他請客,但賈大爺還是走了。

一來吃太晚了,會影響他第二天騎車,二來賈大爺實際上並不喜歡讓凌宏請客。

還好的是,現在賈大爺也是有外快的人了,不知道是現在都市人飄了,還是現在的都市人太過寂寞,賈大爺騎三輪車的佛系直播,竟然還小火了。

每個月至少有小三千的收入,是以最近賈大爺請凌宏的次數更多些。

「竟然有烤雞翅膀,我最愛吃,我最愛,袁老闆行行好給我來串雞翅膀。」王鴻口中碎碎念。

規矩還是一樣,東西隨機,王鴻一雙眼盯著袁州雙手都望眼欲穿了。

陳維吃完飯就走了,趕時間,而婉姐晚上九點後是不吃東西的,保持身材。

至於其他食客,來得快去得也快。

烏海今晚沒下來,估計睡著了,並且還關著窗子,否則烤燒烤這種情況,烏海一定會滾下來。

那邊王鴻望眼欲穿,但現實往往是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王鴻這一份有烤五花肉,有烤牛肉,還有烤火腿,還有許多串素菜。

三葷,無論從什麼角度來說,這是一份非常讓人滿意的烤串了,要知道許多人的燒烤里都沒有肉。

但是,就是沒有王鴻要的烤雞翅,相反魏先生的那一份是有烤翅的,但也只有一串烤翅,其他都是素的。

王鴻目光一轉,計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