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六十七章 袁州奇怪的舉動

第九百六十七章 袁州奇怪的舉動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07 11:48  字數:2629

其實有系統,袁州是可以躺贏的,什麼都不幹,按照系統說的,他能學貫中西。

但是,就好像袁州之前說的,本來學廚藝是為了賺錢,但隨著廚藝逐步提升,也就有興趣了。

袁州和不少人一樣,一開始不喜歡,但學著學著就喜歡上了,乃至真正的付出打量的精力和心血。

是以,下午自我充實的時間,袁州基本上不會落下,廚藝修行講究的就是堅持。

而且最關鍵的是,下午不練習廚藝,貌似好像似乎,也沒有什麼事情……這就是單身gou貴族的悠閑。

「豆腐雕花,不少廚師都能夠完成,但如果是雕精細的繁花呢?」袁州心裡考量道。

豆腐柔嫩易碎,所以絕大多數豆腐雕花的花,都是以簡單大方為主,至於袁州口中的繁花沒有特指一種,就是複雜甚至多層的花朵。

生命不停,折騰不止,袁州開始嘗試起他所謂的複雜,就是連葉子上的脈絡都要看的一清二楚的那種。

很明顯第一次失敗了……

「豆腐太不好成型了,即使我已經很注意在雕刻的時候拿捏手上的力道了。」袁州皺眉。

如果是雕刻蘿卜或者是其他,用刀尖刻出痕迹就行了雕出輪廓就行,但豆腐劃一刀淺痕,轉眼就不見了,袁州剛才鏤空的寬度還是窄了。

「收刀,收刀,真是難。」袁州嘴裡念叨,心裡思考著。

無論是蘿卜,還是冰雕,這些都是硬雕,但豆腐屬於軟雕。

有點像之前的冰雕細微部分的雕刻,是收刀收力的練習,但比之冰雕的收力更甚。

況且,雕豆腐是有專門的雕刀,很小巧,方便刻、鏤、空、排等動作,再不濟也要用竹刀。

但袁州就像那首歌唱的那樣——「我們不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袁州是直接上菜刀,上手即是最難的。

「再來再來。」袁州又在廚房搬來一塊豆腐,繼續練習。

一直練到五點整,脖子長期保持差不多的姿勢,有些僵硬。

袁州抬抬胳膊,都有些酸痛了,才收拾殘局停下。

豆腐可不能浪費,袁州把自己雕壞的豆腐,全部弄成了豆腐腦。在調料上直接調了兩種口味,一種甜,一種辣。

川菜,包括小吃,袁州都會弄的,所以辣豆腐腦,是真的好吃。

袁州在調料台前,他現在的調料台在不算香料的情況下,也有兩百多種。要知道,袁州自己還做了不少特製的調料。

毫不誇張的說,換個廚師來,可能都會被眼前琳琅滿目的調料,弄得很懵逼,畢竟醋都有陳醋、麥醋、柿子醋、糠醋、糟醋、餳醋、桃醋、葡萄醋、大棗醋、糯米醋、粟米醋等一系列的種類。

袁州開始找調料的時候很慢,但好在熟能生巧,現在早已經是如使臂指了。

幾滴秋油、半勺香醋、一勺辣椒油、花椒面、胡椒粉、雞粉少量,不用特殊醬汁,調料就這樣已經足矣。

倒進滾燙的豆花,撒上少許芽菜沫提味、八顆油酥黃豆提色、取大頭菜沫口感的脆,最後是點睛之筆的蔥花,提香收尾。

「看著就有胃口。」袁州本來並不覺得餓,但現在倒是感覺還能吃兩碗。

白嫩嫩的豆花、紅紅的辣椒油淌在豆花上,面上還堆有香酥的黃豆,芽菜和大頭菜散落在白嫩嫩的豆花上面,看起來就是勾人食慾。

袁州用勺子,直接舀起一勺,白嫩豆花混著鮮紅的辣椒油,塞到口中,豆腐腦滾燙,但又軟又嫩,一抿就直接化在嘴裡,而嘴裡的大頭菜則是咸脆咸脆的。

又是一勺,這次拌的更加均勻,辣椒油裹著嫩嫩的豆腐腦,香醋的酸辣味讓嘴裡忍不住大量分泌唾液,又辣又燙,吞下去,喉嚨都被刺激了下,但卻讓人停不下來。

就是這般,一勺接著一勺,大口吃,時不時的還送進兩顆香酥的黃豆,一口咬下去嘎嘣脆,關鍵是越嚼越香,酥酥脆脆的口感再配上麻辣的豆花,感覺很是好吃。

「這豆腐腦,口味酸辣適口,口感咸鮮,豆花細嫩非常,味濃滾燙,已經達到川省麻辣豆腐腦的頂點,想必那廚師,也絕對是一個爐火純青,返璞歸真之人。」袁州臭不要臉的自己評價自己,為了區分,還故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袁州用原本的聲音道:「客氣客氣,只是隨便做做,隨便做做。」

「仁兄你太謙虛了,你分明就是華夏廚師界的希望,中華顏值界的標杆。」袁州壓低聲音。

「過獎過獎。」袁州本音,還拱手。

「謙虛謙虛。」

「哪裡哪裡。」

「這裡這裡。」

「沒有沒有。」

「就有就有。」

……

袁州玩膩了,咳了兩聲,剛剛壓低嗓子有點不舒服。

俗話說,自己廚藝好,就是方便,想吃什麼弄來吃就行了。

「早知道多弄點香酥黃豆。」這是袁州唯一有點遺憾。

辣味的豆腐腦是給自己吃的,而甜豆腐腦則是給麵湯,做之前袁州專門查過,不要給狗吃太多鹽和辣椒,狗汗腺退化了,是以排汗功能不強,吃多了鹽和辣椒,就容易得皮膚病。

如果狗缺鹽的話,就會自己舔東西。

麵湯是沒那麼嬌氣,什麼都吃,但袁州知道,還是得注意,是以才專門弄了兩種口味的。

等甜豆腐腦,沒那麼燙了,袁州才提到麵湯窩邊。

「麵湯快給我打個滾,我就給你好吃的。」袁州看見麵湯後的第一句話。

「汪汪」麵湯吠了兩聲,鼻子嗅到香味,然後絲毫不客氣的在地上打了一個滾。

「真聽話。」袁州把甜豆腐腦放在了麵湯狗碗里,繼續道:「來來,再滾一圈。」

然而,麵湯頭也沒抬,自顧自的吃甜豆腐腦。

「麵湯我給你好吃的,你再滾一圈。」袁州覺得麵湯的狗耳朵沒聽清,所以大聲了一點。

麵湯吃甜豆花吃得更香,津津有味。

「你這隻過河拆橋的死狗!」袁州感受到了麵湯死沒良心,但卻沒有把甜豆腐腦拿回來。

原因很簡單……搶食方面,除了烏海,應該沒有人能夠幹得過這隻快成精的狗。

回到小店,袁州上二樓,系統有自己處理廚房垃圾的功能,但生活垃圾,還是需要袁州自己倒掉的。

收拾完,已經五點半了,差不多,就要準備準備,一會開始的晚餐時間。

昨天袁州專門買了幾個打包的飯盒,不要誤會,並不是袁州小店開通外賣服務了。

打包盒另有作用,袁州把之前系統特意沒回收的食材,加了點作料,炒了一份大雜燴炒飯。

在炒飯還熱著的時候裝到外賣盒中,還用保鮮膜把外賣盒封好,做完這些,袁州就把外賣盒扔到了生活垃圾袋的最上面。

很奇怪的一個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