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六十四章 周小慫

第九百六十四章 周小慫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06 01:07  字數:2506

插話的廚師是白館的主廚敖辟,他的白館是做海魚食物出名,當然出名之後敖辟收了幾個徒弟。

好久沒有在白館親自動手了,雖然沒有親自動手,但白館在美食品鑒網上,只有0.2袁的評價也是太讓他生氣了。

所以聽到蝦蟹薈的李廚一直在誇袁州,火氣就蹭蹭上來了,懟了一句。

「沒錯,李主廚你是不是把袁州捧太高了,川省示範店我也看了,川菜上的確有點本事,但也沒有你說的這樣什麼都會。」

「我也去那個小店吃過,除了川菜,其他的也就會個幾樣。」

能來這裡的,都對袁州意見挺大,所以敖辟開口,也都接話,還好沒有瞎著眼睛,硬說袁州川菜也不行的人。

不過在場廚師也是有聰明人的,比如有人就說了:

「李主廚今天你叫我們來,不會只是為了告訴我們,袁州有多厲害吧。」

有人遞梯子,李廚也就順著這個台階就下了,李廚道:「我研究了很久,然後發現,袁州從未做過海鮮。」

這話一說,所有人仔細琢磨,有不少人偷偷去過袁州小店,好像的確是這樣。

袁州小店的菜單上,的確沒有一道海鮮類的菜。

「沒做過不等於不會,袁州雖然年紀輕輕,但實際上極有城府,他一開始開店,說只會做蛋炒飯,然後慢慢推出面點、川菜,不知道他到底藏了多少東西。」

麻辣大蝦的主廚這話說一說,倒是讓很多人有認同感。

「有道理,袁州他川菜技藝如此之高,但一開始說自己只會蛋炒飯和清湯麵,當不為人子。」敖辟不屑道。

「蛋炒飯和清湯麵是放出來的餌,這種循序漸進,肯定比一窩蜂的都放出來好,真是好算計。」

「我記得袁州還不到三十歲,小小年紀,心思就如此深沉,真是可怕。」

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將袁州成功塑造成為了一個極有城府,心思陰沉,情商極高的人。

李廚繼續道:「如果光憑沒做過,我自然不會這樣篤定,還記得曾經的中日交流會嗎?」

中日交流會,說句不好聽的,他們這些廚師或許在川省還能有點名氣,但交流會那是肯定沒有資格去的。

是以,他們知道,也最多是看看報紙,或者是聽去過的人說說。

見眾人點頭,李廚繼續道:「在魔都的交流會,袁州以刀魚蒸飯征服了島國那個著名的藤原。」

「其實如果要征服島國人,海鮮魚是最好的,但袁州卻選擇的是江魚。」李廚繼續道:「如果選擇江魚只是要炫技,那麼在島國,在被質疑的時候,他卻做的是刺身。」

「無論是刺身還是刀魚蒸飯,其實都暴露出,袁州並不會海鮮料理的事實。」李廚蓋棺定論。

「畢竟,這刺身不過就是挑出能吃的然後以刀工取勝,根本不需要如何做。」李廚強調道。

暫且不說,人只願意相信,自己相信的,在場的人都是料理海鮮食材的,十分願意相信袁州有地方不如自己。

更何況,李廚分析得的確有道理,就從中日交流會的情況來看,不說不會,袁州的確在海鮮料理方面是不擅長的。

「很好,那麼李廚你有什麼計劃。」敖辟問道。

如果袁州真不會海鮮,那為什麼人家要用不會的東西跟你比,又不傻。

「袁州美食評鑒網,號稱是以袁州小店的標準來點評,那我們是做海鮮的,就要讓袁州和我們比海鮮。」李廚道:「如果他不答應,那他那個什麼美食品鑒就只有關掉,不會海鮮,憑什麼評價我們。」

真的很有道理,不會海鮮憑什麼評價海鮮為主的他們?現在在場的主廚算是明白,為什麼這蝦蟹薈的主廚,在七百多低評分店中,只邀請他們二十幾個了,原來就是因為海鮮。

一群人開始商量著到時候的細節,你一言我一語,越說越高興。

好像結局註定是袁州輸,或者是網站關閉一般……

袁州小店,午餐時間。

沒有疑問,烏海排在最前面,早飯的時候叫嚷著要找烏門檐問清楚的周希,就排在烏海身後。

但關鍵時候,他慫了。

至於為什麼慫,因為周希覺得,對驚艷紛紛的烏海,直接這樣上去搭訕,太不鄭重了。

所以從能夠開始排隊領號,到現在到營業時間開始,周希硬是沒有說上一句話。

另外說一句,周世傑因為廚聯有事,扔下傻兒子坐飛機直接趕去首都了。

午飯時間一開始,烏海竄了進去,點了七八道菜,說句實在話,也就烏海能這樣吃。

首先他有這個錢,其次他還有這個胃,東西吃不完可是要上黑名單的。

「喂,我說兄弟,你這樣非常像一個變態。」後面的王鴻也跟著進了店。

然後就看見,周希時不時的瞄一眼烏海,時不時的又瞄一眼,眼神頗為猶豫,猶豫中又帶著點忐忑,跟TM暗戀別人的小夥子似得,這簡直讓王鴻渾身起雞皮疙瘩。

至於烏海本人,他被萬眾矚目習慣了,不要說一個人這樣偷偷看他,再來十個,就算那十個都是美女他也不會有絲毫反應。

「你不懂,烏門檐這種鬼才,能夠遠遠仰望就已經是非常好了。」周希在點菜之餘回答了王鴻的問題。

沒有錯,周希還是沒忘記點菜,他本來想模仿烏海來一套,後來發現他根本吃不完,所以點了一半一樣的菜。

「你為什麼叫烏不要臉,烏門檐?」王鴻問。

「因為他是華夏在歐美最受歡迎的畫家,被稱之為華夏畫之門檐。」周希斬釘截鐵,很自豪。

王鴻瞄了一眼狼吞虎咽,時不時還搶菜的烏海,這傢伙有這麼厲害?那他新書是不是有題材了。

沒有錯,王鴻是一個作家,當然他能吃得起飯,並不是因為稿費,而是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富二代。

因為關係到新書,王鴻就多問了幾句,而對於有關烏海的話題,周希就非常感興趣了,一大堆就說出來了。

王鴻臉上的震驚越來越濃重,特別是當聽到,烏海第一次遠赴米國參加畫展,然後主辦方給了他最角落的位置。

但最後烏海的《像他一樣的人》,拍賣出了全場最高價,力壓其他畫家的時候,整個人都振奮了。

「想不到情商低,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烏海有這樣的故事。」王鴻喃喃自語:「難道真的是越天才,越生活不能自理?」

對於王鴻的喃喃自語,周希有另外的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