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六十三章 某人謀算

第九百六十三章 某人謀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06 01:07  字數:2505

「袁老闆懂不懂畫我倒是不知道,但那烏不要臉的畫,我記得不是買的。」

「當然不是袁老闆買的,那就是烏不要臉死乞白賴,硬要塞給袁老闆的。」

「沒錯,我記得也是這樣,袁老闆本來準備不要的,因為沒地方放了,後來烏海太煩了,才勉強接受,直接掛在了天花板上。」

「聽你這樣說,這兩幅畫好像還挺值錢的?」

……

食客們說的都是大實話,但傳到周希耳中,不亞於是平地的一聲驚雷一般,說三觀毀了有點誇張。

但價值觀毀掉是沒有問題的,一臉不相信的看著周世傑,看那小眼神是準備讓周世傑給他一個「誠實」的答案。

「第二幅畫我不知道,但第一幅畫的確是烏海自己買回來,然後吵吵嚷嚷要掛在小店的。」周世傑誠實的回答。

但這個誠實,並非周希要的誠實,整個人都直接石化了。

不說《這才是生活》,就是《小店往來圖》在拍賣會上最後的價格,那可是高達八位數。

沒開玩笑,真的就是八位數,這還是起初的成交價格,如果不是年齡和資歷不夠,華夏油畫協會長就應該是他。

這樣的畫作,烏海本人買回去,周希很能理解,就像有時候,畫家不想自己滿意的作品,流落到別人手中,買回來自己收藏

但怎麼可能有送給人,都沒人要,八位數的畫,就算送給一個不識字的人,也會興高采烈的收下。

所以怎麼可能有沒人要,還得是烏海死乞白賴的送,店老闆迫於無奈才收下。

正常的解釋就是,真的是烏海出於未知原因送的,但八位數的畫,隨隨便便掛個地方,就是馬家的兩位爸爸,都沒有這麼豪。

綜上所述,肯定是假的!周希決定一定要查明真相。

「烏門檐什麼時候會再到店裡吃飯。」周希問。

周世傑道:「只要袁州小店開著,他頓頓都在這裡吃飯。」

「那好,老爸我們中午也在這裡吃飯,我要親口問問烏門檐這畫的事情。」周希道。

事情差不多已經告一段落了,但周希還捨不得走,然而小店營業時間結束,又不好意思還佔著地方。

是以,不知道上哪去弄了一個望遠鏡,架在街上,對準天花板,不開玩笑的說,不知道的,真的以為周希是偷窺袁州的變態狂。

袁州先把廚房收拾了,然後休息了一會,就開始準備中午的食材,剛才周希和周世傑的談話,袁州也聽到了。

看著天花板上掛著的兩幅畫,袁州喃喃自語:「原來這畫值那麼多錢?什麼時候能折現比較好。」

擁有整個川菜,袁州感覺信心都充足了很多,昨天其實又有人定了一桌全魚宴,是慶祝孩子高三畢業,叫謝師酒,這是非常正式的。

是以,有些東西還是要準備,安排好的。

川菜筵席除了公館菜之外,其實還有壩壩宴、鮑魚宴、臭川宴等等,其中臭川宴不要說做了,現在連資料都甚少,但鮑魚宴,袁州是會的。

根據袁州得到的資料,毫不誇張的說,能夠做川菜鮑魚宴的人或者館子,現在都不在川省,這也算是川菜的一個黑點了。

袁州是想,是不是要重現一番這個鮑魚宴,讓所有人知道,川菜鮑魚宴,依舊在川省,就在蓉城。

話分兩頭,在另一邊,有人也在準備搞事情,不用說,就是那蝦蟹薈的李廚。

現在房間中,可不止有蝦蟹薈的人,還有海鮮薈,以及香辣大蝦、蓉城爬爬蝦等等,一共有十多家店的主廚,都聚集在這裡。

這群主廚,都有一個特點,那就在在袁州美食評鑒網上的得分極其的低,不說其他,就說海鮮薈,他只有0.11袁,你叫李廚怎麼忍?

「我們且不說零點幾個袁,這種評分方式是多麼的侮辱人,我就說另一個事實。」蝦蟹薈的李廚道:「在那個所謂的美食品鑒網上,有七百多家飯店,評分在0.3袁以下,而評分在0.5袁以上的,不足總數的十分之一。」

「總結出來,就是一句話,這次袁州他犯眾怒了。」李廚道。

海鮮薈的趙柏主廚道:「既然這個測評網站得罪了這麼多飯店,那為什麼今天只有咱們這一二十家。」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李廚道:「我們這次聯合,肯定是想贏的,如果送上去就輸了,那丟臉的就只會是我們自己。」

「我們蝦蟹薈經過這段時間的數據收集得到了一些比較詳細情報。」李廚讓二廚發給在場所有主廚一疊資料。

「廚神小店,很囂張的一個名字,但不得不說,從一年多前開店以來,名氣就是直線式上升。」

「以價格昂貴,規矩怪異,食材絕好,菜品好吃為核心,牢牢的聚集了許多食客。而小店的廚師袁州,只有一個人,沒有幫廚,所以即使我不想承認,但也不得不說,袁州的廚藝是極好。」李廚道。

「食材絕好,李大廚那個店的食材供應商是誰?」有一個店鋪的主廚一眼抓住了重心,發問了。

「我查了查,那個店似乎和歐洲那邊有聯繫,具體我也不清楚。」李廚道:「當然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打敗袁州。」

的確,最重要的是打敗袁州。

「廚神小店是今年的川菜示範店,在川菜上,我認為極少能夠與之抗衡,關於這點大家有沒有問題?」李廚問。

在場所有主廚都搖頭,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廚師其實也像文一樣,文字很難判定高低,同樣美食,因為口味不同,也很難判定高低。

但袁州川菜的水準,在示範店比拼的時候,這些川省廚師都看得很清楚。

雖說只是稀稀落落的回答李廚沒問題,但是其實所有人都對袁州川菜手藝無可置疑。

「那麼繼續,從廚神小店菜單來看,袁州對川菜、金陵菜、面點、以及一些外國菜肴都有研究,特別是對於米飯的做法。」

李廚不像一個廚師,從這些數據調查來說,他更像一個生意人,一個要賺錢的生意人。

其實這些主廚們,現在作為一個主廚,一個已經有很多經驗,並且對自己手藝有絕對自信的主廚,他是不會想到自身的問題的,在他看來這些差評肯定是有人蓄意而為。

「無論是面點還是外國餐點,袁州都做到了,只要涉及,都是精通的地步。」

「李廚師你這樣說,乾脆我們直接認輸算了,他什麼都會,我們還有什麼贏面?」有廚師不滿的打斷李廚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