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五十六章 追不到你

第九百五十六章 追不到你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2-02 13:04  字數:2449

袁州這裡完成了自己的心事,心情一下子輕鬆了起來,甚至起身伸了伸懶腰。

要知道,自從袁州在裝男神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後,就很少做這樣大幅度的容易影響自己面癱的動作了。

「今天雕它個十二生肖鍛煉一下手藝,活絡活絡大腦。」袁州滿足的下樓,開始準備雕刻了。

當然,現在距離午餐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了,十二生肖在晚餐前自然是雕不好的,但袁州準備先雕三個,晚上繼續雕刻。

這邊袁州神清氣爽的準備著雕刻,時間往回倒到,倒回到周世傑剛剛帶著周希走出小店的那會。

一出店門,周世傑帶著周希就往路口走。

「你去哪兒?」周世傑問道。

「回家。」周希道。

「那坐我的車,順便送你回去。」周世傑淡淡的說道。

「您不去協會了?」周希問道。

「去。」周世傑理所當然的點頭。

「那會不會耽誤爸你做事。」周希皺眉問道。

「送你能耽誤得了什麼事。」周世傑滿不在乎的說道。

周希聳肩,看了看周世傑,然後才點頭。

要知道協會和他家根本不在一條線上,但周世傑要押著他回去,周希也是難得沒有拒絕。

要至少平時,周希是寧願自己打車也懶得和他爹坐一輛車,就怕他嘮叨。

不過,今天不同,周希正好有事要說。

一上車,周希和周世傑都坐在后座,車子開動起來後,周希才開口。

「爸,明天我請你吃飯,不挑地方了,就這裡,正好今天吃了,也熟悉,也不麻煩。」周希自然而然的說道。

周希樣子很是不在意,口氣也很隨意,但周世傑是誰,那是他老子,看他那裝模作樣的樣子瞬間就秒懂了,這傻兒子是想再來吃頓飯,拿他做借口呢。

周世傑倒也不拆穿,而是揶揄的看了看周希才開口。

「那個什麼明一的畫展明天是最後一天,你請我吃飯怕是看不了畫展。」周世傑道:「為了吃東西,精神食糧不要了?。」

「我看過行程了,明一先生的畫展在三亞還有一場,是在半個月後,那裡天藍海碧更加適合欣賞明一先生的畫作,能更好的融入到畫中情景中。」周希不慌不忙的說道:「這樣是為了食用精神食糧選擇更好的用餐環境。」

「這剩下的時間,我可以陪陪爸你。」周希接著道。

「呵呵。」周世傑意義不明的笑道。

「今天是爸你請的,明天做兒子的請你,隨便點。」周希也不尷尬,大方的說道。

「行啊,明天等你付錢。」周世傑見好就收。

「爸放心,陪你吃飯是兒子該做的。」周希道。

「周希啊,你這臉皮比袁小子還厚,離烏不要臉就差一點了。」周世傑被氣笑了,無語的說道。

「咳。」周希咳了一聲,並無答話。

而周世傑也沒在說話,車裡的氣氛寧靜而平和,這倒是兩父子難得不互懟的時候。

時間過的很快,袁州的十二生肖才不過雕出了四個,就到了該準備食材的時間。

袁州也不磨蹭,收拾好就回到了店裡準備起來。

畢竟這時候小街已經熱鬧了起來,小攤販也開始圍在袁州小店周圍開始了叫賣。

就連賣饅頭豆漿的老婆婆都在其中。

是的,自從袁州吧錦旗給了老婆婆,她就早晚都來了,晚上賣的不多也一直在來。

距離晚餐時間還有二十分鐘的時候,周佳和程技師就一起到了,慣例的兩人進店開始收拾起來。

哪怕店裡很乾凈,兩人也分著擦了一遍。

期間袁州已經懶得出聲了。

第一次程技師做這事的時候,袁州還阻止,但程技師異常堅持並且有理有據,後來袁州就不阻止了。

畢竟程技師說了,他這是向袁州學習親力親為,是以袁州也就沒多說了。

就連周佳聽了程技師這個理由,她都不敢多說什麼了,要說不讓做程技師反而要說周佳不給他學習的機會。

是以,現在程技師已經把擦桌椅板凳這事做的又快又好了,也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晚間的店鋪和中午一樣,隨著時間的到來,食客漸漸多了起來,排在第一個的依然是烏海,第一個進店吃飯的也依然是他,這點大家都習慣了。

晚餐時間過了大半,店裡的老饕基本都吃完走了,這時候又走進來一個女孩子。

穿著乾淨的白色板鞋,一聲運動的打扮,頭髮全部梳起,扎著高馬尾,看起來年輕活力。

她坐在弧形長桌角落的位置,點了一份清湯麵,一個人認認真真的吃著。

這一吃就吃到了晚上,晚餐營業時間結束的時候。

在袁州說完歡迎明天再來的時候,這女孩還是沒走,周佳就走上來開口了。

「姑娘,我們晚餐營業時間結束了。」周佳溫和的說道。

「嗯好的,我等人,一會就走了。」女孩聲音清亮,認真的說道。

「好吧。」周佳收走女孩遞過來的碗筷,點了點頭也沒多說。

因為店裡的食客一向很自覺,說了之後一般都會安靜離開。

不一會等到申敏和周佳交接完,申敏也上樓打掃衛生後,店裡就剩下袁州和女孩兩人了。

一時之間,店裡倒是從晚餐的熱鬧中安靜了下來,只剩下袁州整理廚房的聲音。

「嗞」椅子和地面接觸的聲音,是女孩站了起來。

「踏踏踏」輕微的腳步聲來到袁州的面前。

袁州下意識的抬頭,女孩站到了弧形長桌的中間,正好面對著他,眼睛烏溜溜的看著袁州。

「有事?」袁州語氣平板的問道。

「嗯。」女孩點了點頭。

「說。」袁州道。

「我要走了,以後不來你的店了。」女孩認真的說道。

「嗯。」袁州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畢竟有時候有的食客要離開這個城市,短時間不會回來的時候,也會來找袁州告別,是以,袁州並不覺得奇怪。

「你不問我為什麼?」女孩好奇的看著袁州。

「為什麼。」袁州從善如流的問道。

「哎,因為我追不到你,傷心了,所以不來了。」女孩故意嘆了口氣,然後才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