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四十七章 好事多多

第九百四十七章 好事多多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1-25 15:41  字數:2560

「真好。」袁州並沒有向後面打招呼,而是笑了笑,咕噥了一句,然後腳步不停的往自己的小店而去。

穿著西裝的袁州腰背還是挺的筆直,很是自然的走著,期間還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

「袁老闆今兒個穿這麼好看做什麼去了?」街邊的店鋪有人打趣道。

「隨便走走。」袁州並未回答是領獎。

畢竟,袁州自認他是個含蓄不愛炫耀的人,領獎這種事情就沒必要大聲嚷嚷。

「怕不是相親去了吧,袁老闆現在可是搶手貨。」有中年婦女哈哈笑道。

「沒有。」袁州臉色不變的說道。

「要是袁老闆有什麼看上的可別不好意思,讓咱們幫忙說。」有人接著話頭說道。

這一路上說話的基本都是袁州小店邊上的人,就連五金店的王胖子跛腳老闆都笑眯眯的附和,讓袁州快點找媳婦。

「春天好像都快過去了,怎麼這時候催起來了?」袁州臉上淡定自若,心裡窘迫的厲害。

「難道是我爸媽給我找的女朋友要出現了?」袁州心裡開始暢想起了未來女朋友的樣子。

想著以後兩人應該怎麼相處,想著有了女朋友店鋪時間怎麼安排。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畢竟要一個母胎單身的幻想一下有了女朋友是什麼樣子還是有點困難的。

「說起來我要不要研究一下戀愛養成的遊戲,以便談戀愛的時候能有點準備。」袁州認真的思考著這個可能性。

就在袁州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已經走到了店門口。

「圓規怎麼樣,錦旗呢?」烏海站在樓上,摸著小鬍子一臉感興趣的問道。

「掛上了。」袁州頓了三秒,然後道。

「掛上了?你又從後門進店的,都沒看到。」烏海皺眉。

「不是掛我店裡,而是別人那裡。」袁州道。

「啊?別人那裡?第一名不是你?這TM這麼黑幕?網頁都公布是你了,還能頒給別人,頒給誰了。」烏海踩著拖鞋,邊說邊急匆匆的下樓。

看那架勢怕不是要去拆了那個店。

「踏踏踏」烏海衝到袁州近前,一臉嚴肅的盯著袁州。

「是掛別人家裡了,老婆婆家。」袁州不緊不慢的解釋道。

「卧槽,早說啊,嚇我一跳,還以為黑幕了。」烏海這才放下剛剛抬起手臂。

「我還沒說完你就下來了。」袁州客觀的說道。

「算了,忘了你說話大喘氣了,不跟你計較。」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大度的說道。

「我開店了。」袁州不緊不慢的轉身,他才是懶得和烏海計較。

「圓規你可以,這榮譽說送就送。」烏海繞著袁州轉圈,一臉好奇的說道。

「你也不錯,畫很貴。」這時候袁州拉開門,順手指了指天花板上的兩幅畫。

「那是,我這是不為金錢所動。」烏海自誇,並且補充了一句:「畫這種東西,有人欣賞就價值千金,沒人欣賞,它就是畫。」

「你最高尚。」為了能更快的進入工作,袁州不得不違心的點頭說道。

「雖然圓規還是那個圓規,但今天終於開眼了,沒錯我就是這麼高尚。」烏海繼續圍著袁州看了一圈,然後自豪的摸著小鬍子道。

「呵呵。」袁州忍不住明顯鄙視的看了烏海一眼,然後走進廚房,準備晚餐食材。

「圓規你什麼意思,難道我說的不對?」烏海兩步走到袁州面前,盯著問道。

袁州默默洗手,不理人。

烏海也不放棄,定定的看著袁州。

一時之間店裡倒是安靜了下來,這下袁州更加自在了,穿著西裝就準備了一些當場能做的事情。

比如擦洗一下琉璃台什麼的。

「我去樓上換衣服。」袁州說完就直接往樓上走。

「對,你今天穿的可是西裝,還真是難得。」烏海立刻想起這事,看著袁州說道。

「我上樓了。」袁州說完這話,人已經到了樓上。

「肯定洗澡去了,比我還愛乾淨。」烏海摸著小鬍子咕噥一聲。

不過說起愛乾淨,烏海倒是想起店裡時不時的來的一個人,這人來的時間不固定。

有時一個月來一次,有時兩三個月來一次,要說烏海是怎麼認出來的,那就簡單了。

這人身上有朱漆的顏色和味道,這讓對顏色極為敏感的烏海很是在意。

而且這人有個舉動也很奇怪,每次來吃飯身上帶著朱漆就算了,吃完後還特意對著袁州和食客都鞠個躬,特別奇怪。

當然,相比這些,烏海更好奇這顏色怎麼來的,因為那朱漆的顏色特別正,很是漂亮。

「也不知道這人做什麼的。」烏海摸著小鬍子胡亂想著。

「請問袁老闆在嗎?」就在烏海胡思亂想的時候,有個中年男人忽然走了進來,瓮聲瓮氣的開口問道。

烏海轉頭一看,有兩個人走進了店裡,兩人腳下還擺著一個黑色絨布包裹著的大件東西。

「什麼事。」烏海一本正經的問道。

「這位是我師傅連木匠,我們今天是過來送柜子的。」中年男人解釋道。

「袁老闆在樓上洗澡,馬上下來。」烏海點了點頭,然後道。

「額……」這回答讓中年男人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接話。

就在這個時間,袁州已經換好漢服下樓了。

「連木匠您來了?」袁州快步走出來迎接。

「這柜子今兒個剛做好,就直接送來了。」連木匠大聲說道。

「謝謝,麻煩您了。」袁州立刻道謝。

「客氣什麼,這都是說好的。」連木匠不在意的擺手,然後指了指腳下黑絨布包好的柜子。

「肯定很好看。」袁州說道。

「師傅聽說袁師傅你今天獲獎,所以送來了柜子。」邊上的中年男人一邊搬起柜子,一邊說道。

這意思就很明顯了,連木匠是聽說袁州今天得獎了,特意送來柜子祝賀的。

「就你話多。」連木匠不滿的瞪了中年男人一眼,然後中年男人低頭不說話了。

「連木匠來的巧,晚上就在這裡吃飯吧,說好的我請客。」袁州並未說什麼感謝的話,而是說起吃飯的事情。

「連木匠別推辭,這可是您答應了的。」袁州見連木匠似要拒絕,又開口說道。

「那行,我留下,你搬完柜子就回去。」連木匠指著中年男人說道。

「請兩位務必一起。」袁州一臉認真的說道。

見袁州很是認真,連木匠這才不推辭,點頭了應了下來,不過他也沒閑著,直接指揮中年男人安柜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