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三十三章 毒舌烏海

第九百三十三章 毒舌烏海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1-17 06:09  字數:2592

聽到胡越這麼說,幾人一下子就笑了起來,特別是李研一道:「你就長點心吧,還想在袁州小店吃到茶店。」

倒是邊上的烏海好像剛從夢中睡醒,瞬間問:「點心哪裡有點心?」

什麼點心?周世傑無語,不過話鋒一轉的問道:「你天天都在那裡沒有吃到過茶點?」

「茶點,袁州小店什麼時候有茶點了」烏海反問。

「那袁老闆那裡就沒有茶水?」胡越聞言,不服氣的問。

烏海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有倒是有,經常有個老頭在袁老闆這裡討茶喝。」

說話間幾人已經在各自的位置坐下了,周世傑坐在主位上。

「所以我說年輕人不懂規矩。」聽到烏海說有茶,張焱立刻道。

「人家小袁不是說了,寫著就只評選三道菜,沒說評別的,就沒準備。」李研一道。

「所以說不懂禮數。」張焱之所以堅持,是在他看來,袁州所用食材這麼好,茶葉也肯定好,他算是半個好茶之人,沒有喝到好東西不氣才怪,換你,你也氣。

「你們又不是客人,吃飯又不給錢,要求還那麼多。」烏海理直氣壯的說道:「是不是還要安排兩個妹紙伺候著。」

「咳咳咳。」胡越剛喝下去的茶,差點噴出來。

這怎麼說的他們像蹭吃蹭喝的?

「袁老闆的外號叫圓規,你們自己訂的規矩,沒準備那些有什麼奇怪的。」烏海繼續道。

「今天這茶不錯。」周世傑押了口茶,轉移話題。

「對,這茶點甜咸皆有,味道不錯。」胡越點頭附喝。

「小鬍子少說幾句。」李研一瞪眼:「雖然你說的是事實,但現在說多尷尬。」

「毒舌老頭。」烏海想起俞矗的叮囑,瞬間閉嘴。

李研一見自己阻止了一場爭執,功德無量的摸了摸鬍子,但絲毫不覺得,他這樣說張焱更加尷尬。

一旁拍攝的小平頭也鬆了口氣,要知道他們還在拍攝呢,總不能拍他們吵架吧,還好周世傑還在,能鎮壓的住。

聊了會茶點後,第一道菜就端上來了,是一道羹湯,桃花燴芙蓉玉。

其實幾人心裡都很慶幸,幸好上菜了,這茶點吃的都有點膩味了。

「這點心不是開胃的嗎?怎麼感覺有點飽了。」張焱皺眉心道。

「看來不備點心還好些,嘴裡有點膩。」這樣想著,胡越又喝了口白開水漱口。

端上來的桃花燴芙蓉玉,是每人一小碗,指甲蓋大小的桃花瓣散落在湯麵上,隱隱還能看見玉白色的魚肉,濃度正好的羹湯中散落這碧綠的葉子,好似水中的水草一般生機勃勃。

這是一道開胃的羹湯。

幾人都端起碗開品,但好一會都沒人說話,

「湯汁入口濃淡合宜,還行。」胡越見沒人開口,壓下心裡的一點不滿,挑了個能誇的說道。

「甜咸還行。」張焱皺眉。

「這怎麼比起昨天的差這麼遠,就是前天的都不如,芷園水平下降了。」張焱心裡不滿的想道。

「老夫這舌頭遭罪了,昨個吃了那小子的菜,今天的菜又這麼難吃。」還是李研一有經驗,嘴裡味道有些一般的湯羹,在他看來見怪不怪了。

可不是,開始李研一剛吃了袁州小店的再去吃其他的,不管是橫向比較還是豎向比較都覺得別人的手藝差了點火候,吃得多了,後來他就習慣這樣的感覺了。

「咳咳,大家比較比較以前芷園的水平和現在的就可以了。」周世傑見幾人表情不對,立刻開口道。

「這麼一說確實,這湯羹倒是比去年多了些滋味。」胡越道。

聽到周世傑這麼說,張焱心裡也好受了許多,好像不是芷園水平下降,而是昨天吃的太超水平了。

烏海定定的看著小碗不想吃,耳邊聽著大家品評的聲音,皺了皺眉頭。

「花哨不合實際,感覺虧了,今天肯定趕不上圓規的飯了。」烏海現在是很少吃除了袁州小店以外的菜,所以他現在才反應過來。

反應過來他來評選就吃不到袁州做的菜了,瞬間就覺得自己虧大發了。

「不知道能不能多要點桑葚果醬,那瓶都吃一半了。」烏海邊攪動邊想。

烏海的第一道羹湯並沒有喝完,應該說只嘗了一口,畢竟他像駱駝一樣抗餓,沒有袁州做的菜能餓上好幾天,一頓吃不飽算什麼。

第二道菜上了一道主菜,醪糟紅燒肉。

第三道菜則是一道蒸菜,也是具有川省特色的粉蒸肉。

照例的烏海只吃了一口,邊上的蓉菜二廚很是高興。

蓉菜二廚的高興不光是烏海只每樣吃了一口,而是他發現評選組的人也吃的很少。

「看來這人對這裡也很是不滿,這樣就能更加好的挑錯了。」蓉菜二廚心裡想道。

每個評選都是三道菜,吃完就走,評選組的人一點都不拖泥帶水,領著烏海和蓉菜二廚就往會議室去了。

到了會議室就是前面慣常的套路,周世傑首先開口讓大家說說自己的意見。

一般都是四個評委先說,然後再讓建議人補充,今天自然也是不例外。

「芷園的菜品,紅燒肉軟嫩肥糯,醪糟香味十足,還是不錯的,但川菜我覺得還是應該有的辣味。」胡越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特別是胡越在說到辣味的時候,一下子就想起昨天酣暢淋漓的從嘴巴到味蕾再到腸胃的火辣感覺,瞬間有種想再吃一頓的感覺。

胡越更滿意的是,吃了之後一點沒有腸胃和菊花的問題。

「看來袁老闆那裡的辣是真的味蕾享受,而不用身體遭罪。」胡越心道。

「川菜嘛,公館菜也是川菜,作為公館菜來說芷園還是保持在一定水平的。」張焱道。

「還行。」李研一客觀的說道。

胡越、張焱和李研一他們說了說自己的意見後,周世傑就轉頭看向烏海和蓉菜的二廚。

「我覺得別的不說,菜品要符合大多數人的口味,但芷園顯然有些曲高和寡了,我觀察到周會長和張會長還有李先生以及胡先生都吃的畢竟少,還有我邊上這位,甚至今天的菜品都只吃了一口。」蓉菜的二廚自信滿滿的開口道。

「所以,我認為芷園的菜並不適應現在的大眾用餐要求,現代人畢竟是求新求變的。」蓉菜二廚和善的看了看烏海道。

「對吧,烏海建議人。」蓉菜二廚顯然是在找同盟。

「不好意思,不是,我不吃的原因只是因為菜不是袁老闆做的,你們店做的我也不愛吃。」烏海一開口就直接打臉。

「……」蓉菜二廚有些懵逼。

「這是什麼操作,難道不是應該和我一個戰壕嗎?」蓉菜二廚看著烏海。